《蓉城花会》曾克

  蓉城花会
  曾克
  
  成都一年一度的花会开幕了。
  花会,对于刚来蓉城的人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就是“老成都”知道了它开幕的消息,也会情不自禁地谈论着它的各种情况。年老的引经据典地介绍花会的历史、发展和变化,他们说,成才青羊宫花会据史料记载,是从唐朝开始的。青年人通过亲身经历,讲述解放以来自己从花会上得到的知识。孩子们则争着介绍花会上多彩的风车和大气球。
  我虽然已在成都住了一年,遇上花会,还是第一次。开幕这天,我起的特别早,饭后便直奔青羊城宫,这成都西郊的美丽、古老的寺院。
  才九点钟,通惠门到青羊宫的宽畅马路上,已经拥挤着愉快的人们。林荫道上新植的垂柳,宛若花会招待员,列队迎接游人。
  远远近近都是花
  进了花会南大门,沿着花径走不多远,一座新堆的假山出现在面前,给花会的自然景色*增添了情趣。游人走到这里,可以绕过假山,随着自己的的兴趣,向四面分流而去,舒适地漫步在缤纷的花海之中。假山背后,是风姿别致的喷水池,水从涧石间缓缓涌出,红色*金鱼搅着微波嬉戏。
  我站在假山旁向四面看了看,犹如完全被万花包围起来了。在视线可以看到的远远近近,高高低低之处,无不是花天花地。桃红李白,相互斗艳;海棠和红梅,象火焰般怒放;玉兰花苞蕴蓄着无限的春意,茶花恰如一抹红霞。游人们在这里一散开来,很快就给花丛隐没了,只听得歌声和笑声……。这情景比陆放翁所写:“当前走马锦城西,曾如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至浣花溪。”要更加迷人。
  花会的精华
  离开了浓香扑鼻的花林,向青羊殿方向走去,一阵微风中又带来了浸人肺腑的幽香,这是盆景园内千百盆兰草盛开的讯号。
  这里的百多种花草也别具风姿,色*香各异地逗人喜爱。今日雨后新晴,花心正滴露,在一片片如洗的嫩叶上,凝聚起闪亮的珍珠。今年花会上特意布置的“春夏秋冬四季花开台”,更成了花会的精华之一。这儿,牡丹提前含苞放蕊;白兰和栀子花争放幽香;傲霜的“蟹瓜”和“银虎须”,开得象在秋天一样起劲;最珍奇的是晚秋的芙蓉也含苞待放;红梅和水仙不愿再同冬日归去依然放射着青春的集中表现,是人征服、改造、美化自然所做出的贡献。
  在售果苗处
  专售花果苗的八角亭边,被姑娘们围得水泄不能。这个在新吻着金黄的“洋兰草”,那个在欣赏玲珑的“小灯笼”。有的情不自禁的把买好的“紫蝴蝶”采下一朵插在头上。一个穿着红花线衣、梳着双辫的姑娘,双手提了两个新买的花园竹篮,挤进人群中大声问:“哪位是卖果苗的?请选些橘子、广柑、苹果、梨苗给我。”当一位老花工应声走到她跟随前时,她又耐不住地自言自语地说:“要挑些壮实的品种,让它们长得快,长得好。”原来这是一位小学的教师,她准备和学生一起办一个小小的果园。
  在坝事会上
  在花会的坝事会上,游人们有的在购买锄头、木耙、镰刀、粪桶、简易水机、木制水车等农业生产工具,有的在交换优良种子。市林牧局举办的小型畜牧业展览会,展出有白羽红冠的莱亨鸡,金丝绒般的澳洲黑,它们在海棠树下得到了舒适的家舍。雪白肥肚的北京鸭,在桃林覆盖的小河岸上晒太陽。还有多-乳-的奶牛,特大的杂交猪……
  在花会上,我进一步感到我国人民生活的丰富多彩。
  作者简介:曾克,现代女作家,原名曾佩兰,曾用笔名海牟、一可、田木峦等。河南太康县县场面人。生于1917年。1936年前,在河南开封北仓女中读书。抗日战争爆发后,开始写小说和散文。1940年到延安文艺界抗敌协会工作。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抗战胜利后,任晋冀鲁豫边区文联理事和《北方杂志》编委。1947年随第二野战军挺进大别山,参加了淮海、渡江、进军西南诸战役。解放后。历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理事,四川文联和作协副主席。主要作品有《曾克散文集》,小说集《前仆后继》,与柯岗合写的作品有:散文集《因为我们是幸福的》、短篇小说集《边疆》,《一同成长》,电影文学脚本《中央突破》等,还与柯岗及重庆话剧集体创伤了话剧《针锋相对》。
  摘自: 《中国新闻》1961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