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三十五

夕阳,为道路两旁的柳树披上一层淡黄的尊贵,我踽踽独行回家的路上,独行在生命的轨迹之中,光阴倒数,距离工作之初已有十五年之久,如果说是政府的工作规划,应该是三个。从二十岁的小女孩,到三十五岁的小女人,其中的经历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抛却天真,安于平和。我是在琼瑶与三的书中熏出来的小资女孩,就象一个饱满的杏核,小家碧玉的我,二十岁之前的人生顺风顺水。和谐的家庭,小康的家境,让我无忧无虑地度过了童年、少女时光。二十岁,除了追求一分浪漫的爱情,我别无所求。那一年,我遇见了他,虽然不是白马王子,但是,他的优点全是我爱。我们会在静静的小河里放小纸船,上面满满写上天长地久;会在秋天时候,捡地上的叶子,漂亮的放在他出门时给我带回的日记里,不漂亮的去比赛摞树狗子玩,输的那个要答应对方的一个要求。我们会在静静的河边散步,一起去听一首歌曲,就那样看着风景,感受着流年,享受着青春与浪漫的光阴。那一年,我披着婚纱,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娇娘,早晨吃他做的早餐,晚上,打游戏到深夜。甜蜜蜜是我经常哼在嘴边的小曲。

人生突变,祸福相倚。当婚后三年身怀六甲的我,被检查为双胎时,夫搂住我向全世界的亲友宣告他的幸福,那时,我们错误地张扬着。此后的几个月里,他如一贴身男保姆,照顾我的起居,时时幻想,两子出生后的欢颜,眉间眼间全带着笑。当娘家妈与婆家妈均准备足了两个孩子的小被子,小衣服的时候,七月早产,一子不保,上天笼住了我的幸福的天堂,山雨欲来,情感婚姻,均遭考验。不幸来袭,我稚嫩的童仁淹没一丝欢笑。整日守着小娇儿,一头是怀念已逝的孩子,还有那经受不住考验的爱情与人情。心慢慢冷却,只有小儿一声妈妈时,才回过神来,我已成为人母,从此告别风花雪月,学习经营人生。

生命柔韧,梅花香自苦寒来。小儿聪明伶俐,母以子贵,爱恨情愁,转眼如烟。此时,父母年老,再经受不起波折。我带着一身的刺儿,走入仕途。没有任何人的搀扶,凭着一身的好强,一路辛苦与疲惫,在事业中追求自己的一点点儿尊严。木秀林风,明暗箭。外刚内空的我,茫然无措。踏踏实实地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可官场如战场,是是非非怎容了我如此简单的心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追求完美成为我无坚不摧的杀手锏,同时,也抵制了我的快乐人生。步入人生的十字路口,快乐与追求如虎如狮困扰着我的心灵。对事业,对家庭,对情谊,骄娇性格让我得得失失,久久不能走出。

又一季人间四月,生于此月的我步入三十五岁的驿站。放下,放下,放下,都放下了。这一年,我明白了佛家万物即是空的道理。这么多年阅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不要轰轰烈烈的感情与事业。如果,那时的我在许愿时会说,我要的是一个我很爱又爱我的人,或者是我要我的事业辉煌成功的话,那么,今年,我只愿做一个平凡的象水鸟一样的女子,守着象淡淡的湖水一样的家园,看四季有节奏地变幻,平平常常地做一个平凡的女子,风吹过来,不会惊起我一丝波澜。雨打过来,也迎前面对。三十五岁的女人,已经摇身一变。抛却浪漫,抛却浮躁,抛却世俗,静如处子般,守着岁月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