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珠是河流写给乡村的信

露珠是在草叶上荡秋千的精灵。

这精灵,多喜借着夜色而来,天明后,和太阳打个照面而返。

太阳出来后,一个盯着晨光里、草尖上一滴露珠发呆的农人,要么是惧怕农活的懒惰,要么是繁重的农活还没有泯灭他心底的诗情。

河是地表上最丰腴的水肌。河流从不吝啬自己的财富,在夏天的时候,她总会把自己的水分托举到空中一部分,夜幕徐徐拉开,她再让天空做好人,以温柔的水汽的形式滋润在绿叶上,水汽顺着绿叶的脉络慢慢汇聚成晶莹的一滴水,那就是露了。

露珠,是个多么可人的名字呀。宛若一名仙子,落到了凡间,小眼睛忽闪忽闪地惹人爱怜。也像是背着水草的乡下女孩,湿漉的刘海,眼睛单纯得如一面湖,藏满了天真。

看露珠,就要去乡村。城市绿化带上的露珠太浑浊,沾染了城市的喧嚣,如同那个背着水草的乡间女孩,被送到了城市的暴发户家里做了几年保姆,土不土,洋不洋,失去原来那个单纯的味道了。

俗事繁重,那些乡间草叶上的每一滴露珠都是一面球型的镜子,是专门用来逗你开心,让你心情愉悦的。

你想呀,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忧虑,让他能遇见了露珠还心事重重?一个人内心要有多矜持,让他看见了露珠还本着脸不绽放笑容?

一直喜欢《一帘幽梦》这首曲子里的词: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冢。这样的词,因为有了露珠的参与,凄美而不凄凉。何以这样说,因为,词尾处写有浓浓的希冀:若能相知又相逢,共此一帘幽梦。

心情甩了个尾巴,最终,还是指向了阳光的方向,多亏了那滴露呀!

露是古代隐士的知己。我们可以想见,陶渊明荷锄在肩走向南山的裤管上有它的吻痕,诸葛孔明醉卧的竹榻上有它共枕,还有那个远在美国伟岸男子梭罗,他的小木屋上应有露珠凝结在屋檐上,在风里跟诗人撒娇。

故乡的奶奶喜欢说的一句话和“露珠”有关。她说,夜凉时,不用人看瓜,有露珠帮着照看,一切的蟊贼呀,都怕露珠。“露”是败露的“露”呀,贼人若是偷了瓜,势必要仓皇而逃,匆忙的脚步势必要趟落庄稼上的露珠,庄稼失去了露珠,颜色更深一些,我们循着这样的痕迹,自然找到贼人的家门。

这是奶奶关乎露珠的信任,也是对于露珠的感恩。田园里没有监督员,露珠成了维护公正的义工。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古今智者,都是喜欢拿水做文章的,从唐诗宋词里,随便拎出来几首来,很可能就有河的影子。露作为河的使者,那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女性词人,一滴露里凝结了她们多少伤春抒怀的心思。

露珠来自清新的空气,那些湿润的水汽来自四面八方,它们的母体是河,河流太爱乡村了,露珠是河流写给乡村的信。信的内容是什么,恐怕只有静默的乡村自己知道。不!还有那些奔向乡村并流连于此的旅人,乡村的风从旅人的鼻翼掠过,这样的风里有着关乎露珠的全部秘密。

(1093字)

《文苑·经典美文》2012年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