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之歌

CD碟片流转著低缓轻柔的乐音。打开一纸淡绿色的信函,其中赫然是中学毕业三十年校友重聚通知。

启动电脑,看到的竟又是朋友寄来的一则关于友情的性灵小品,他并问我有无听说过「友情週」。

上网查证后知道Friends Week是一九九七年,有位美国学者Dr. Jan Yager创立的,将五月十五至二十一日这一整週定为友情週。

置身于纷扰不安、迷惘疏离的年代,「友情週」这样一个抒情的名词,颇具温旭而笃定的启示意味。

其实我们很容易在各种场合见到各种人。收集了一大堆的名片,彼此微笑说保持联络,但往往是很久之后偶然再遇,同样微笑说好久不见,但可能就此永不再见了。

许多人便这样在我们的生命中来来去去。所谓的朋友,似乎只是无足轻重的过客。然而我们的内心深处都渴望友情的滋润,连崇拜孤独的哲学家尼采都说: 「我需要同伴,一线光明照著我的灵魂………. 」

因此,如同今夜这般宿雨初停的早夏深宵,我们会蓦然想起学生时代前后座的同学。那同窗共砚的情谊,就像曾经共渡一水,抵达彼岸后虽各奔前程,难以忘怀的是那同舟共济的时光。因此各种同学会、校友会纷纷成立,甚至出现了号召毕业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的校友归队的声音,像来自时光隧道的呼唤…….

成长后也曾与相契之人,用心营造一份共同的记忆,但故事的结局常是,因著种种不可预知的事故断了音讯!然而,那在微霜星夜许下的永不离弃的誓言,却停格在记忆深处,令人思之怃然、感念不已,因此现今电脑网路上还提供许多帮人找回旧友故交的方法呢。

至于那些长久留在你身边,与你有著贫贱不屈、富贵不移的情分的友人,堪称金石至交——能修成此番正果,本是一种难得的机缘和福分,往往求之不可得。

因此在关于友情的历史佳话中,读到那种剑胆琴心的生死情谊,特别令人心嚮往之。例如伯牙因子期死而破琴绝弦;顾贞观写「金缕曲」以词代书致落难中的吴兆骞;清末志士唐才常以「七迟微躯酬故友」的胸怀从容就义,只因他追随的正是故友谭嗣同的足迹……….

友情的多种样貌让我们嚮往、讴歌、追求、喟叹,然而交往过程中也难免产生疑惧、排斥、责难、失望等等的负面情绪,尼采说得好:

「人是一条不洁的河,我们必须超越成为大海,才能容纳不洁的河而不致污秽」,智者的话语引人深思!

要有海般宽容沉稳的心胸,才不致于让友情舷破舟沉吧!

乐音盪漾在宁谧的空间,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这首七十年代的英文老歌至今聆听,胸壑中仍会卷起千堆雪!只缘它曾在我最孤独的时刻,以优美的曲调,深刻的辞意,无数次安慰了一颗年轻忧鬱的心魂……….

多年前离家去国,想到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地,惶惑之感油然而生,当内裡潮涌如恶水,耳际响起温柔坚定的乐音:

「向前去吧,银色的女孩,你的梦正在闪亮!如果你需要一位朋友,我将尾随著你,如同恶水上的大桥………」

离国二十多年后重返家乡工作,儘管历经了多重的人生冶练,在变动迁徒之际仍然有著与当年同样迟疑不安的心绪。这时,我听到了一阙款款深情的中文歌,迷惘噪动的灵魂,得到无限抚慰:

「有没有一种爱,能使你不受伤,这些年堆积了多少对你的知心话,什麽酒醒不了,什麽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要相信自己的路,红尘中有多少茫然的追逐,你的苦我也有感触………」

是的,一定有人与我有著相似的体验和感触,否则这样一首歌不会被谱写出来,不会有歌者一遍又一遍吟唱,而听者一遍又一遍被震慑、被感动。潜藏在城市另一隅的忧伤心灵,正在默默观察、凝望并且等待,只因明白其他孤独探索的脚步也在摸索同行,也许有朝一日会相遇、相知、相惜、相守,有了这样的期待,就好像暗路上望见一线光明,使人顿生继续前行的勇气。

友情之歌,如山水清音响在心灵的长廊,激扬起无比动人的生命的回声。

2015.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