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架秋风扁豆花

“秋渐深,别的花且开且落,扁豆花却且落且开。紫色的小花瓣,像蝶翅。无数的蝶翅,在秋风里舞蹁跹。欢天喜地。”

小棉,读到这个句子的时候,我正伫立在窗前,看窗外栅栏上那几簇依旧在盛开着的扁豆花,三两瓣,五六瓣,都存了一颗礼让之心,东一簇西一簇地开在那里,不拥挤,不繁杂,也不零落。也有一些扁豆的藤蔓,急着赶着地在秋阳下挺拔着腰身,恣意地生长。样子像是生怕秋霜后,再也没了可以赖以生长的天空,缠缠绕绕地直爬到屋檐上。许是那里阳光更好吧,遂在那里安了窝,垒了灶,一副要和秋霜白头偕老的样子。

小棉,写到这里,心里还是狠狠地疼了一下。想起那首我们都喜欢的《预约白发上的月光》。想起月光下,你我都已鬓发如雪,相对而坐。你手里捧着一本书,慢慢地翻动书页,一字一字地读给我听。你的声音苍老中透着圆润,更增了时光里的一点沉静和安稳。字字句句都染着岁月沉淀下来的芬芳,在也是这样初秋的夜晚,也是这样满架的扁豆花下,与花同香。

小棉,想到这些,我又禁不住找来信笺,给你写第二封信。

小棉,这一封信,我要一瓣一瓣地拾来被风吹落在地上的扁豆花,研了她的汁液做墨,要用工楷小字,一行一行,横平竖直,端端正正地写下。行行都要整齐,字字都要干净。还要在每一页信笺上,都粘上一瓣扁豆花,让每一个字都染上烟火红尘的香,直抵心扉。

小棉,想起那天,你挽起衣袖,系上围裙,像个真正的厨娘一样,在厨房里忙活。淘米,洗菜,生火。用植物油和瘦肉丝爆炒,做满满一大碗扁豆给我吃。我站在你身边,看你炒菜,心怀温暖和喜悦。想起我说的,如果可以,老了我们就搬一起住,像小时候一样。你住在西屋,我住在东屋。每天,你窗前的春韭都吐出我喜欢的新绿,我锅里的饭菜都飘着你喜欢的五谷香。于是,等那碗扁豆端上餐桌的时候,我连口称赞,吃了那么多。因为那是我们小时候的味道。是我们老去时的味道。是我们在一起的味道。

那一天,秋阳下,天空澄净碧蓝。你一肩长发,穿着蓝色的真丝衫,蓝色的牛仔裤,蓝色的帆布鞋,背一款蓝色的挎肩包,去菜市场买扁豆。本来,家里有你先生刚买回的扁豆,可我嘴刁,非要吃我们小时候常吃的那种。于是,你不顾刚刚爬上七楼的疲惫,又下楼去买。走在人群里,你是那样引人注目,素雅、端庄而又透着青春、书卷的气息。有几个行人禁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你几眼。看你羞涩的样子,走在你身边的我,遂急忙紧牵了你的手,遁入一家菜店。

小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还是有那样一股淡雅的清香,从骨子里直沁出来。还是那样喜欢害羞,还是见到陌生人就低头。为这点,我没少开你玩笑。可是,小棉,我也知道,你看似柔弱的双肩,却挑着岁月和风尘,起早贪晚为生活打拼着。记得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左手油盐酱醋,右手风花雪月。是啊,这么多年,我们都一直坚持做着自己,并没被日子的繁重所淹没。总是能在生活的尘埃里仰起头来,亲吻蓝天,白云,星斗。总是能在花开花谢里,拾一朵香,簪在鬓角,眉梢。

小棉,那一天,我在江南的月夜下,听窗外小河潺潺的流水声,河面偶有一两只水鸟划过水面,遁入黑暗里。河上也有一二泛舟的旅人,唱着思乡的小调。于是,我想起故乡,想起我们小时候,也是在这样的月夜下,吃过晚饭,寻一点五月端阳时采来的艾蒿,点燃,挂在窗棂上。然后,我们搬来小板凳,在窗前的灯影下坐了,看艾蒿的烟雾缭绕、飘散。看母亲们捻麻绳,纳鞋底。还要央求母亲们讲故事给我们听。

故事里总是有新娘子和大红花轿的,也有凤冠霞帔。于是,你眼里总是亮亮的,说长大了也要穿凤冠霞帔,嫁个好郎君。说也要姐姐穿凤冠霞帔,嫁个好郎君。于是,我们私底下约定,长大以后,要亲手为对方穿上凤冠霞帔,送对方上花轿。可是,长大以后,真的穿上凤冠霞帔上花轿的时候,我们却不在彼此身边。

于是,那一年我们再相逢的时候,为弥补这个遗憾,便预约白发上的月光,说未来的岁月里,长相守,不分离。

小棉,人生颠簸,总有一些悲辛。红尘冷暖,也总有一些无奈。我们的身上,也都有一些刺和甲胄。所以,有时会伤了彼此。但我相信,几度风雨、春秋之后,留存在心里的却会是对彼此深深的牵念和情义。因为,我们心里都有花朵盛开,都有灯火闪烁。

小棉,那天,和你牵手坐在窗前,心里尝想,这多好,不贪念,不贪图,只这样静静地坐着,两手相握,有一些暖顺着手心的筋络,流进彼此的血脉里。然后生根,发芽,开花。就这样,只对彼此好。

小棉,夜深了,窗外秋风又起。风声里,我听到扁豆花落了又开的声音。像我们埋藏在心底的红,总会在人声鼎沸时,跃上岁月的枝头,开满彼此的心间。小棉,秋风里,你也要记得加衣。

小棉,此时已是晨曦微露,菜市场上渐渐沸腾起来。我要去打开门窗,迎接阳光和昨夜珍藏起的睡眠。 见字为安!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