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 良 友

昨晚午夜梦回时,我哭湿了衣襟枕席,原来梦境竟是一种惩罚,在悔恨交加中我泪流不止,好想念少年时的摰友萍,四十年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经过整整四十年后的一个夜里,我又梦到了她,她的容颜还是那个样子,我永远忘不了,四十年的光阴恍如转眼间匆匆溜过,这些年来我始终无法取得她的讯息,好想亲自对她说声对不起,当年因我一时的疏忽和怠慢竟伤了她的心,而一再的意气用事更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错失,加上战火的无情与时局的突变,使我和她的友谊停格在四十年前,至今竟然无缘再见到一面。

摰友萍和我是在博爱学院一共四年的同班同学,那时我们正在脱离童稚转学做大人的阶段,真摰的感情浓得有如亲姊妹一般,由于性格相近彼此相处极为融洽,我们经常在课余时一同在足球场附近散步聊天,也爱躲在学校前花园的井边嬉戏玩耍。每当下课铃声响起,我们总是从教室急急忙忙地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下楼去,其实也不知到底为的是什么,只是想趁着下课那短短的十分钟,占据校园的一角,在那儿疯个够,开心得不得了。有人说少女情怀总是诗,我们也学会了无事强说愁,偷偷地咬着耳朵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有时是倾吐些心事,有时是聊着别人的八卦,春去秋来,我们在校园里度过不知多少个温馨的日子,也建立了非常真诚的友谊,彼此间出自内心深处的感情,没有半丝的做作或勉强,也没有半点儿虚假和夸饰,总是那么的热切而自然,并充满着天真和摰诚的友爱。

昨夜梦中,我回到了二八年华的那段青春岁月,摰友萍和我在学校后花园里玩你追我逐的游戏,正是玩得开心的时候,忽然转眼间她不见了踪影,开始时我还以为她只是暂时的躲了起来,找了好一阵子后才发觉有点儿不对劲,我慌慌张张的跑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也问过了每一位校园里的同学,都说没有看到她,眼看着天色渐晚,校园里愈来愈是冷清,我心里非常的害怕,正在心急如焚和不知所措间,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原来梦境正是反映着现实,我想起与她失去联络的往事,以及在不断的寻觅与失望中度过了许多年,悔恨莫及的情绪再次充塞着整个心灵,我久久不能自己。

想起当年从学校毕业后,我们各有不同的职业和工作,平常都是各忙各的,由于我一向事情比较多,又比较会找借口偷懒,因此多半是她利用周休假日来我家找我,她曾多次告诉我她打算出国升学,但总是一年又一年的未能成行,因此我总是认为她出国的事是不大确定的,所以当她留言说将要出国的时候,我以为说不定还可拖过一阵子呢,我非常后悔当时因陷于忙碌而一时疏忽了记错她留言出国的日期,事后她也过于意气用事地故意不留地址来责怪及惩罚我,导致一错再错,终至完全失去了联络的机会。我曾讶异于她竟然一直没有和其它同学联系,离开前她只和另一位同学说她抵美后暂时寄居于一位美国朋友家,待有了确定的地址后才写信回来告诉大家,可是后来却没有人收到她的信,只知道她确是去了美国,但她吩咐暂时不给任何人地址。想不到造化弄人,就在几个月之后,因战事趋紧而时局突变,国家竟然发生了出乎意料的易帜大逆转,她的离开就从此去如黄鹤,一别竟是整整的四十年,至今仍然无缘再见到面,甚至连互通讯息的机会都不可得,我好想对她表达由衷的抱歉,请她原谅我。

回想起她离开前的那段期间,我实在是非常的忙碌,每天除了上班之外,连周休假日也忙于答应了另一位朋友去搞文艺活动及参加教会诗歌班排练圣诞节的演出,她来我家好多次都见不到我,留言叫我务必等她再来,但我竟然疏忽记错了她的出国日期,因而错失了与她话别的机会,她的家人告诉我,离开前她留下给我的一句话就是责备我「无情无义」,无心的错失竟使她对我有如此深痛的误解,「无情无义」这句话对我而言是冤枉的,但我的疏忽确是造成无可弥补的过错,事后我十分的懊恼,曾托她的家人请她原谅我,她竟意气用事的不作响应,好像是说暂时不要理我,让我反省些时日才给我联络地址,就这样我也就把这件事搁置了下来继续忙自己的事,时间过得飞快不觉间过了好几个月,想不到政局竟突然变了天,后来我无法找到她的家人,连最后一线联络的机会都失去了,不久之后我也离开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我们真的从此各分东西、各奔前程了,一晃间竟过了四十年,这期间我曾经一再到处托人寻觅她,但都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每当想起她时,那句责备我「无情无义」的话,有如一记重撃狠狠地轰打我脆弱的心灵,使我总是被无尽的懊恼所惩罚。

昨夜梦醒时,我又再度陷于万分的懊悔中,有说不出的难过,此刻我最忧心的是她的肝疾,不知到异国后是否已把病治愈好,我只有默默的祝福她,并诚心祷告: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噢!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更愿老天爷成全我们,有朝一日能异地重逢,我当要亲自对她说声对不起,请原谅我无心的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