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的呼唤

友情的呼唤

长相忆)

荷尽己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 最是橙黄橘绿时
苏轼
残夏过去又秋天,值此恻恻轻寒翦翦风的晚上,我缅怀着正处于另一个国度里黄素珍同学,当想及这份诚挚的友谊,思念到过去那段漫长的日子,真使我愁绪万缕,感慨重重。

记得刚入学知用时,我们都属新生,郄一点也不陌生,就宛如是故友重逢,友善而亲切,是那么真挚而坦诚,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友谊。由于我们的血管里流着同一的血液,我们的脑子里活跃着同一的细胞思维,我们心灵上跳动着同一的脉搏,故此强化了我们友谊的密度,黏结了我们骨肉般的姐妹情谊。所以你眨眨眼睛,我领会你的心意,牵牵嘴角,你了解我的真情。纵使我们见面,有时不言不语,但只要一个照面,一声朗笑,就能感通到对方的心灵。自班中同学冠以你一个「大姐」称号后,我们便以「它」来代替你的名字了。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你推郄了二处宴会,并特别送给我一个二层蛋糕,从远地赶来为我庆祝,帮忙招待学友,更替我们拍摄了不少照片留念,使我心深处,洋溢着你的关注,也增添了对你的喜爱和钦敬。

高中毕业离开学校后,我们依然过往甚密,时常同游共乐。可曾记得那段属于我们的歳月,充满彩色缤纷的时光,星月交辉的晚上,我们并肩漫步白腾码头,湄公河畔欣赏夜景。在那阳光普照的植物园草坪上,我们依偎一起谈抱负,追求理想,筹划未来的一切一切.....憧憬着一个前程无限的远景,郄迟迟未能实现。直至那一个雨后的黄昏,你依约抵达我处,同赴大同泳池的中途时,以一种抑制着激动中音调对我说:「柳英!我刚接获大使馆批出赴台升学的?照了,本来不想这么早告诉你的,但为了要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现请与我分享这一刻的喜悦吧!」。你的深情使我感动,即紧握你双手,献上挚诚的祝福,答以「恭喜」。直觉上已感到:今后我们相处的日子,将是何等的短促了。
当你正忙着准备一切出国时,你母亲却旧病复发,而与世长辞了,出殡之日我曾为她老人家写下了一篇追悼词文:

安息吧!伯母
这芳草郊坟的地带是你永久住居
在此埋葬生命享受永恒的宁静
离开了那距离你像千里远的人间

在「凄风苦雨」黄昏惊闻恶耗
我怀着悲痛心情赴灵前祭悼
人人愁容满面处于香烟弥漫之间
你亲爱女儿流泪声嘶痛哭

只见你静躺着慈祥底脸不露笑容
再听不到你热诚招待声音
当月前探望拜访见你时
身体软弱 双脚微肿已经躭心

而 你却仍旧和蔼健谈
那清脆音韵尚留耳际之间
见到素珍悲痛红肿双眼
更令我为摰爱同学增加伤感

安息吧!伯母。
素珍是我们最崇敬的大姐
从 今以后大家将会更加爱慕她
但愿友爱相亲苦乐与共情谊隽永

世间遗弃你你亦遗弃了世间
从此黄土一坯永伴芳魂
痛楚苦恼忧戚都已消失解除
全部一切现对于你是那么的平凡。

在那晩班中同学为你饯行,设于BBL牛肉七味餐室内的宴会上,四十多人并排围在一列长形桌子间,你坐在首席,我刚巧被编于末端,和你遥遥相望,见到你轻盈起立,接受大家的寄语祝福,与众人谆谆交谈后,当你致答谢辞告别时,我情绪激昂下,想着如能把离别的日子,推得更迟更远,我愿奉献上仅有的青春去换取抵偿。

你离越前夕,我在你家留宿,将那双取意「快乐」的象牙筷子,和一些我在头顿后滩,拾撷到形状各异的贝殻,装在玻璃相框内,转赠给你纪念时,你那欲语还休神色,充满谢忱的眼光,实令我心折,此刻黙然相对下,望着那风中之烛,正发出微弱的光芒,我不禁低声吟哦李商隐那首「无题」的诗句:「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而你为之轻叹一声,嘱我多珍重,坚决表示:「四年后一定会回来」。
翌日,我在送别人群中,随着大家向你挥手,目睹你眼眶内已含满涙珠,内心顿时一片茫然,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触觉 。你知道吗?你的离去,把我在幽暗角落里的一点热和光,都带走了,我要抱着沉闷和忧郁的情怀,去苦度那寥落冷漠的岁月,虽然间中能接获你致候的来信,温暖了这寂寞芳心。但自那封你报导生活很忙后,便音讯杳然。而我深知你是一个勤奋向学,求知欲念很高的女孩,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获取,吸收智识的机会呢! 并且最欣慰的是在每一个圣诞节前,都收到你从遥远寄来精美卡片,使我体会到你那千里送鹅的心意。

花开花落,度过了无情岁月,兔走鸟飞,追逐着迅速流水;我自停笔从商,回到南区西部巴川省蓄臻巿家乡处理生意业务后,因工作繁忙,,新的现实埋葬了旧日的感情。在庸碌度日中,竟于去年春天意外地接到你投下的信笺,熟悉的字迹写着:

「 柳英!还记得我吗?希望不会把你吓坏,我刚从台湾回来度年假,你会出来西贡吗?我万分地盼望见到你呀!我实在很抱歉,不能登门拜访,愿你能体谅。
我今年已大学毕业了,但几天后还要回去实习,今后怎样,却未有打算,而你呢?归家生活过得好吗?近况如何?念念!。 素珍(大姐)上

寥寥数字,郄使我动容,惊喜交集,素珍回来了,她已实践昔日的诺言,但因时间关系,更值我工作太忙期间,故未能抵西贡与她欢叙,共诉离情;虽说:「天涯若比邻」,但我已失落太多了,脆弱的心灵,已盛载了过多的惆怅与酸楚,而所能够的是无奈地,在四季变转事物迁移中,紧拥着那一长串甜美的思念追忆,让它长伴我,也代替素珍,在凄冷时给予我温暖,在伤痛时给我安慰,在沮丧消沉时给我爱和鼓励。

写于越南1971年9月
(后记)

近日翻查旧作。阅读到这篇属四十多年前,所写下的散文「长相忆」。当获「台湾自由侨声」刋登时,李文庆总编辑亦曾为之特别签注:

「本文曾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刊登于越南堤岸的「海光日报」,随著作者飘洋过海,经过台湾,香港,法国,终点抵达美国。时隔卅多年,每当思念故人,作者取出细读,缅怀旧友之情与日俱增。

当年完成此文时,黄素珍已和作者失去联络,曾尝试寻找访查她近况消息,却了无讯息无从获得,未知她师范大学毕业后,是否已离开台湾。

但愿此文刋出后,相信一纸风行全球的杂志,会带给作者佳音。 」。

唯其又历经多年,至今未有消息,仍在牵挂繋念「此情只待成追忆,只是「今时」已「惘然」。最近在风笛诗社上得悉徐正俭,邓超文笛兄等人能够寻获失散友人,真为之欢欣庆慰,更体会感受到他们那份喜悦情怀。

在友情的呼唤而吐露心声,并此志诗寄意:

最是萦怀忆念时

——此诗致赠知用同学:黄素珍大姐
送春归去夕阳边 感叹时光景变迁

绚丽云霞成幻影 流金岁月付轻烟

诗俦唱和时三五 挚友关怀达万千

母校分离音讯绝 相期聚合话当年

2014.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