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友谊叫“联桥儿”

有一种友谊叫“联桥儿”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我来自偶然,能成为同学,青春路上搭儿个扮儿,那叫“幸运”。能从同学成为朋友,形影不离,那叫“心有灵犀”。如果,能从同学做到朋友,在从朋友做到“联桥儿”,恐怕那是前几辈子修来的缘份,今生得到的“恩惠”,可遇而不可求也!我们班同学当中,还真就有一对成为了“联桥儿”,那就是胡喜凤和张生!
           刚一见到胡喜凤,那哥们一点没有变样啊,还是那么潇洒一旧。我对胡哥说:“大哥,那天你上网,一下子把我的学号叫出来了,把我吓一跳,我自己都快忘了。”胡哥说:“我不但记得你的,咱们班同学的学号我都记得,就最后两名同学的学号我记混了。”黄艳飞说,那天我也想了想我的学号,想了半天,想起来了:“99215”,哈哈··········,一片笑声中勾起了大家对当年往事的一片淡淡回忆。大家都坐好了,我看见有一张胖胖的圆脸,胖胖的身材的人坐在我的旁边,我有些震惊,这是谁?看着他的眼睛,眼神中残留的那点稚气突然让我想到一个人,于是惊讶地问:“你,你,你是张生。”他冲我点点头:“是滴,是滴,是我。”“诶呀妈呀,你咋胖成这样,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张生幽默地说:“你也是,你也是,你咋也胖成这样,我也都快不认识你了。”哈哈哈··············
           多年不见,人家胡哥,和张生都发达了。胡哥是调侃不断,张生妙语连珠。大家谈着谈着就谈到了房子和车。胡哥说:“我就羡慕有个正式工作的,买个房子,在贷款买个车,小日子过的那也是嘎嘎地啊!”我一听,来了精神,说:“我要是有了钱,一定买房子,不买车,买了房子可以挣点房租,买了车,还得花钱烧油儿!”旁边的张生接了话茬儿:“因为房子买了,所以买车。”我不甘心,说:“那我还是要接着买房子,不买车。”张生更逗儿,说:“都买,都买。买完了车子,接着咱们还买房子!”哈哈···········小丫头在旁边的接了一句:“买车不单单为了享受生活,也是节省了更多的时间,节省了更的精力,来挣更多的钱!”
           在KTV唱歌的时候,我除了听歌,唱歌,就是用源源不断的话语来掩饰我内心的落寞,不断不断的跟坐在我旁边的胡哥唠嗑。 结果被别人发现了,大喝一声:“张丽娜,你跟胡喜凤商量开药店的事情说起来为啥还没完了呢?”结果被罚和胡哥喝了一杯大交杯酒!还被全方位,立体,无死角的录了像,羞得人家脸红红地。 我们接着玩游戏,玩转盘的时候,李丹到了她说的算,让一个男生背一个女生走一圈儿。轮到张生了,估计看张生那大块儿头,跟我到是有几分般配,就故意作践他,说:“张生背张丽娜走一圈儿。”吓的张生赶紧说:“李丹,你还不如说我就背你得了,你就饶了我吧!”哈哈哈··········,大活儿起哄了:“不行,不行啊,就得背张丽娜走一圈儿。”我笑得弯了腰,走到了场地中间。张生磨磨蹭蹭地过来了:“张姐,你还是背我吧。”我说:“行,姐背你。”他又摇了摇头:“还是我背你吧。”我刚趴到他的背上,他拽着我的胳膊,刚走一步,啪地把我往地下一扔,说:“咋这么沉呢,少说有一百三十斤啊!”哄堂大笑中,我都肚子疼地不行不行地了。张生最后还是艰难地把我背了一圈儿,最后可下完事,把我狠狠地一撇儿。我一个趔趄,好悬没被摔个大屁墩儿,哈哈哈············
           大家活儿接着玩的时候,儿到了张艳丽说了算,张艳丽让三个男生站起来。大家活儿不知所措,她接着讲着游戏规则,男生们害怕了,一个男生说我出去一趟,另一个马上说去趟厕所,张生也弯着腰,捂着肚子说:“不好了,我也来事儿了!”张艳丽故意大声说:“你也来事了?”张生说:“嗯哪,我来事儿了:”哈哈哈·············有男生故意问张生:“你男生还是女生啊,咋还来事了呢?”那笑声就更猛烈一些了。笑声中,我的一口啤酒从我的鼻子眼儿里出来了,张丹丹趟在沙发上笑得一个劲儿的肚子:“不行了,不行了,我都要笑死了!”哈哈哈··············

 有人夸胡哥,你当年就很能干活,会干活。张生说:“现在不但会干活,还会指使别人干活儿呢!”轮到张生玩转盘,他到:“和别人干一半杯!”张生说:“胡哥,来,咱们哥俩来干一杯。”胡哥说:“咱们俩干个杯有什么劲儿啊。”但是还是上来了。说:“同学们,哈,咱们嘎不成亲家嘎联桥子啊。”哈哈哈·········· 说完,俩个人肩搭着肩,一饮而尽儿!笑声中,我听出来了张生的潜台词:“哥们,今生遇到你,是老弟的福气!”
            玩着闹着,我玩转盘到了我说了算,和别人一起干一杯酒儿。我于是找到了张生干了杯酒。张生吓地:“张姐,你饶了我吧!”我说不行,咱们俩就得干一杯酒。张生,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干这杯酒么?因为,今夜,咱们俩都同时给同学们上演了一部名叫“友谊”的大戏,并且有幸都成为了戏里的主角。只不过,你在那一头儿,扮演着“幸运儿”,我在这一头儿,扮演着“倒霉蛋儿”。此时此刻,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兄弟,干杯!”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缘分有时候妙不可言。人家猴子,有个大胖儿子,可把他美坏了,到处和别人嘎亲家。真希望若干年以后,我们班真的有谁和谁能噶上那么一对“亲家”。到时候,我们同学在凑上一大桌子来喝喜酒儿。酒桌儿上,一个个年过半百的小老头子们,和一个个儿年过半百的小老太太们,各各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地,端着酒杯,在吹吹当年咱们那些风流事,那该是多么幸福的场景啊。临走了,在告诉大家,都精神地活着啊,在来参加我们孙子的婚礼啊!说不一定,这些都能成为事实呢!
          热闹闹的同学会散场了,大家各回各家,各就各位,各找各妈。突然有个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小时候,我们放学的路上,我们手拉着手,说说笑笑,蹦蹦跳跳。我关上大门的那一刻,总是会冲着大伙儿喊着,都快点吃饭,在大坑边儿等着我,我一会儿还找大家活儿玩去!然后,我急匆匆跑到家里趴了饭去了”。虽然已经放学了,都散场子了,我还没有玩够呢!
           如今,大家活儿都猫在了家里,潜伏在网上。忙活着各自的生计,偶尔在群里扯会闲磕儿。如果有时间,我们还在一起聚会啊,因为,我们还没玩够呢!
          今生,愿我们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美酒共饮分享人世繁华!


【有一种友谊叫“联桥儿”】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