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心若素 云水随缘

认识柳,源于“文缘小屋”。我们都是喜欢文字的女子,风格就连性格都有相近的气息,所以,一见如故,情真谊浓。

你说: “也许,这世间,人与人相遇,原本是一种奇妙的缘,而那相逢的一瞬,竟可以穿越千年,抵过了世间万千的暖。”是的,缘,是一种牵引,也是一种催化剂,巧妙地把你我的心灵从不同城市黏合一起,嫁接在空间,彼此感应,亲近,不拘。

你说:“青花烟雨,瘦了谁的等待?”我不知道遥远的地方,你在等待谁?但我知道那个幸福得令我妒恨的人一定是值得你等待的吧。柳儿,风沙耳边,苍茫之上,你是一朵奇葩,引我驻足留恋。那一尊如出一辙的青瓷,不施粉黛的青,不染烟尘的釉,映衬着一枝影影绰绰的落花,冷静、清绝、彻悟,不张扬不热烈,朦胧栖息的美,悄然柔软了赏者的目光,这样的美,怎忍采撷?

你说:“我想写一封情书,一直抚养,直到有一天,长大成你的模样;我想做一轮月亮,用我的柔情,吸引你怅茫的目光,桂花树下的丝雨,会无限延长。”那么我想挂一树丝长,飘向有你的地方;我想染一身花香,袭进你的心房;我想把思念刻进文章,被你读进诗行;我想画一轮月亮,照见你的模样。亲,予你,我纵然有心,耐何天智愚笨,只将心意表明白,可知?

你说:“我站立窗前,透过满天的烟花,看见夜空里的星。我们就像站立时与光的两岸,看见彼此拥有的绚烂。”流星划过旧年,雪散落在天涯,点亮了这无边的夜。我成了躲在星空里的一滴雨,因你的深情注目,便掉落在你的眉间,融化成想念的味道。。。

时间就像日历,被一页页撕去,我把自己绑缚在最近的时光里,匆匆忙忙,一路行走,一路回望,如白驹过隙。偶尔记挂了,惊鸿一瞥,你熟悉的背影,娇嗔的温柔,让我总不舍疏离。

你是恋旧的,这不代表停滞不前,而是因为在你至诚至善的心里始终保留着最初的感动,那是怎样的自然与贴切,哪怕世事变迁轮回,依旧苍绿鲜活,如故乡的原风景。

你是感性的,午夜佲仃的星、旷野素白的雪、廊檐绵连的雨,都在你的笔下有了灵魂,丰满灵性,栩栩如生。

你是娴雅的,一盏茶、一卷书、一段思,清清浅浅沉溺在双眸,现世安稳的好。

你是聪慧的,用本真的心,去看待周遭的人和事,浓薄有度,细心归置每一个生命,让友友们死心塌地地追随左右,怜爱有加。

你是敏锐的,流逝的年华、淡远的故事,轻易地捕捉在柔软的内心,有时候,猝不及防地躲起来,默默承受,不语。于是所有人都急了,担忧、询问、呼唤,无果。直至大家消停了,又奇迹般地出现,人依然、情依然。哎,可爱如你、俏皮如你、挚真如你,怎不叫我疼惜?

喜欢你的文字,意象新颖、思维独道,淹留的绪、细碎的念,无不似心灵深处的呓语,轻灵舒惬似静湖的波痕,一层层圈开来,环环扣心弦。

喜欢你爽朗的笑,毫无掩饰地坦露面前,真实、纯粹、静敛,精致的美,那么亲、那么近,让我动心。

有人说,人生是一列列车,遇见的那些人,都是一个个站台,不管多么留恋站台的安宁和稳实,休憩一阵,还得出发。因为我们的目的地很遥远很遥远,我们就像苦行僧,一步一个脚印,需要穷尽一生去抵达。于是,俗世里,喧嚣和尘烟的背后,那些关怀和温情宛若美妙的禅乐,一遍遍抚慰着我们心灵,跟着春天的讯息慢慢回暖。

亲,道是旋心若素,云水随缘,相识皆缘,两年了,很高兴与你陪伴,有你真好,就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份难能可贵的情,伸出双手,握住这段温暖,握成永恒!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