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呀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现在的你,依旧衣袂蹁跹,美丽自如,你是一只飞在幻梦里的蝴蝶。我们的距离隔着两座城市的距离。毕业后,有时一年会见一次面,有时是两年,最长是五年的时光。

亲爱的晓梦蝴蝶,我们相识在初秋的师范校园,并且有缘住在同一个寝室。还记得,当年的你梳着一条油黑发亮的马尾辫子,穿着一件玫瑰红的衬衫,一件咖啡色的长裤,亭亭玉立。我梳着齐耳短发,淡粉色的纱衫,白色的裤子,喜欢傻傻地笑。每次同学聚会,大家总会提起毕业那年的冬天,我导演的一场——我和你,还有其他的几个女孩子在深夜画室里织衣被捉住,令大家捧腹的那个故事,最终是以你和我站在全班同学面前的深刻检讨而画上圆满的句号。

那时的你,椭圆形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一副黑边眼镜掩饰不住她潭水般的深邃与思想的睿智。我们就这样悄然无声地相识了。写到这,我的眼前便不由自主浮现出一幅画面:你静静地坐在教室中间的位置上,瘦瘦的你坐在桌前,一只手臂托着脸,一双眼睛在静静地思索。因彼此都很喜欢读书和随意地涂鸦,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那时的我,刚与文字初始,便喜欢极了文字组合的美丽。而那时的你,已经读完了厚厚的《红楼梦》和一些课外读物,且对古体诗和新体诗都有了一定的研究。闲暇时间,我便读你写的清新脱俗的诗了,可是自己写的却是一糟。拿给你看,你细心地为我讲解,和我一起探讨。记得你说:“我愿与你做一辈子文学上的好朋友!”

想想那时,我们真的很可笑,立志要做文艺青年,可到如今依旧是一事无成。只是我们依然喜欢用文字陪伴自己,温暖灵魂。

还记得那一年的秋天,选定一个周末的下午,庆祝你和清的生日。我们315寝室的八位女孩,来到学校附近的小吃部,要了八碗冷面,几瓶啤酒,就着几盘简单的炒菜,几碟小咸菜,我们恣意喧笑,挥霍着千金再难买回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我还记得清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灿烂的微笑,而你的笑则是淡淡的、忧郁的、含蓄的。真的好想回到青春年少,我们在一起寻梦,做着阳光下一个个肥皂泡般七彩的幻梦。我说暑假里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到北京旅游,你说好哇。虽然最终没有去成,但计划却让我们憧憬了很美的一段时间。

记得毕业旅游时,我们的高老师带着我们骑着自行车来到柴河水库游玩。七月的晴空,渲染了我们的欢声笑语,也载着我们潇洒的足迹。在美丽的水库岸边,我们寝室的八个女孩合影留念。那时的你,穿着红衣白裤,齐耳短发,温柔地笑着,一脸灿然。而我,则是长发垂肩,一袭白裙,张着嘴痴笑。

四年的美丽时光,如花的青春,在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澎湃绽放。真的好想再回到从前,哪怕仅仅是一天的时光。

即使再过十年,我们依旧记得彼此的种种。还会有谁,在你的生命中真正地来过,我们依旧深深地记得彼此含着泪水的笑颜。在深夜里,我和你,在网上的隔屏促谈。即使换过了新手机,在我的手机信息箱里,至今仍保存着你发给我的一段话“原来我没有梦想和目标,所谓的快乐幸福也是茫然和麻木的。许多年来,不甘于平凡所以不断地找寻方向,直到有一天遭遇了安利。路选对了,就不怕遥远,只要走就能到,只要做就能成。看懂安利,它成了我的信仰,它让我有了从没有过的坚定和充实!”

那么亲爱的辉,寒假里,你来看我吧。我们一起去滑冰,就像我们青春的冬天,一大群男孩和女孩在滑冰场旋转高呼时那样,让心中的梦想再次飞扬。

我和你相拥走在一起,轻轻吟咏: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