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动叫“兄长”

“你家拆迁之后,我去找过你,找不到,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一晃十多年了,那天,LJ给我班里的Q群号,我上线,真巧,一看就看到了你。我谁也不想见,只想看看你,看你过得好不好。现在见到了你,知道你过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此刻,你就坐在我家,坐在我面前,笑着,说着,微胖高大,依然亲切。蓦然地,一种感动在我心中翻腾,我微笑说我很好,却想流泪,你永远记得你是我的兄长,多年来,你只是希望我过得好。

思绪扯得很远很远,回到中学时代。年少的我们,同在一个班,同参加一个地理兴趣小组。跟着慈祥睿智的冯老师,假日里,登高峰,饱览无限风光;进山洞,探寻神奇石钟乳;下河滩,捡拾各种各样的鹅卵石......你在班里,年长我们一岁,也高大,老是自认为我们的兄长,帮女孩子们拎东西,跑前跑后。常常口气很大地说话,让我们笑你吹牛。大概,我那时是大家里面最小的,也娇气些,你们总是让着我,照顾我。犹记得玉兰花开的季节,你摘了许多,在教室走廊里送给我最大的几朵。曾经说过等我们老了,要为我们的地理小组写一个回忆录;曾经在毕业以后,约冯老师一起去登山,说以后我们年年来看望老师;曾经在我工作之后,常来看望我,希望我过得好......渐渐的,就没有了音讯。多年后的今天,你在电话里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哪里?我去见你,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当坐在我面前,你依然是这句:“看来,你过得不错,我很高兴。”朴素无华的问候,却一如既往地温暖着我的心。

你告诉我很多同学的消息,也告诉我你多年来经历的种种。颓废过,意气风发过,如今,云淡风轻。妻子在银行,你开了汽车配件公司,儿子快上中学了,母亲三年前去世了。哎,时间,真是如流水一般。“我开着这辆本田车,那天差点被砸破了头。哪天,我们一起去看望冯老师。哪天,我带你到我家里去玩,那里绿化很好,我常常在小区里散步。”你说,而后大笑。你,总是让我释然让我微笑。原来这世上,有一种感动叫“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