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流年里的1314

画仕女稿,红衫,薄纱,衣袂飘飘。想起了你。

昨日,收到你的邮件,来自南国,来自2013年1月4日,带着你的气息。飘逸轻灵的文,如同那紫色丝巾与黑色绸裙,雅致中带着骄傲,带着流年里不肯妥协的芳华。

回首,已然近两年,在这网络世界繁华又无比寂寞的流年里,与你同行。一起笑过哭过,一起至情至性的相知相惜,总是不甘妥协于这世事,总是不甘让这芳华沾染上尘埃,总是不甘这似水的流年里如此委屈了自己......于是,挣扎、努力,只为不负我心。于是,懂得了彼此。

喜欢简约,简约的衣着、简约的文字、简约的生活。复杂,真的很累。而你,言语亦是简洁明了,一如你明媚的笑。文笔亦是轻灵洒脱,一如你干净利落的挥手。也会柔肠千转也会黯然神伤,却在痛过哭过之后沉静无比地转身。呵,你我,何等相似。

你的邮件寄于2013年1月4日,这个让许多人读为“一生一世”的日子。不曾免俗,因为是俗人。从此记住了这个日子,其实,一生一世,也只是草木一秋,也只是倏然而过。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三十年”的誓言,微笑,依然相信唯美。也许,在不惑之年依然天真也是一种幸福。

寂寞流年里的1314,多么好,有你有我有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