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口水之谊,余倾心相报

 ——我的朋友,你给我一个习惯性的微笑,我就以为你是我的陽光;你给我一杯半开凉的温水,我就以为你是我的甘泉……


——我这个人,结交的朋友很少,但凡算得上朋友的朋友都很好,好得不约而同包庇体解我的“怪癖”,会陪我一起疯又恰时地提醒我别太疯……
——高中过后,已不记得,不记得有多久,多久没有遇到可以彼此倾心倾诉的冠名为朋友的人选了,造物主垂怜,好歹“邂逅”了一个,在我情感最漂泊的时候……那是上学期我们班同学第一次组织并参加日活动——集体到森林公园做义务清洁(捡垃圾)时的事了,那会我还念不出几个自己班上同学的名字呢,更不要说结伴同行这些远得多的概念了,所以那时我看似走在同学们之间实际上身旁并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伙伴,这些都很正常没必要讲,我真心要讲的是在那之后发生的一个小插曲:记得当时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jm所在的几个女同学中,她们饶有兴致地站在一望无际的石阶上选景拍照,礼貌式的互相招呼后我自然识趣地继续“攀阶”离开她们的“相眼”,谁知就在我转身欲抬脚的那一瞬间jm猛用力把我拉回她身旁,画面被定格在下一刻,我们就这样合影的,记得我啼笑皆非,记得她戴着一顶军褐色鸭舌帽带着一份红彤彤笑容……这就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她对我的“粗鲁”的拉扯和“粗鲁”的热情带给我“粗鲁”的感动,使我不自觉地对她产生友善和睦之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再直接接触,也没有机会接触,毕竟她有她的交际圈、她的朋友,我们所住的宿舍又不同楼层,更难有交集,但我是一直“记得她”的,自从“合影事件”后看她就与别人不同,她是那么久以来唯一一个邀携我合影的人,在我的记忆里,好像自己从来就是不受欢迎的人,无论拍户外照还是集体照,我总会莫名地被身边的同学排挤,那让我觉得自己很多余,这些我从来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女儿如此不受欢迎就要忍不住难过,他们一定会比我更加难过……所以,从小我就形成了对照相反感的心理,实在躲不开的就尽量站最边端,不妨碍其他人……故而,jm所作所为有多温暖我可想而知!
——后来冬天来了,每个人都穿上了厚厚的伪装……一次偶然的机会jm在一个周日下午跟我到学校饭堂四楼系里宣传部办公室出一份海报,其间我们各抒己见、齐心协力、分工合作完成了任务分享了付出的喜悦……在4点多的时候我接到爸爸电话,有件急事必需要我本人亲自到当地最近的邮政取款机处处理,情况相当紧急因为有时间限制,那时我对龙洞这边的一切尚未熟悉,极少外出也不知道邮政在哪里, 无奈之下我想到了jm,敲开她宿舍门后还来不及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坦诉清楚她就一边提醒着“来不及了”一边拉着我快步走下楼梯……我们就在街上快速穿行时讲述自己及自己家人家里的相关情况,一下子消磨了散落在未知领域的距离,后来因这件急事导致的后遗“症状”也是她陪我、帮我将之慢慢治愈……我们理所当然地成了理所当然的朋友!
——她校的师兄把她推荐给我们部长后,她成功加入了宣传部,我们就并肩作战关系更升一级了。
——在这里学习、生活,除了父母家人和从前的老朋友,几乎没有人会关心我身体好不好,胃口好不好,学习好不好,心情好不好,睡眠好不好……没有。可jm不同,她会啊!没有吃早餐或忘记吃午饭被她晓得,无疑一顿母亲式的苦口婆心的唠叨乃至责骂;身体不适或肚子犯痛难忍时,不小心被她发觉,万分焦急不算,她是会留下课本留下包在课室而陪着我回宿舍的(如果我不催她回去听课的话);无意间说起冷或握到我的手冷,她就翻出旧账“看你还敢不吃饭”此类来数落我……最叫我克制不住情绪的是,她居然会惦记我渴不渴!试问,除了家人,谁在意我饱暖饥渴啊!她一口水,我一行泪……
——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口水之谊,则倾心相报!
——呵!或许她不知道,在这所学校,至今为止,在我心里,真正以朋友的名义存在的, 是她。

——我其实并不善于经营友情,因为我没有很多花心眼而只有死心眼,但一旦选定、认定、决定就全心全意加倍护佑这样的普遍行径我还是格外记得的!
——只有过去曾不被珍惜的人才会珍惜现在更会珍惜将来珍惜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