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一件舒适的内衣——关于朋友的散文

朋友,这个词语是非常有重量的。

一生中与我们擦肩而过或一面之缘的人,数不胜数。亲人,是定义,在我们未来到世上之前就已经注定,谁是我我们的父母,谁是我们的婶婶,谁是我们的姨姨。同事,是很冷漠的,不是人本身的冷漠而是这种关系注定着需要冷漠。虽然每天接近八小时都在一个或许很是狭小的空间呆着,但终究是各司其职,下班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同事之间除了工作,着实是没有太多话题,每个人都会在工作之外的任何时间去寻找自己习惯的群体。知己则更是难求,一辈子有那么一个两个,您就烧高香吧!

连续几天的高温炙烤,昨夜突然转凉反倒另我失眠了,看来无论何事真是习惯罢了。辗转中想起孩童时代,一年级时太小,四六都不懂!我那个年代的孩子远不如现在的孩子聪明。二年级时开始和一个女孩子好上了,她比那个时候的我高一点点,也就那么一点点!瓜子脸,不算很白皙的脸上还有很多小雀斑。稀疏的刘海遮盖着整个额头及眉头,她生气的时候喜欢嘟着嘴,这样就显得腮部很胀鼓,呵呵。实在是想不起来两个人为什么就如胶似漆了,从二年级到六年级上半学期,我们两个是另非常多的人羡慕的一对好朋友。每节下课玲一响,两个人就粘在一起,一个去厕所另一个一定陪同。一个想玩跳绳,另一个也决不说她想跳皮筋。女孩子不愿意打架,但是经常吵架,一个和别人吵架了另一个不问原因上来就帮腔。不用问我朋友就是对的!美好的小学时代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们在不断成长,从8岁到12岁,现在想起来都很温暖,我们两个就那样好了将近四年个年头,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四个年头!

事情起因是因为,她在她过十二岁生日时候送给我一张照片。带着粉色的帽子,深紫色的绒衣,她一只手掐着腰,另一只手扶在冰灯上,稚嫩的脸上露出傻傻的笑容。那是她去哈尔滨看冰灯时拍的。我非常珍惜她这张照片,拿回家给我父母看,骄傲地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的好朋友。我把它夹在新书里,怕不小心翻掉了。又把它放在我的小柜子里,夹在新衣服里面,又怕被谁给翻出来。我把它放在枕头下,怕睡觉时把它弄折了。最后,我把它放在带密码锁的日记本里,这样算是有些安心了。我在照片上写下了“好朋友,生日快乐!”用油笔,字写得很大,看着照片看着字迹,我非常满足,我恬然睡去。就是这几个字,引发了本不该发生的事……第二天,我是为了显摆,想让大家知道我的好朋友送我照片了,或许是一种虚荣心作祟,我让同桌看了照片也看了我写的字。同桌告诉了另一个女孩子,就是这个女孩子用另一种语气转述了这件事。至今我也不知道转述的内容是什么,而转述的结果就是我的好朋友气势汹汹地跑到我面前,质问我为什么要在她送我的照片上写字,这是在毁她的照片,这是不珍惜我们感情的表现……我顿时哑然,或许是被她此刻的气势吓到了,再有我真的心虚,因为我确实写字了,这真的是在毁她的照片吗?这真的是不珍惜我们感情的表现吗?我不知道她说得对不对,但是我心虚,因为我写字了。

自从照片事件以后,她离我越来越远了。我道歉,我给她写信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说我并没有想这些,说我是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的,但是她不原谅我了。拿着她让别人转交的回信,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我放声大哭,为我们几年的感情就这样付之东流而惋惜。她和转述的那个女孩子好了。我从此独来独往。(此刻,我很想她。如今我们都长大了,十二年前的事并不遥远)

朋友,陈果说朋友是“无用”的。无用,朋友不是用来利用的,朋友不是用来诉苦的,朋友不是用来陪你解决任何困难的,所以朋友是无用的。现实社会,2010 年,试问有多少人交朋友是没有目的?走到哪都会听到,啊,我们是朋友!但是,又有谁在介绍出我们是朋友时,真正的理解何为朋友呢?我从不轻易说谁是我的朋友,当别人介绍我是他们的朋友时,我希望他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朋友虽两个字,可谓千斤重。

朋友亦如一件舒适的内衣,虽一直都在却没有丝毫束缚。虽时时见面,却不需要言语交流。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