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蛋的幸福日子

手术四天了,伤口开始痒痒的。整日蜗居在床上,用直白的话说就是“桃子!我的尾椎骨都被磨平啦——”这样的时间前,陪我去医院做了手术,被躺在手术台迟迟未被动刀的我吓得不敢动弹的小洁——我的小家属哦。呵呵,回来给老乡说“老乡我好久没有看见你了”然后把老乡赖来了。当然最最辛苦的除了我的尾椎骨以外,桃子被折腾得快鄢巴了。

       平日里不会煮饭的桃子,用兰花指捏着切刀,咔咔嚓嚓各种形状的肉肉和菜菜,加到电饭煲,只给我放盐和油,甚至告诉我盐都不该给我放,呜呜——斜靠在床头的墙上,死皮赖脸的说“桃子,你好贤惠哦——”"桃子,你说我该做什么工作啊?要是就这样写写东西,画画,旅游该多好——'碧姐——““你还是适合做 全职太太。快点好起来吧。”“嗯?有这个职位吗?据说最后就是黄脸婆呢,我不要!”“那我以后也不住你家隔壁了。要吃好吃的,找个会煮饭的老公就是了。哼”“好吧,桃子,你自由了。”嘻哈着闹腾了一番,桃子把中午炖菜的汤给煮了一锅面条,然后她一个人在那边放蘸料,摸摸痒痒的伤口,好吧,等我生龙活虎出来给你们做刀削面,哼!
      突然问桃子“桃,你说我二十八岁的时候是不是还像十八岁样?”“我估计你三十八,五十八......还是十八岁,你家老公多半被你和你调教出和你一个调调的孩子逼疯。”“啊,那我要生龙凤胎,然后训练吉祥三宝,就我老公一个正常人,哦MY GOD!”哦,你家隔壁真不敢住。呵呵呵呵,这样吧,笑着对待生活,伤口快点愈合,线线快点拆掉。
       晚上,小梅电话来了,“丫头,睡了没有嘛?”“没呢,刚才不是在线吗?怎么给电话来?”“你是怎么了嘛?还痛不?”然后,给我说了一大堆很痛哭流涕的话,用她说的除了他老公,我是第二个电话,想想还蛮不错的,美滋滋的乐颠了。大哥在接到决定做手术的当天寄了三千块大洋过来,朋友一样的家人总是在身边。小味精从第一天告诉她检测结果就开始随我提心吊胆,然后着急着整体唠叨把钱还我。天!怎么看我都混乱且很幸福。小味精的话“这次大难不死就出去闯闯吧,去经营一段认认真真的生活。”听起来之前我虚度过很多。
      突然想起和巧说的“我们十二岁认识,现在二十五岁啦,你占据了我半个多生命呢!”也曾和朋友那样彼此坐上几个小时没有言语,竟然无半点尴尬。于是,我想在生活中遇到了这样多美好的人和事,是该更加的心存感激的度过每天吧。
    泡沫剧里面一句话“为什么今天不是昨天,今天也不是明天,而是今天呢?”,生命从开始那步就不断的在前行,也注定不断的接受挑战,面对现实,追求梦想。而在每一次生活的短暂休憩状态中都是告诉我们,休息一下,继续加油!
      就这样如同白白的荷包蛋吧,生活偶尔会有些艰辛让我们面对,如同那滚烫的开水一样,但最终荷包蛋会变成身体的有益物质,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