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录·风乍袭

风乍袭,曳落一抔浅杏。
海棠欲醉,偏招冷雨坠,血杏夭夭,又逢鸦雀围。
晓日里,泣悬滴。银血漫天枉痴宜。
笑一曲,向晚倚栏品风。
浮生尽劫,颔首嫣然解,伊始云起,淡勾有心弦。
噫无叹,迩未怨。一琴一墨妖娆乱!

浅酌玉净·向晚【浅杏忆友人】

子衿的文字让我朦胧了刹那依偎的错觉。

读伊的文,是一种美好而安逸的享受,

有种被人理解的释然之感,

恍恍惚惚的,

像做了一场清浅细腻的好梦。

瞌眸起眸间,

是道不尽的柔软煨暖。

轻易的扬起了倾诉的念想。

只是,

如今的澈

不再是初始那个任性妄为的女子。

生活中的琐碎许会抹灭彼时的惺然,

但,

并无伤华灯初放的惊艳

收敛了尖锐锋芒

只余温暖美好与平静。

在伊的博客回复此诗时,

心底仍是不平静的,

故而

字里行间绽放缕缕妖娆气息

想是面做平静却心含波澜的吧~

末了

兄长的话也给了我一***清冶侵袭的顿悟

果然

一切皆是浮云、浮云啊~~

【妖娆录·风乍袭】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