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子

大叔说“丫头,你别一天去祸害人了吧,这世界,男生本来就多,女生再被你祸害几个,多罪过啊!”我这一计算,不妙!被我压着的宝贝还真不少呢!用迅的话说“碧,要你是男的,我就直接跟你了。”于是我一直很懊恼,以我家男士优良基因来看,我变异也不至丑到那个份上去,潘安不敢比,显赫一方还是有潜力的。哈哈,于是就这样,小味精——直到我离开了重庆,才逃脱魔掌,交男友了;桃子——这可真正是近水楼台先被擒啊,至今单身一个。

      那天和桃子去算命,说是她26岁会遇见真命天子,后来一反思,是我的过错啊,她26岁时我该是回南方了,没有了我这个牛鬼神蛇在旁边张牙舞爪,亲近她的男士自然该浮出水面了吧。可怜桃子啊,还得被我摧残这许久,想想真有点对她不起。

     于是,到菜市扫荡一圈,买了两斤黄瓜,一斤鸡蛋,三斤土豆,三条巴掌大的鱼,等等一大堆食材,哎,要知道本小姐可是穿着雪白的长裙去的菜市场啊,勇气可嘉。回寝室,张罗开,小小的电饭煲被我填上各种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会子还是很久哦,一锅长相很怪异但味道很还凑合的鱼,就那般出现了。叫上老乡和兰老师,四个人跑到食堂买几碗米饭,嘻哈开动,时间很悠久,食堂要关门下班了,于是气呼呼的将我几人赶跑。嘻哈笑着,乐颠乐颠的。

      就这样,时常和桃子买些材料回来自行动手,凉拌黄瓜,凉拌木耳,凉拌苦瓜,凉拌土豆丝——一堆凉菜;水煮粉丝汤,水煮冬瓜汤,水煮火腿肠——哈哈,只有电饭煲,就只好水煮了。不过呢,偶尔会买点鸡肉炖炖香菇,甚至自制过朝鲜冷面,当然我们的水面和南瓜粥已经煮得出神入化了。管这样的生活叫小日子,是相当的不错吧。

      做实验了,桃子等我回来,“碧姐,中午煮面啊?”“碧姐,晚上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去后面吃吧。”;桃子上班了,“桃,我买啦啦豆腐,凉拌哦?”“桃,中午煮点面吧,晚上不等你吗?”“桃子,你回来早吗?”——就这样,我们似乎只是在说关于吃的事情,但是生活嘛,只是小日子,仅仅这样已然开心,怎么说呢,你不讲我还真不觉得我两不正常。

       额头长很多痘痘了,去医院看内分泌失调,花掉几百大洋,用先生的话说就是,体内的雌雄激素不协调,哈哈,把这句话藏着不告诉桃子,怕她害怕。

       小雨说“碧,快毕业吧,去深圳,然后我来找你。有你在就不要男生了。”我嘿嘿笑着,“好啊,好啊。”只是心里再盘算着,就算不忽悠小雨把,和我一起生活了,就得先计划把她也嫁出去,我可不想不是韦小宝还霸着美人房啊。

       桃子说“碧姐,你先去工作吧,我以后就住你家隔壁。”我觉得该是一定得养只狗狗看家才是了,要不,那面墙迟早被她给我卸了。

       时常和小味精视频,两个傻帽看着对方不能说话,嘻哈着打字,取乐着对方,因为彼此身上有太多倔强的相似,无须多少言语便是明镜一般透彻。

       偶尔还做做美梦,见见想念的人儿;也偶尔在噩梦中把手臂撞在床栏上,生痛生痛的。

      这既是小日子吧,有更多的是欢笑,有梦想,也有瞎想。乱七八糟却有那样不停的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