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渴望》尼采 (德国)

  哦,我的灵魂哟,我已教你说“今天”“有一次”“先前”,也教你在一切“这”和“那”和“彼”之上跳舞着你自己的节奏。

哦,我的灵魂哟,我在一切僻静的角落救你出来,我刷去了你身上的尘土,和蜘蛛,和黄昏的暗影。

哦,我的灵魂哟,我洗却了你的琐屑的耻辱和鄙陋的道德,我劝你赤裸昂立于太陽之前。

我以名为“心”的暴风雨猛吹在你的汹涌的海上;我吹散了大海上的一切云雾;我甚至于绞杀了名为罪恶的绞杀者。

哦,我的灵魂哟,我给你这权利如同暴风雨一样地说着“否”,如同澄清的苍天一样的说着“是”:现在你如同光一样的宁静,站立,并迎着否定的暴风雨走去。

哦,我的灵魂哟,你恢复了你在创造与非创造以上之自由;并且谁如同你一样知道了未来的贪欲?

哦,我的灵魂哟,我教你侮蔑,那不是如同蛀一样的侮蔑,乃是伟大的,大爱的侮蔑,那种侮蔑,是他最爱之处它最侮蔑。

哦,我的灵魂哟,我被你如是说屈服,所以即使顽石也被你说服;如同太陽一样,太陽说服大海趋向太陽的高迈。

哦,我的灵魂哟,我夺去了你的屈服,和叩头,和投降;我自己给你以这名称“需要之枢纽”和“命运”。

哦,我的灵魂哟,我已给了你以新名称和光辉灿烂的玩具,我叫你为“命运”为“循环之循环”为“时间之中心”为“蔚蓝的钟”!

哦,我的灵魂哟,我给你一切智慧的饮料,一切新酒,一切记不清年代的智慧之烈酒。

哦,我的灵魂哟,我倾泻一切的太陽,一切的夜,一切的沉默和一切的渴望在你身上:——于是我见你繁茂如同葡萄藤。

哦,我的灵魂哟,现在你生长起来,丰富而沉重,如同长满了甜熟的葡萄的葡萄藤!——

为幸福所充满,你在过盛的丰裕中期待,但仍愧报于你的期待。

哦,我的灵魂哟,再没有比你更仁爱,更丰满,和更博大的灵魂!过去和未来之交汇,还有比你更切近的地方吗?

哦,我的灵魂哟,我已给你一切,现在我的两手已空无一物!现在你微笑而忧郁地对我说:“我们中谁当受感谢呢?”

给与者不是因为接受者已接受而当感谢的吗?赠贻不就是一种需要吗?接受不就是慈悲吗?

哦,我的灵魂哟,我懂得了你的忧郁之微笑:现在你的过盛的丰裕张开了渴望的两手了!

你的富裕眺望着暴怒的大海,寻觅而且期待:过盛的丰裕之渴望从你的眼光之微笑的天空中眺望!

真的,哦,我的灵魂哟,谁能看见你的微笑而不流泪?在你的过盛的慈爱的微笑中,天使们也会流泪。

你的慈爱,你的过盛的慈爱不会悲哀,也不啜泣。哦,我的灵魂哟,但你的微笑,渴望着眼泪,你的微颤的嘴唇渴望着呜咽。

“一切的啜泣不都是怀怨吗?一切的怀怨不都是控诉吗!”你如是对自己说;哦,我的灵魂哟,因此你宁肯微笑而不倾泻了你的悲哀——

不在迸涌的眼泪中倾泻了所有关于你的丰满之悲哀,所有关于葡萄的收获者和收获刀之渴望!

哦,我的灵魂哟,你不啜泣,也不在眼泪之中倾泻了你的紫色的悲哀,甚至于你不能不唱歌!看哪!我自己笑了,我对你说着这预言:

你不能不高声地唱歌,直到一切大海都平静而倾听着你的渴望,——

直到,在平静而渴望的海上,小舟飘动了,这金色的奇迹,在金光的周围一切善恶和奇异的东西跳舞着:——

一切大动物和小动物和一切有着轻捷的奇异的足可以在蓝绒色海上跳舞的。

直到他们都向着金色的奇迹,这自由意志之小舟及其支配者!但这个支配者就是收获葡萄者,他持着金刚石的收获刀期待着。

哦,我的灵魂哟,这无名者就是你的伟大的救济者,只有未来之歌才能最先发见了他的名字!真的,你的呼唤已经有着未来之歌的芳香了。

你已经在炽热而梦想,你已经焦渴地饮着一切幽深的,回响的,安慰之泉水,你的忧郁已经憩息在未来之歌人祝福里!

哦,我的灵魂哟,现在我给你一切,甚至于我的最后的。我给你,我的两手已空无一物:——看啊,我吩咐你歌唱,那就是我所有的最后的赠礼。

我吩咐你唱歌——,现在说吧,我们两人谁当感谢?但最好还是:为我唱歌,哦,我的灵魂哟,为我唱歌,让我感谢你吧!——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最美的散文《世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