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怕死》威廉·哈兹里特(英)

也许,摆脱死亡恐惧的最佳疗法是思考生命的开始和终结。曾经,我们对此没有给予关注--为什么走到生命的尽头时,这个问题却会困扰我们?我不希望生活在一百年前,或者安妮女王的时代,为什么还要为未能生活在一百年前,说不出是谁的统治时代而感到遗憾?

死亡,就像我们的出生。思考这一永恒的主题,无人会自责,悔恨,或质疑,相反我们可以释放心灵,缓解忧愁。仿佛,我们在度假一般:我们没有被传唤至人生的舞台上,穿着华丽的衣服或破旧的衣衫,大笑不止或痛哭流涕,被人训斥或者赞美;然而对此,我们却隐藏了许久,安详悠闲,而远离伤害:我们仿佛沉睡了千百个世纪而不愿被人唤醒;安逸而无忧虑,总处于孩童时期,而且比婴儿睡得还要深沉,还要平静,被裹挟于最轻柔、最细密的灰尘之中。然而,我们却最怕的是经过瞬间的狂热,徒劳的希望,没有缘由的恐惧,又沉浸到熟睡状态,而忘记生命中困扰我们的梦想!(最优美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