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之歌

文/ 纪伯伦(黎巴嫩)

我和海岸原是一对情侣;激*情使我们亲密,大气又使我们分离。当天空露出蔚蓝色*的晨曦,我就来到这里,把自己银白色*的浪花和他那金黄|色*的砂粒搅在一起,我用自己的水分驱散他心头的暑气。

黎明时分,我在恋人耳畔悄悄地许下了誓愿,于是我们紧紧拥抱。傍晚,我唱着祝祷爱情的诗篇,他于是吻我的嘴唇。

我很任性*,心情总是不能平静;可是我的恋人却永远容忍,而且又是那样坚定。

涨潮的时候,我拥抱着他;潮退了,我就扑倒在他的脚下。

每当海洋的女儿从龙宫来到海面,坐在山崖上欣赏那点点繁星的时候,我围绕着她们跳过多少次舞。我听过多少恋人爱情的倾诉,我陪他们一起,思念美人,伴随他们同声叹息。我对山崖讲了多少话语,可它们原都是哑巴,我对它们微笑,献媚,它们却置之不理。我从深渊里救出无数生命,使他们得以复生。我从海底盗出无数珍宝,将它们献给了美神。

寂静的夜晚,当睡神拥抱了大地万物,唯独我难以入眠——我有时唱歌,有时叹息。多么伤心!失眠折磨着我,可是的在恋爱啊!而爱情的脾气是不喜欢睡眠的。

这就是我的生活,只要的一息尚存,我就是这样消磨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