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不浪漫

  再也不必为冷酷和肃杀中的梦想而悲壮地遥望,再也不必为料峭和飘忽中的绿意而幼稚地浅唱。

  再也不必为等候鲜红的旭日而孤苦地熬过漫漫寒夜,再也不必为听到久违的鸟鸣而苍凉地翘首凄清的长空。

  夏季,少了几许冷峻,多了几缕柔情;少了几抹焦灼,多了几片散漫;少了几丝郁闷,多了几分悠然。

  信步走过迎面风清雨亮,蓦然间已满目花红柳绿山清水秀。

  夏季,无处不浪漫。

  然而,夏季的浪漫却无论如何掩不住无语的沉重和厚厚的寂寞。

  滚烫的烈日下农夫亮亮的汗珠从黑黑的脊梁滑落,不停的赶路人顶着热浪忍着干渴,而足音有韵步履带风背影依旧执着。

  不要带着同情的口气去追问他们是否有煎熬的感受,也许只会在树荫下乘凉的人们不会理解,夏日里不辞辛苦劳作的人们在小憩时露出的微笑是格外的舒畅,他们在夜里的鼾声,一定很是甜美。

  因为夏季原本不是坠入风月把酒弄花之时,上天赐给我们充足的陽光远不是让我们放弃冷静而浮躁地在避暑之地挥霍金子般的时光和无品位的安乐。

  还有那缠绵的细雨,把我们阻在家里也并不是让我们沉静地反省,因为我们所看到的枝繁叶茂和苍翠挺拔仅仅证明生命正在生长,果实正在酝酿。

  夏季的浪漫恰恰是种假象,遮住了人们浅薄的目光,最后的结局远没有出现,最大的收获远没有到手,最好的境界远没有形成,什么样的可能都在隐隐约约地起起落落。

  夏季,需要更清醒地把握;夏季,更需要静静地寻路。

  夏季不浪漫,一旦误入浪漫的夏季而不自制,快乐而短暂的欢狂之后,秋天里只能独对凄凉。

  夏季里,更应像农夫那样弯下腰,更应像赶路人那样放远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