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近泥土

◎文/贾凤山

亲近泥土,作为我们军人来说,应该有着更深层的理解,应该履行更凝重、更神圣的责任和使命,那就是:好好呵护我们的家园。这家园不只是脚下的土地,还有这块土地上附着的有生命和无生命的财富,包括山脉、河流、湖泊、海洋以及生长繁衍在这里的森林、绿草、珍禽

也许是我出生于农村的缘故,也许是我多年远离家乡的缘故,也许是我常常领略田园风光的缘故,总之,我对泥土有着厚重的情结,而且是越来越刮目相看。

在我看来,在广袤无垠的地球上,那普普通通的泥土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她使万物生根发芽,结果成实;她使人类一代接一代地血脉相连,生生不息。泥土,世界上有什么词汇能比这两个字的涵义更深刻、更厚重呢?它曾经使站在日历起点上的基督耶稣都非常惊讶。

据说,远在洪荒时代,世界还是一片混沌,岩石风化的粉尘便薄薄地覆盖了这个星球,它们以自己渺小的身躯来保护这个充满希望的星球。若干亿年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泥土越来越厚重,肥沃的泥土奉献给人类的是一个欣欣向荣的世界。

人与泥土源远流长,在中国古老的传说中,人是由泥土造就的,是女娲用泥土捏出了一个个有头有脚有胳膊有腿而且有心脏的人,并使他们成为一个个会笑、会哭、会思想、会说话、会唱歌、会跳舞的鲜活生命。流传广泛影响深远的《圣经》,就说是上帝用泥土造的人。书中说到,上帝按照自己的模样捏出了一个泥人,然后对着小泥人的口鼻深深地吹了一口气,于是这个小泥人活了。上帝给他起名叫做亚当。后来,上帝又害怕亚当孤单,就趁他熟睡的时候,偷偷取下他的一根肋骨,给他造了一个伴,就是夏娃。亚当和夏娃生活在一起,后来繁衍出人类。

泥土隐藏着一个个神秘的世界,而它的神秘则成为精神世界存在的见证。

人世间无论是谁,当他呱呱坠地,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最先迎接他的便是那泥土,滋养他成长的也是那泥土。尽管它是那样的贫瘠,尽管它是那样的匮乏,但给予人类的却是慷慨,却是大度,却是永恒。

泥土和人的关系,如同空气与人的关系、阳光与人的关系一样密切。试想,没有泥土怎么会有生命,怎么会有人类呢?没有泥土里生长出来的五谷杂粮、瓜果蔬菜,人类怎么能够生存,怎么能够延续呢?

其实,人类也好,动物也好,植物也好,都是靠泥土生存的,都是靠泥土延续生命的。泥土把人与环境连接了起来,把生命与自然连接了起来,把生存与发展连接了起来,甚至连接着生老病死、爱怨悲欢。正如一位名人所说:“离开了土地,流水就失去了源;离开了土地,生命就失去了根;离开了土地,一切都会变得漂浮不定、无所依靠。”

泥土蕴涵着一种营养,泥土蕴涵着一种精神,泥土蕴涵着一种能量,泥土蕴涵着一种坚强,泥土是塑造和振兴大自然生命力的伟大源泉。

泥土孕育着倔犟的山,孕育着温柔的水,孕育着蓬勃的树木,孕育着绿色的田园,孕育着自然界的种种生物。那漫山遍野的树林,那漫山遍野的青草,那漫山遍野的庄稼,那漫山遍野的鲜花,那漫山遍野的一切一切,都在泥土的孕育下充满着生机,充满着活力,充满着美丽,充满着希望。

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泥土是有味道的。泥土中飘逸着一种特有的香味和气息,在田间地头四处飘散,在树林草地四处飘散,在村村舍舍、房前屋后四处飘散,日日夜夜流动着迷人的芳香。泥土的香味不用缩鼻子就可以闻得到,泥土的气息不用费劲就可以真切地感受到,而且会长久地沁人心扉,使人感动,使人振奋,使人陶醉,使人眷恋,使人思念,使人牵挂。

泥土也是一种乳汁。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确,东北的黑土地如此,西北的黄土地如此,南方的红土地亦是如此。

泥土中饱含着日积月累的有机物,在阳光、雨水的恩赐下,把人们养育成各具特色的气质。东北的黑土地松软肥沃,黑土地上的人们勤劳善良;西北的黄土地生机勃勃,黄土地上的人们豁达豪爽;南方的红土地颜色悦目,像含着一腔热血,像含着一股火焰,那里的人们生性坚强。这些原始而奔放的泥土,犹如一种远古的图腾横亘在人们的眼前,敞开了一派波澜壮阔的美景和情怀,并且无私地养育她所能养育的一切。

记得一位讲禅师父说过这样一段话:“你记住,土地是人的父母,土地、绿色其实是极有灵性甚至是有心智的。在自然与泥土中待久了,心性自然会跟着颐养轻松,养成宽阔、温润的心胸。”讲禅师父以洗练的语言道出了泥土在人们生命中的价值,在人们生活中的价值。

古今中外以诗来讴歌土地者不计其数,我更赞赏诗人李铁龙《土地》的诗:

有什么,

你不能包容,

即使都踩在,

你的头上。

一切随你而生,

一切随你而长,

一切随你而亡,

一切因你,

而有了重量。

这首诗的关键是“一切随你而生”、“一切随你而亡”概念的提出,从而使人类依赖土地、感恩土地的议题,上升到了一种理性的崭新的高度。

现代人虽然都向往大城市,向往大城市的多彩多姿,向往大城市的酒绿灯红,向往大城市的优美浪漫,向往大城市的繁华昌盛,但是,人们还是忘记不了泥土,忘记不了泥土孕育的珍贵生命,忘记不了泥土孕育的自然风光。节假日到乡下走走,到野外看看,欣赏那山之绿、水之清、花草树木之葱茏,欣赏那渔樵互答、翠柳斜阳的田园的宁静幽远,总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使心灵得到解脱和放松。在人们眼里,那田间青翠、泥土芳香实在是令人向往的美好境界。

泥土是在外游子遥远的关于生命的梦痕,游子与泥土的情结包含了一生的意蕴。

游子虽然远离家乡,然而一想到故乡的泥土,便会有一种情感如同电流一样遍布全身,体内的血液便会涌流,便会翻腾,便会膨胀,而且这种情结不会因年龄的变化而淡化,也不会因时空的变化而改变。

那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故乡的泥土是游子的根,他们祖祖辈辈的血和汗都洒在了那片土地上,而且祖祖辈辈死后又把他们的肉体融在了那片土地上;那是因为故乡的泥土是游子心中最美的、最好的物质,是一种有生命的物质,它能让人们看到希望,看到宇宙万物竞争的潜力和生机。

正因为如此,不少人出门在外,甚至到异国他乡,也要随身带上一包家乡的泥土,时常摸一摸,时常看一看,时常闻一闻。不管这泥土是否丑陋,不管这泥土是否光泽,不管这泥土是否有用,不管这泥土是否累赘,都像对待珠宝一样地珍藏着。那种执著,那种偏爱,那种虔诚,谁见了谁都会感动。经常看一看、闻一闻故乡的泥土,就会感悟到什么是生命的真谛,就会感悟到什么是力量的支点,就会从内心生发出深切的人生感喟。

前天晚上躺下后,我随手翻阅《读者文摘》合订本,看到清华大学研究生姚雪乔写的一篇名为《泥土》的文章,便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

10年前,姚雪乔从老家的山村中学考入市重点高中,临走的时候她特意带上了一袋村里的泥土,这袋泥土陪伴她度过了高中的整整3年。后来考上清华大学后,她又将这袋泥土带到了北京,这袋泥土又陪伴她度过了大学的整整4年。大学毕业后,在工作单位这袋泥土仍然伴随着她。

姚雪乔在文章中写道:“在这风驰电掣的10年光阴中,每当我就着水啃着干硬的馒头苦过深夜的时候,每当我在一道道难题面前束手无策的时候,每当我在生活中出现‘危机’的时候,我都会掏出带着体温的泥土袋看一看,闻一闻,顿时就精神倍增,一切困难立刻变得那样渺小,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了”

看了这篇文章,使我对泥土有了新的认识,有了新的感悟。泥土虽然平平常常,平平淡淡,仿佛是离红尘很远的东西,但平常、平淡、离红尘很远的东西却往往让人真切地感动,让人充满着温情,让人获得智慧和力量。

我亲眼所见我的父亲生前对泥土的热爱和眷恋。

在农村呆了一辈子的父亲,对泥土别有一番感情。在身体硬朗的时候,他几乎白天黑夜地待在大田里,他爱那些土地,爱那些庄稼,像一个母亲爱她的孩子一样。父亲休息之后,从吉林老家搬到辽宁盘锦市居住。每天除了看书读报外,最大的兴趣和爱好就是到市郊附近的庄稼地里走一走,看一看。每天要是看不见泥土,看不见庄稼,就觉得心里面憋得慌。每次到庄稼地里,他都要抓起一把土闻一闻,捏一捏,攥一攥,而且长时间地不肯松开。即便是下雨天,他打把伞也要出去看一看,他站在地头上,眼睛盯盯地看着那些泥土,看着那些庄稼,他的那份痴情,那份执著,那份真情,谁见了都会受到感染。父亲天天如此,似乎没有这些“程序”,饭就吃不香,觉就睡不实,心就没有着落。

父亲对泥土的那种亲近和亲切劲,曾经使我百思不得其解,而当我真正理解父亲时,真正理解泥土时,我对泥土的爱也并不亚于父亲。

泥土养育了我的童年,充实了我的童年,丰富了我的童年,小时候与泥土相伴的日子是那样地深植在我的心海里。多少次梦里,我梦见家乡的青山绿水,梦见家乡的田间地头,梦见家乡的树林草地,梦见我和小伙伴们在家乡的土地上追逐嬉戏,在家乡的院子里、小河旁尽情地玩泥巴

童年时代,我觉得我与自然与土地是那样的贴近,是那样的难以割舍。后来,尽管我从军后远离家乡,远离了农村;尽管二十几年身处大都市的繁华之中,喧嚣之中;尽管每天钢筋混凝土封闭着我的躯体,封闭着我的眼睛,但家乡泥土的气息总是在我的周围飘散,总是在我的心头飘散,那些与泥土亲近的日子和往事,便成了我记忆中最生动、最活跃的篇章。

故乡的泥土,平凡而博大,凝重而芳香,朴实而多情,在每一个游子的心中,都是一首诗,都是一支歌,都是一幅画,都是一本书,都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因为那里有我们的童年和童年时代许许多多难以忘怀的记忆,因为那些令人刻骨铭心的往事是我们曾经用心灵抚摸过的。

故乡的泥土,厚重的犹如一部巨大的编年史书,里面注满了人间真情。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亲近泥土就是亲近童年,就是亲近孕育了无限生机也承受了巨大苦难的大地母亲。

泥土啊,平凡是你的外表,朴实是你的秉性,博大是你的胸怀,坚强是你的气质,奉献是你的灵魂

说起泥土,我仿佛听见诗人艾青在深情地吟唱:“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说起泥土,我仿佛看见作家巴金在他黑色头像的白底座上题云:“我唯一的心愿是:化作泥土,留在人们温暖的脚印里。”

说起泥土,我仿佛听见作家赵丽宏的大声疾呼:“人们啊,请记住,你的根,在母土之中。只有把根深扎进生你养你的土地,只有把土地的色彩和气息珍藏在你的心里,你的生命和人生之树才能枝繁叶茂,开花结果”

亲近泥土,实际上就是亲近乡情,就是亲爱乡情,乡情是一种永不断裂的情愫,是一种永不褪色的记忆,那是一种真切的“树对根的思念”。

亲近泥土,实际上就是亲近本色,世界上最朴素的形象是土地的形象,朴素的美本色的美才是自然的美、纯洁的美、真实的美、真正的美。

亲近泥土,实际上就是亲近自然,大自然是人类美丽的精神家园,亲近自然会使你得到富有创意的人生,会使你找到源源不绝的生命之泉。

亲近泥土,让心境情怀融合在美丽的大自然之中,融合在美丽的大千世界之中,这是人类文明、人类进步的提纯、积累与增值,其中蕴涵着的是我们的生存价值、生活质量和生命色彩。亲近泥土,作为我们军人来说,应该有着更深层的理解,应该有更深层的感悟,应该履行更凝重、更神圣的责任和使命,那就是:好好呵护我们的家园。这家园不只是脚下的土地,还有这块土地上附着的有生命和无生命的财富,包括山脉、河流、湖泊、海洋以及生长繁衍在这里的森林、绿草、珍禽军人既要当好国土的卫士,也要当好自然资源的卫士,以无私的奉献为我们的民族留下更多的生态绿洲。

(责任编辑:王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