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亲点赞

为父亲点赞

祝师基

父亲出殡的前一天,一家族大哥建议给父亲举行一个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我们想,父亲是一个农民,既没有公职也不是党员,没必要举行告别仪式。可是大家都说:“你父亲虽然没有公职,但劳苦功高,有必要举行告别仪式。”

于是,我们就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向父亲遗体告别的仪式。没想到,很多人知道后都来参加了。这或许是父亲在众乡邻中口碑良好的缘故吧。

父亲一生命苦,他在一岁多的时候失去了自己的父亲,从那时他就开始了一生痛苦生命的旅程。父亲用双手创造了劳动,劳动却又反过来摧残了他,父亲这一生在劳动中得了两个致命的病:一个是关节炎,一个是肺气肿。

从小失去父亲的孩子注定比同龄人要付出更多努力,更何况父亲还要经历那个整个社会都在挨饿的年代。听母亲说,年轻时父亲的双腿经常在水里泡着,即使冬天也不例外。那个时候全县都在大搞水利工程,由于大型机械的缺失,使得父亲的双腿只有泡在水里,才能把石头砌起;只有泡在水里,才能把石头背或抱过来过去的。父亲曾说过,全县的水库工地他都去过。换句话说,全县的水都浸泡过父亲的双腿。

父亲,尽管我们明白你这样拼,是为了积攒全家生活的资本,可是我们一辈子都在心痛:年轻时你那样地拼命,落得严重风湿性关节炎。这关节炎可怕到在你年老时的夏天,还要用火烤双腿膝盖处的关节!关节上即使贴了膏药,可你还嫌疼,不断用拳头敲打着关节。一盆火、一张膏药不能止住你腿上的疼,也不能止住你一生的痛。

劳动中生,劳动中苦。父亲打发劳动之苦的有效办法就是抽烟。那时,抽的都是自产的旱烟,一张薄纸把烟叶一卷,就是一支地道的农家旱烟,尽管呛人,可你说有劲儿。这可能是你得肺气肿的主要原因吧!

父亲虽然自己苦,却不愿下一代走自己同样的路。他常给我们说:“生活在汉中,吃穿不愁,可你要想做大事,就得翻秦岭过巴山,蹬过汉江去外面。”这话出自那个年代当农民的父亲的嘴,现在想来都让我佩服啊!

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还在学校教书,一次周末回家,父亲晚上坐在我对面,很是认真地对我说:“教书是个良心活儿,你看村里那几个娃没好好上学,让人多愁!”此后,一想起父亲的话,工作中就不敢马虎。

父亲虽然是农民,但很有范儿。病危之际,父亲使尽劲,很清晰地告诉我们:“我这辈子不欠谁的账,我能干净地走!”不仅如此,父亲还叮咛我们:“从住院期间亲戚送的慰问金中拿出一部分,送给家里穷一点的亲戚。”真是善良的父亲啊!

父亲,你虽然走了,可你永远活在你的儿女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