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教育方式

父亲的教育方式

孙霞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年轻时挺英俊的,浓浓的黑剑眉,笔挺的鼻梁,标准的国字脸,个子也不算矮,在当时属于帅哥级别。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家境富裕的母亲不可能嫁给贫寒的父亲。岁月磨砺,世事沧桑,时光将父亲的帅气渐渐褪去,他一天一天显老。

这几年,或许是因为干活时容易闪腰的缘故吧,父亲原本挺直的背不知不觉地驼了下去。不过,不管岁月如何摧残父亲,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依旧如山般伟岸。不说他为了这个家吃苦耐劳、勤俭节约一辈子,也不说他为儿女标榜,和睦邻里宽厚待人这一世,单是他对我的那种不动声色的教育方式,就不得不让我打心眼里折服。

一件事是关于钱的。记得那是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农家的孩子懂事早,早早就为家里分担了家务。我那时也开始大盆大盆地洗衣服了。洗衣服之前,我按照母亲平时教我的方式,先把衣服的口袋翻出来。翻到父亲的裤子时,居然发现了一元钱。那一元钱折得小小的,躲在口袋的角落里,不细心还真是看不到。父亲平日里挺细心的,而且把钱看得金贵,没想到也有疏忽的时候。手里拿着那一元钱,我立马想起了用一毛钱(那时候物价便宜,一元钱可以买不少东西)便可以买那种很好吃的10粒水果糖,剩下的钱还可以买我爱吃的红姜,再买一根我渴望已久的橡皮筋不过,想归想,念及父亲平日对我们的严格管教,到最后,我还是战胜了自己,扼杀了那个“不良”念头。

衣服刚洗完,父亲就回来了。我把那一元钱递给他。他问都没问,伸手便接了过去。不过,我看到平日里格外严肃的父亲,脸上浮现一丝难得的笑容。我忍不住问:“爸爸,你知道这钱是你的?”父亲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说:“是我故意留的,看我的女儿贪心不。你这样做,爸爸很高兴!”从那以后,我更加明白,别人的东西,尤其是钱,无论多少,都不能拿,父母的也不例外!

另外一件事是关于学习的。那年,我刚进初中。那时候,对上学年龄要求没有现在这么严格。比堂哥他们小一截的我,也云里雾里地跟着他们一起读初一。原本小学时半路中“插进”学习队伍,学习基础不牢的我,再加上那个学期喜欢跟着班上一个不爱学习的女生玩。期末考试的成绩是可想而知的惨:除语、数、外刚过60分,其他四科都没及格。还记得政治和历史都是五十几分,生物是49分,地理是39分。拿到评价手册后的我都不想回家了。磨蹭了半天,我才垂头丧气地进了家门,躲在房里不敢出来。好在那天父亲恰好去了邻村一户人家做上门木工。母亲倒是好说话。可烦躁的是,二伯偏偏“热心”地跑过来问我考得怎么样。他来第一次我没搭理他。心想:他儿子(跟我一个年级的堂哥)考得好就可以呗,为什么要问我?傍晚时分,他又过来问,我火来了,大声吼道:“我爸爸都没看我的成绩,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他见我这样,终于死了心,转身走了。

那天晚饭,我没吃几口。趁着父亲还没回家,早早洗漱上了床。第二天一早起来,父亲已经出去做事了。不过,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回来了。吃饭的时候,他没说什么。我回到卧室看书的时候,他终于过来了。当时,我的心突然跳得飞快,拿书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还没等他开口,我的鼻子一酸,眼睛渐渐模糊起来。父亲轻声问我:“你二伯过来想问问你的成绩,你怎么不告诉他?”我低着头,声音有些走调:“爸爸,我没考好”“这次没考好就算了,以后要认真读书。爸爸这次不看你的成绩,爸爸相信你下次会考好的。”父亲的声音温和,但不失力度。

我不知道,如果父亲那次狠狠地骂我,打我一顿,我对于学习的态度会不会发生改变。

那个学期,我的成绩大幅度进步,一跃成为班上的总分第二名。然后,借着这样的好劲头,追上全年级的第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