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这么糟糕的女儿

原来我是这么糟糕的女儿

[文/毛利]

608元。

仔细搜索了一遍今年的购买记录,发现跟父母有关的只有一条:一双买给我妈的鞋。除此之外,一条都搜不出了。

原来我是这么糟糕的女儿。再搜索一下,一条买给我爸的记录还要遥远,远在去年10月。出于好玩,给他在某品牌店买了一身模特同款,效果超凡。当时我妈在旁边嫉妒得双眼发亮,我大方地拿出手机,说给你也来一身好了。

我母亲有个很奇怪的毛病,别人看着很好看的衣服,她总能挑出若干缺点,面料不好啦,遮不住屁股啦,颜色太浅啦。我尝试告诉她,世界上并没有哪件衣服,能让150斤的您,看起来像120斤。她立刻翻个白眼,发脾气说一件都不要了,所有衣服退货了事。

到年底,我好心提议,不如出钱拉你们出去玩一趟吧,东南亚任选。他们又齐声否了,不去,今年过年一定要待在家里。前两年拉着他们去了国内一些景点,归纳起来可以概括为三个字:活受罪。我妈还重点提到:知道吗,跟你一起出去旅行,真的很累。大概是因为我走路太快,快到带风。

那么,出门旅游时买点纪念品带回来?这事10年前我已经放弃了,大包小包带回来,常常被家人弹出一句:外地的东西,到底没有上海的好。

或许秉性如此,我家人根本就没有胡乱夸人的美德,只有胡乱数落人的坏毛病。被骂了很多次,钱包自动收紧。这次买鞋,是因为常年听老妈抱怨,没有一双合适的皮鞋,于是我在淘宝买了一双绝对好穿的德国女鞋,还是被评价:这种老奶奶的款式,根本不能穿。

我妈并非没有看得上的东西。有好几个周末,上海房价狂涨,她拉着我爸,把所有新楼盘看了一圈,回来问我:你有多少钱?我忐忑地反问:你想干什么?她一副心驰神往的样子,说,某某售楼处那个房子真的不错,我和你爸看来看去都觉得好。

她笑眯眯地报价:还好,500多万元,你想想,是联排。

我眼前一黑,觉得人生再次走到了绝路,为什么别人讨好爸妈,买一条500块钱的围巾就行,我讨好爸妈,就得要一套500万元的房子?

只好坦白,卡上大概还有2万元吧,你要拿去付个首付吗?

我想她当时一定很想演电视剧里那种撕心裂肺的戏码:我怎么养了个这么不争气的东西,上辈子到底作了什么孽。

后来大概头脑豁然清醒,只是讪讪一笑:哎,跟你说这种事情真是没劲。

是啊,没劲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