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道德心

 父亲的道德心

一直以来,男孩都不怎么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至少,和班里其他同学的父亲相比,自己的父亲过于平凡。父亲只是一个平凡的出租车司机,男孩唯一的便利,就是父亲每天都会在校门口接他放学——在小区门口放下他后,又掉头揽客去了。

近来,他又萌生了些许淡淡的“自卑”。他就读的那所小学,同学家境都不错。学校开展了“帮助贫困儿童”的捐款活动,他的好哥们,王胖,一下子捐了五千元, 在升旗仪式上受到了校长表扬——王胖的父亲是本市小有名气的房地产商。做学生的都知道,在领操台上被点名表扬是莫大的荣誉啊!男孩多么渴望同样受到表扬 呀!可惜他所捐的钱和其他同学相比似乎有些微不足道。回家路上,他怯怯地和父亲聊起了这事。父亲显然看穿了他的心思,握着方向盘,平静地说: “羡慕人家干嘛?咱不也尽了自己的一份心了吗?你的零花钱加上我一天的收入,不也捐了不少吗?我们的道德心又不是靠钱的多少衡量的,它可来源于平日点滴的 奉献啊!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又去比什么……”

哼,道德心源于平日的点滴?不就是您“抠门”的托词吗?而这场对话,此时却不得不终止,因为他们看到一幕令人愤怒的场景:一个满脸横肉的城管将手中的电棒 抡成一个抛物线砸在一个挑着扁担的老农身上。老农趔趄了几下倒在地下,他万分恐惧的望着那城管的青面獠牙,浑身不停的颤抖着。那城管挑了两颗肥大的白菜托 在手心里,再踩烂老农竹筐里剩下的菜,嘴里骂骂咧咧,头也不回的走了…..

父亲皱了皱眉头,将车停下,下车疾步走到老农身边,默默地帮老农捡拾地上的菜叶,又欲扶老农上出租车,老农惊恐的连连后退,父亲忙说:“大爷,先上车,我 带您去医院瞧瞧,瞧您的头都碰破了,不收您车钱。”老农这才怯懦地上车,一路上他不听地絮叨这自己的经历……父亲只默默地听着,并不评论什么。到医院后父 亲又是忙不迭的为老农挂号,配药,感动地老农连声道谢……

男孩见帮不上啥忙,便回到车上等候父亲。他开始反思刚才父亲的话——道德心源自平日的点滴奉献,似乎没错。他想起日前老师播放的一位名叫刘思宇的大学生的 演讲 :“公益不是简单的活动,不是高调的作秀,也不是一种悲情的苦行。公益是一种习惯。举手之劳就能帮助别人,让别人生活得更好……”。他开始有点理解父亲 了,那些一掷千金的人,并不一定,都是有道德心的人;同样道德心也无需用华丽的给予来装饰。有时持之以恒的点滴付出,即使微不足道,也可以铸就一颗炙热的 道德心。那点滴的爱心正是道德心的来源!

……

微开着的车屉里,露出一本红色的小本子,怀着好奇,男孩出了它,封面印着——无偿献血证这几个大字,打开一看,第一页赫然写着的,是父亲的名字,后面是一大串献血日期——时间基本固定,约莫半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