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如山

父亲如山

□□□纪念父亲徐火100周年诞辰

今年农曆12月15日,是父亲徐火诞生100周年的日子。父亲要是还在世,就是100岁了,那该多好呀!可是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16年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还活在我们的心中,永远不会消失;他的铮铮风骨和服务社群的阔大胸襟,永远激励著我们为人做事,永不言倦。

父亲徐火,又名徐炳荣,1914年农曆12月15日出生在家乡福建晋江东山村一个贫穷农民家中。还在孩提时代的父亲,双亲就过早地去世了,只能和三婶婆相依为命。父亲大约12岁时,三婶婆也离开了人世。童年时的父亲,举目无亲,开始给人家放牛,做童工。直到16岁那年,柴塔村的一个远房亲戚从菲律宾回来,看到他孤苦无依,就把他带去菲律宾做工谋生。

父亲的青年时代,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

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军国主义佔领了菲律宾群岛。父亲和许多华侨青年一样,毅然弃工从戎,参加了「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支队」(简称「华支」),投入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洪流中。在一次战斗中,父亲的手臂为炮弹片所伤,伤疤一直留在手臂上,成了他参加战斗的光荣标志。「当时不抗日,就要做奴隶」,这是父亲1974年回国探亲时对我说的一句话,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了全面胜利,父亲和「华支」的全体官兵复员。父亲从马尼拉来到宿务,在「光汉国术馆」任武术教练。当时的菲律宾政府与国民政府建交。据父亲回忆说,当时的国民政府驻宿务总领事曾多次拉拢他,要他为国民方面效力,被父亲严词拒绝。总领事见拉拢不成,就唆使当地恶势力放言威胁说,「小心脚骨给扁担打折」。父亲豪气干云,回答说:「我的脚能踏折扁担,不信试试!」一个平凡的华侨青年,表现了「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这是多麽可贵的人格呀!

国民方面见威胁利诱无效,恼羞成怒,就散佈说,父亲教武术是有意组织华侨,伺机对菲律宾政府不利,煽起菲律宾政府对父亲的怀疑和不满,终于把父亲抓入牢狱。在一年多的时间裡,当局找不到父亲的任何证据,只好把父亲释放。

宿务无法呆下去了,父亲辗转来到棉兰老岛的西南端海港小城三宝颜市。父亲在这裡开设了一间小型铁器加工厂,为当地百姓加工铁门铁窗,藉以为生计,没想到一住就是二、三十年,直到他1989年回香港定居为止。

由于父亲学过武术,懂得医治跌打损伤。平时父亲除了铁工厂的工作以外,还经常为附近的菲华群众治病医伤,从不收受报酬。对于那些穷苦人家,还经常赠送药物。父亲生活在广大人民中间,赢得了当地广大菲华群众的信任和尊敬。无论他走到哪裡,大人小孩都亲切地称他「阿伯」。1986年我到三宝颜市探望父亲,小住数日,目睹每天都有不少菲华群众来让他医病。父亲很高兴地告诉我,他这是在为人民服务。

1974年,父亲回国探亲,他曾经教我们用中药自己配製一种膏药叫做「少林万棰膏」,用于涂在病人的伤患处,专医跌打伤痛。我们自己製了不少,存储起来,有人受了伤,就拿出来免费为他们涂抹,很有些灵效。

1989年,父亲到香港定居后,以及后来经常回福建老家居住,无论在香港还是在福建,仍然经常有不少华侨和当地群众来请他看病医伤,并且坚持不收受任何报酬。

进入老年的父亲,医术更加精进,除了医跌打损伤外,还能切脉,通晓中医望闻问切的精要。他对于病人的病患,总是尽力去探索病源,力图治病治本。父亲对于中成药,也有相当的研究,很注意一些新的药物的应用。他不仅努力实践,还经常到泉州市的一些医院(如泉州中医院等)找有经验的老医生求教和切磋医术。

父亲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菲律宾奔波渡过的,但他仍然时时关心家庭生活和子女的教育。由于勤奋经营,小小铁工厂颇有收入。父亲不时寄来家费,有时一百,有时五十,加上母亲勤俭持家,因此家庭生活在村中可算小康。我于1964年考入大学读书,父亲闻讯后非常高兴,专门托人写信到学校,勉励我要努力学习,将来好报效国家。1968年,父亲积攒了一笔钱寄回家,为我们建了一座五房一厅的新房子,这在当时是很不容易的。

父亲一生尊敬长辈,关怀家庭。他对三婶婆的养育之恩终身不忘,时常向我们提起,越到老年,越是提得多。

1986年7月,我曾经到菲律宾三宝颜市探望父亲。我看到父亲生活非常简朴,租住在一栋非常破旧的木房子中,大约一百平方米,大部分用作工场,前面靠边间隔了一间约8平方米的卧室,一张旧铁床,一台电风扇。我去时临时放了一张尼龙床,睡在他旁边。天气热,蚊子又多,电风扇一晚转不停。

父亲如山!挺拔高大而又凝重,艰苦卓绝却能自如。

我经常为未能继承父亲的医术和武术两项本领而遗憾,我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但我要继承父亲的铮铮铁骨,敢于承担,热爱家庭和亲人朋友,尊老爱幼,乐善好施,关心民间疾苦的高尚品格,尽力做好自己的本份。

父亲平凡而又多彩的一生,传统而又高尚的风格,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