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整整一个上午,我的脑海中都萦绕着母亲昨晚的呻吟声,以及她辗转反侧时的忧叹。

终于放学了,我抓起书包跑去等车,焦急中看到许多来接孩子的家长,不禁也想起了我的小时候……

印象最深的是那个火辣辣的夏天,繁花烂漫,草木都喷张着根茎,怒放着想要拥抱燥热的夏日。可对于我来说,关于夏日的感受,不是热烈的正午,而是温柔的清晨。

因为当时父母的工作是回收服装厂下脚料,工厂要求上午把布拉走,所以正值暑假的我不得不和母亲一起去拉货。那时家里没钱,所以我们只能骑人力三轮车从城 西到城东,出发时天都还不亮,对于我这样的瞌睡虫来说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于是母亲把三轮车给我铺成了一个简易的“卧室”,母亲在黑夜中摸索,我在梦乡中 遨游。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太阳也出来露脸了,母亲就下车把布全都装进一个大编织袋,然后背上一百多斤的大袋子把他们送上三轮车。我呢,踢一踢脚下的石 头,摘一朵花放在自己的头上,在工厂的某个角落玩会过家家或者其他。母亲一面挥洒着汗水,一面又要扯着嗓子叫我别跑远。太阳与地面的夹角大概有45度的时 候,我和母亲就要回家了。每次这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我又可以坐在货的上面,在最高处俯瞰世界了。我把早上的小被子铺在上面,抓住捆货的绳子,大喊一 声“驾!”母亲就发动三轮车了。一路上,有小商贩的叫卖,有高大建筑的拔地而起,有各式各样的小汽车在穿梭,我看得不亦乐乎。母亲看得也高兴,对我说: “将来你有了本事,记得也让我和你爸坐坐奔驰宝马啊!”“没问题,将来我们会有大房子,大汽车。”我回答得很是自信。想想当初那个承诺,我突然发现,我要 做的不仅是追逐自己的梦想,更是要承担起父母给予我的沉甸甸的爱!那一年,我8岁,母亲43岁。

花儿开了免不了要枯萎,树叶长了免不了要凋落,当花儿一片片落尽,树叶也铺的满地都是的时候,秋天来了。

因为整治环境污染,所以回收我们布的工厂都关闭了,母亲也被迫下岗了。这一年的秋风也因此变得有些寒冷了,把我们整个家都吹得瑟瑟发抖,握不住未来,不 知道又该怎么挣钱来支撑起这个家。然而我却没有被这秋风吓住,对于母亲的失业,我反而感到一丝窃喜,因为我再也不用看母亲日渐衰老的身体再背那样沉重的货 物了,再也不用听母亲沉重又急促的喘气声了,再也不用看母亲被货压弯了的腰了。可是我错了,失业后的母亲反而比以前更辛苦了,他和父亲竟摆起了小摊,卖起 了馅饼。

早上两点起来,面、剁肉、和馅,然后装车,到了又是现包,又是生火,又是叫卖,父母忙得不可开交,我们的生意也红红火火。

“哎,大姐,俺们要十个馅饼,能再赠一个不?”一个憨厚的农民工兄弟笑着对母亲说,

“没问题,赠你俩都行!”母亲一边说,一边给他们装上了十二个馅饼。

“谢谢啊,大姐。你人真好!”

……

母亲总是这样,怕别人吃亏,做生意宁肯少赚些也愿意让那些在外打拼的人吃到些实惠。

秋天的寒意越来越深了,直到片片雪花落下来,银色将整个世界都覆盖了。在一片白色的重压下,母亲在冰雪中再次启程了。

随着城市的发展,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像馅饼摊这样堵塞街道、影响城市美观的摊位就被移除了。像母亲这样的年纪,普通的单位是不会录用的 了,所以母亲当起了一名马路清洁工。每次夜还深沉的时候,母亲就起床了,她把自己裹成一个圆球,背上大扫帚,推开破旧的栅栏门就去市里扫马路了。也许冬日 里大雪纷飞,也许路面已经结起厚厚的冰,也许路旁的花草也选择枯萎躲避寒冬,但母亲从来没有停歇过。早上六点,她再蹬上三轮车原路返回。接下来是扫地、做 饭、收拾屋子,一切都准备好了,母亲也该叫我起床了。她总是一连叫我四五遍,见我还是没有起床的冲动,有时甚至会把碗端到我的被窝前面。那时家里冷,没有 暖气,而我们只能靠炉子取暖,可早上的炉热总是没有那么温暖,于是母亲也就纵容我赖在被窝里不起了。现在想想那段日子,很幸福,也很心疼。母亲难道不冷 吗?那一年,我刚好及笄,母亲知天命。

“天天吃白菜,天天吃面条,你还会不会做点别的饭啊!”父亲每次看到母亲把饭端过来都会发这样一句牢骚。然而今天不同,父亲在回家的路上受了气,所以在一 顿呵斥后又忙补上了几句:“天天这么干到底是图个什么,累死累活的,还不能吃上几嘴好的!”“嫌不好你自己做啊,别每天都这样大呼小叫的,不想吃你可以别 吃!”母亲脸憋得通红,同样愤怒的对着父亲回到。“你再给我说一遍,”“说就说,还怕你不成”,母亲和父亲谁都不肯让谁,终于,父亲把桌子推翻了,凳子重 重地砸在地上,这吵架声才停止了。我从门后边挤出来,胆怯地趴在地上去捡碗的碎片,父亲的脚踢过来,怒斥我说:“捡什么捡,日后都没法过了,全摔了算 了!”说着父亲又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兜里的手机,我的复读机等等,凡是他手能够到的地方,统统摔在地上。母亲上去拦住,换来的却是父母之间的厮打。一手揪 住母亲的衣服,一手拿起凳子,父亲狠狠地砸在母亲背上,母亲也用膝盖用力地顶父亲的肚子,拿着笤帚给父亲还击。我又发抖地躲回门后面,斜着眼睛观察着屋里 发生的一切。被撒掉的饭菜,摔坏的杯子、手机,满地的碎片,屋里一片狼藉,我的四周全是潮湿与黑暗,这时,母亲一把把我拉起向门外跑去,她抱着我叫我不要 害怕,告诉我一切都会好的,还说我的父亲平时对她也很好,不要记住他们的吵闹。而我分明看见母亲眼里噙着的满是泪水。母亲总是这样,有什么苦都自己受,自 己扛,却从来不肯让我吃一点苦,叫我心里要充满爱。

冬天的夜总是很漫长,这一路艰难的跋涉母亲走来实在不易。所以在我心中,母亲经常是一个铁打的形象,狂风来了吹不倒她,暴雨来了击不垮她。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母亲的床头柜上药片越累越高了,我听见母亲因为腰疼半夜睡不着觉的叹息声了,我看到母亲的皱纹变得像一道道车辙,被无情的岁月碾压过, 越来越深,越来越长了。还记得以前是帮母亲数有几根白头发,现在都快变成帮她数有几根黑头发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心中的“小金刚”怎么突然倒下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回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耳边,还没等我想出答案,公交车已经来了,我连忙跑上车,一阵悦耳的铃声闯入我的耳畔,向前看去,原来是一个小朋 友在玩音乐盒,是手动上发条的那种。我走到他跟前,想和他一起分享童趣。那个小朋友倒是很配合,用力的拧发条,即使拧到头了也不肯放手,尽力让这美丽的音 符在空中回旋的时间长一些。突然,声音戛然而止,这美妙的音符像是一下子就在空中凝结了。我借着这短暂的平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也许母亲就像是这上了发条 的玩具,生活不断给她施加压力,母亲就变得越来越忙,越来越累,直到有一天,母亲撑不住了,不能在发出悦耳的声响逗我开心了,但她在我心中依然是个宝,是 唯一。“哇哇~”那个小朋友因为失去了玩具而放声大哭,他的妈妈哄他说:“没关系,坏了妈妈再给你买一个。”然而那个孩子却把坏掉的玩具抓的更紧了,像是 抓住了什么宝贝……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任时光渐渐远去,母亲在我心里却永远是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