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白发

 喜欢这句“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时间都去哪儿了,父母在柴米酱醋盐中辛劳半辈子,每想至此,记忆总是沿着时间轴回溯。我的童年并没有 太多美好的回忆,爷爷奶奶由于要管家里的妹妹,并没有多少时间疼爱我,姥爷由于固执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也没有照料我,而爸爸作为一个商人每天应 酬到深夜,只是在我睡着后用还未来得及剃掉的胡子扎扎我的脸,第二天清晨又不见了。只有妈妈悉心的照看她的小宝贝,可是两点一线的劳累生活让我最爱的妈妈 由120斤的体重急速下降到了92斤,“奶没了,孩子在血呢!”“没事儿,不疼,奶会来的。”爸爸每次讲给我听时,总是带着深深的愧疚,而我眼眶里含着 泪。

我很幸运,幼儿园、小学、初中甚至高中,搬了四次家,不管怎样,学校几乎在我们家院子里,走几步就到了,这也曾一度成为我津津乐道的资本。但如今静 坐在汉街的石阶上,陌生的人在周边来来回回,无人停止,在这个繁华却忙碌的世界完全留意不到我这样的一粒白沙,我突然懂了。没有人心甘情愿的照顾别人,但 是妈妈却不同,她养育着我,呵护着我,虽然有时候责骂我,但是我是她心头最最柔软的最最有分量的地方。妈妈啊,女儿不管在哪里都一直会坚强,因为我知道母 女心连心,我疼你也疼,只有我幸福您才能欣慰。

午后的阳光倾斜着自己的脑袋,俏皮的钻到书房的一角,打在我的身上,扫过那一堆堆的练习题,每一份都是妈妈在网上熬夜下载的,第二天我做的习题,教 初中历史的妈妈不得不重新拾起20年未学的数学,物理,重温前几年做过的那一张张黑红交错的A4打印纸,有油墨的味道,但是在上面的每一个对勾,每一个差 号,每一个分数,都带着丝丝滑滑的暖意渗到心底了。我仿佛又看到妈妈埋首伏案像批改作业一样的熬夜到凌晨也要一丝不苟的把我做的练习批改。哎,妈妈,你 啊,能不能在照顾我的时候,拢一下鬓角的白发,从前睡着的我并没能帮您,但是妈妈,女儿好心疼。

妈妈,你的肾病还会在深夜里折磨你不停,夜夜失眠吗?还记得小时候你帮我梳头,夸我的头发随你黑直又滑吗?可是怎么你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起就不黑 了,怎么轻轻一撩就是白发呢?妈妈,别那么要强了好吗?今后把你的事情放给我,你生养的女儿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妈妈,有时你会不会在想时间都去哪儿 了,这半辈子您累极了,这一生您没有要求我报答您,甚至我说要照料您,您就发火说,不需要。我自己管好自己就可以,只要我争气就好。哎,妈妈,你就是太坚 强了,有时松一下,让我抱着您逃过时间的追逝,和你一起幸福下去。

今年春节,奶奶不幸离世。所有的哀伤如潮水一般涌入每个人的心头。在那里,从不轻易哭泣的妈妈谈及自己这半辈子的辛劳加上委屈,哭得很厉害。我懂, 妈妈自嫁给我爸爸,新婚燕尔也没能住漂亮整洁的新房,小的时候爸爸工作很忙,工资少并且很累,在小木屋里夜里害怕的发抖,妈妈睡不着觉的病可能就在那时 落下的。长大了,我的学习又成了妈妈生活的重心,为我操心,为我打理,妈妈白头发越来越多,当然没时间常来看老人。如今我考上了大学,妈妈终于喘了一口 气,想要尽孝,可是老人却撒手人寰,再也没有机会了。妈妈的每一滴泪都滴在了我的心上,妈妈,对不起。

时间从不会逆流,它只会顺着洪流溯流而下,母亲的白发不会变少,只会越来越多,而她们给孩子的爱却从来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打任何的折扣,我只能祈祷自己坚强幸福,带上父母永远在幸福的港湾里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