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量最大的妈妈

肚量最大的妈妈

今年的母亲节,两儿坚持要带我去台北东区一家精緻的日式餐厅吃一顿丰富的大餐,与他们一同欢度母亲节。我曾一再婉拒,因为当天我和儿子从台中办完我婆婆的五七祭祀法会后,坐了三个多小时车(高速公路严重塞车),到晚上8点才赶回到台北,而我先生要去高雄接待远从北京来的朋友。最近的一段日子裡,我们一家人都很忙碌、疲倦、沮丧,而且我已没有过母亲节的心情,我的妈妈早在民国78(1989)年11月离开了我,而我的婆婆也在今年民国104(2015)年4月离世,我已失去再喊一声「妈妈」的机会了,因此对我而言,母亲节是别人欢庆的节日,而我的心中已经没有母亲节了,可是,两儿偏不答应,说餐厅早已订好,一定要我与他们一同去庆祝他俩的母亲节。

餐席间,我在閒话家常中问两儿谁的肚量最大,两儿被我突然其来的问题弄糊涂了,我告诉他们是妈妈的肚量最大,因为妈妈的肚内不但可撑船(古人说宰相肚内可撑船),还可容纳航空母舰,儿女虽然很爱妈妈,但也最会欺负妈妈,妈妈永远是天底下最好欺负的对象。两儿听后吓得慌了,急急异口同声的否认说他们从来没有欺负过妈妈。我说我并不是指他们欺负我,我是泛指一般儿女对妈妈的情况,儿女在妈妈跟前往往是毫无忌惮的,若是心情不好或是有了委屈,发洩唠囌的最佳对象永远是妈妈,因为他们知道妈妈绝对能倾听、接受、甚至包容他们的任何抱怨,即使不小心说错了话,也都深信妈妈一定能原谅,因为这是最安全的管道,妈妈的肚量彷如无底无边,大到可让儿女任意游漾翻腾,从最初有生命开始的一段不算短的日子中(十个月),儿女就熟识了这个可让他们撒野的环境,出生后的每一个生活细节都是在妈妈亲手打点下成长,儿女的喜怒哀乐、一言一行都与妈妈息息相关,应该是没有任何人比儿女更能熟悉妈妈的心思和想法了,只不过儿女有时故意去忽略及装糊涂罢了。我的话还未说完,两儿连忙一阵抢白,说妈妈冤枉了天下的孩子们。

总而言之,母亲节是一个感谢母亲的节日,据说最早的母亲节起源于古希腊,他们在这个节日裡向众神之母瑞亚致敬,后来到了17世纪中叶,母亲节的风俗流传到英国,出远门的儿女都会在母亲节返回家中陪伴巷母亲度过,送给母亲小礼物或是献上康乃馨花。

美国的母亲节是由安娜・贾维斯Anna Jarvis发起的,她终身未婚,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她向社会大众建议设立一个纪念日来纪念默默奉献的母亲们,美国国会终于在1913年确定将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作为法定的母亲节,并规定这一天家家户户都悬挂国旗以表达对母亲的爱和尊敬,而安娜·贾维斯的母亲生前最爱的康乃馨花也成为了母亲节的象徵。

在中国的文化风俗中,认为孝顺双亲是应该晨昏定省、终身奉行的,因此本来是没有规定特殊的日子作为感恩父母的节日,惟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用萱草(金针花)来代表伟大的母亲,古时游子临出门远行之前,总会在家中种植萱草以表达孝心,希望母亲因照顾和欣赏萱草使心灵有所寄託,并相信欣欣向荣的萱草可以象徵游子在外平安健康,减轻母亲对游子的思念。但自从西风东渐之后,中国民间也多採用5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作为庆祝母亲的节日,并改用康乃馨花来表达对母亲的爱。而由于古时「孟母三迁」的故事广泛地流传并深入中国民间社会,故孟子母亲为养育子女、教子成材的良苦用心,也成为中华文化中母亲形象的典范。

天底下母亲皆愿茹苦含辛养育子女,也愿默默为子女奉献一切,为人子女能体谅亲心就是莫大的欣慰了,儘管妈妈永远是最好欺负的人,但最好还是多爱她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