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难是坚持——观电影《黑暗之心》之感

老实说,我看科波拉的《教父》一两次都没看下去,然后看他的《现代启示录》倒是比较入心。可是看了《黑暗之心》(这部科波拉的妻子拍摄的关于整个《现代启示录》拍摄过程的纪录片),我才知道这整部电影背后的曲折和过程。而我所要感叹的,仅是一股坚持的力量。

在拍《教父》之前,科波拉就想拍摄这部关于越战的片子,可他在当时的美国电影圈里,得不到任何的资金支持,无奈只能搁浅。拍摄《教父》之后,科波拉名利双收,他仍然想拍摄《现代启示录》,同样,也得不到什么支持。于是他抵押了自己所有的财产(总共几百万美元),并在一家电影公司微博的支持下,开始这部片子的拍摄。

筹拍只是一个开始,期间还面临了诸多的挑战。拍摄完一个星期之后,科波拉回放片子突然觉得男主角感觉不对而要更换,这意味着这一个星期之后的拍摄和资金的投放全是白费。各种自然灾害,台风暴雨将他们搭建的拍摄场地摧毁地面目全非。因为是战争题材,所以与必须与当地军方合作,而当时拍摄地的时局却不稳定,常常参与拍摄的空军飞机被临时调走执行任务。拍摄地条件的恶劣,而科波拉有时却要实现最精致的场景,比如法国人生活的那段,他要求完全逼真法国人的生活状态。后来不知是不是因为男主角过于投入剧情,而导致患上心脏病,因此他回美国休息了一个月才又回到拍摄地继续拍摄,而这期间,科波拉只能拍摄没有男主角的镜头,而同时各种花销一样不少。剧情不是既定的,演员们经常接到科波拉的临时的“纸条”就开始演戏,他要求演员完全入戏,把自己就当成剧中的人物。甚至剧情随时都在发生着变化,他很多时候在通宵地修改着剧本……

我们通过科波拉妻子摇摇晃晃的镜头,还有她作为旁观者以及参与者的讲述,以及采访当时的一些演员、工作人员。我们了解到《现代启示录》这部电影产生的全部过程,以及让我感受最深的——科波拉的坚持。以他当时的处境,他几乎在孤注一掷。然而,是什么力量,一直让他从未退缩?

我记起不久前参与的一个投票“你觉得人生最难的事情是什么?”答案中有忍耐,有宽容,有什么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了,然后我选择的是“坚持”。是的,忍耐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必然选择,宽容是我们有可能现在做不到但终究会做到的事情,唯有坚持,是时时刻刻都在动摇我们的事情。来自外界环境的压力,来自自我内心的动摇,每一个微小的阻碍或者念头都可能让我们半路折回,因为,似乎会有更好的选择。一个不会让自己那么累的选择,一个不会让自己毫无退路的选择,一个可左可右可有可无的选择。当然,科波拉最后成功了,他的影片大卖,不仅赚回了所有投入的钱,还因此更加名利双收。可是,若不是成功呢?人们又会怎么看待这个事情?我们总习惯从结果来看过程,如果结果是好的,那么过程就是值得的,那么这种坚持就是“对”的。换言之,如果结果不成功,那么人们总会说,他是如何地不现实,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不知回头。科波拉无疑是幸运的,但是有多少人如他一样幸运呢?

所以我想,最重要的,还不在于那坚持之后的结果,而在于坚持的这一过程。因为这种“坚持”是发自内心的选择,它是如此顺应自然顺应生命的发展规律,以至于人们投入其中忘记自我,因为他融入了整个世界。科波拉强烈地想表现战争披露战争的愿望,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包容一切关怀一切的胸怀,迫切地促使着他一定要去做这件事情,所以他不得不去做,仿佛是听从上天的召唤。

所以,他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更多不是去考虑结果(影片是否大卖?投进去的钱是否能收回?如影片不成功接下去的日子该怎么过?)。他仅仅是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过程里,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心血和智慧。甚至最后影片获得成功的回报,也许都不足以报偿他所有的付出和表达。这个过程里他走过的所有的阻难、煎熬、纠结、思索,这才是他最大最大的收获。也因这坚持,带给他的力量。

有一段时间,我在思索坚持和执着的区别,就像精进和认真的区别。写到这里,我自己方才明白,坚持是源于内心的动力和渴望,当然也需要人为地积极和努力,但最本质的,它无关私欲。而执着,是我们执着地追求某一个目标,执着地以为某人某事属于这个本就虚幻的自己,执着地陷入某种悲伤和欢喜里面不愿意面对生命的实相。而更大的区别,还在于,坚持,是一种注重过程顺应内心的选择。而执着,是一种不达目标死不罢休的执拗。

所以不再混淆坚持和执着了,好不好呢?

人生最难是坚持。在坚持之前,我们要做到认识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