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俎《金陵十三钗》

《金陵十三衩》,我是在翠苑电影大世界看的,下午,周二吧,半价。

女鞋:佟大为为谁而战?

所谓张艺谋的第一步战争史诗影片,是扯淡。我倒以为是战争伦理片+文艺片。

《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四合院、《菊豆》的染坊。这次还是一个院子里发生的故事。驾轻就熟吧。

拍戏,得学会把一群平日里不相干的人,强扭在一块儿。纯洁,如唱诗班的女生;污浊,如秦淮河的粉黛;好色,如殡葬化妆师;责任,如神父的助手小男孩。

佟大为,据说主动请缨饰演国军的。之前看其在《狙击手》里的表演,总觉得娃娃脸的佟大为来主演,实在不像是军人,邻家大男孩,实在是为了吸引少男少女的眼球的考虑。不过,这次他演得好极了,当他饮弹日军,坠入墙外,那双血肉模糊的双腿带起丝丝缕缕的导火线,轰然爆炸的时刻,“太牛逼了!”我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你为什么要去帮助那些女人?是保家卫国的壮志,还是怜香惜玉的情怀。一只女鞋,失落在瓦砾废墟丛中。这样的女鞋,我在七十年代的知识青年的脚上见过。简单,清爽,毫无曙光路上那些姑娘们的赘饰。不多说了,男人对女人的一切美好的臆想,全部在这只失落在瓦砾废墟中的女鞋身上。看到这只女鞋,最后被佟大为拾起并安置在教堂女生宿舍的门前。——这哪里是一个中国军人的情怀,不,那是年近花甲的老男人的心啊!

为国战斗,光荣;为女人而战,风流!

 

金陵十三钗

琴弦:为何不是杀敌的武器?

秦淮河的粉黛照例都会琴棋书画,即使在亡命途中,也不会抛下吃饭的家伙。然而,现在手头的只是只剩一根琴弦的琵琶。商女不知亡国恨,给酷似故乡胞弟的小伤兵弹奏一曲风情万种的琵琶曲,即便冒着林弹雨牺牲性命也不惜。这对于女人意味着什么,难说也是风流,那一定是世上最犀利的情感武器——母爱了。

琴弦事件,是推动“掉包计”的必要铺垫。私情早已出发,大义随后滚滚而来。歌女的大义来临之前,是女生们的大义,面临日军的追逐最后被没选择躲进地窖,——救命之恩,你就我一命,我还你一命,报答是必须的。情节的推动就这样合情合理了。——谁说我不会讲故事,我讲的故事,如今是丝丝入扣,入情合理,只叫你high得hold不住。

只是这琴弦,也是可作杀敌的武器,好莱坞的谋杀片已运用的足够多了。试想,秦淮河用于调情怡性的丝弦,要拿去勒住日本鬼子的喉咙,那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呀!编导们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这是遗憾之一。

五彩玻璃窗:铸就妖娆

铁蹄下的南京,天空必须是灰色的。耗资上亿搭建的景——大教堂也是灰色的,除了教堂外白底的红十字;教堂内,也必须是素色的,独独那窗玻璃不是,是五彩的。这不仅是按照教义是这样的,更主要的是按照作为叙述者的小姑娘的视角,必须是五彩的:

——日军:黑色的子弹,穿越五彩的玻璃,穿越女生的头颅。这是亵渎神圣的残忍生灵的五彩;

——佟大为:黑色的子弹,穿越五彩的玻璃,穿越日军的头颅。这是保护同胞的复仇的五彩;

——还有纸店:随着炸弹掀起的气浪,谁持彩练当空舞。这是气贯长虹的军魂五彩。

正是有了这五彩,秦淮歌女大义之举铸就的不灭精魂,才穿越时空,留给世界的永远是小女生透过五彩玻璃第一次看到的清艳绝伦。请注意其色彩,仿佛陈逸飞笔下的《浔阳女》?

殡葬化妆师:绝妙的推手

战争塑造奇迹:殡葬化妆师,最后成了神甫;流里流气的地痞流氓,成了高尚的拯救者。

但是需要实实在在的技术,只会给人躺着化妆的习惯,令晦暗的气氛平添一抹幽默。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赴死,是人生的滑稽,更是人性的骄傲。

教堂外的红十字:被忽略的意象

巨大的红十字地衣,我本以为最后将横遍地。除了唱诗班女生匆匆地穿过,除了玉墨等姑娘们妖娆地踏过,不再释放更多的象外之意了。红十字地衣怎么用得更好,我还没想好。这是遗憾之二。

主题:卑贱者的尊严

人说,野百合也有春天。卑贱的红颜,冲冠一怒,颠覆“商女不知亡国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