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笑》影评——杂种或是有种?

  《刀见笑》的上映可能会导致这样一种局面:讨厌它的人只会更加的讨厌,但喜欢的人却喜欢不起来。这是一部充满暧昧和媾和的作品,既有对当下电影环境的 判断,又包含有对观众审美的揣测。影片充满了杂交的视觉风格,一边大红大绿一边脏兮兮,一会动画小人一会载歌载舞。有人会说,广告行业出身的导演真有种, 想玩就玩,不仅刹不住马,更刹不住车。杂种还是有种?问题好像不是那样的。

比起《将爱》的文艺三段式,《刀见笑》算是正规的商业三段式,它试图从结构上套牢观众,继续引领喜剧风潮。初看影片,好像有点脑力成分,细看一番,想要的东西根本没有做圆,至少导演想要的效果打了折扣,因果循环和环环相扣是没有表现出来。

由于存在一把不杀人的刀,《刀见笑》没有像其他电影那样,通篇是不加节制的暴力,可是诡异的人物造型、过度夸张的色彩对比、胡乱掺和的美术置景,这些东西放一起,影片画面反倒促成了“视觉暴力”,容易导致观众的不适。

所有问题都出在了“痴”(屠夫)的一段,没能开一个好头不说,还把电影搞烂尾了。好似从DOTA里跑出的大胡子,当真是一虚空行者,他的出现和消失都是为了等待被宰。突然出现的戏子小白脸,更是把电影引向了一个糟糕结局,陽痿无力。

这部电影追求新颖的形式感,却又不够自信,导致把重心放在了特型演员和表情特写上,像粗鲁屠夫和他的基友、矮子师傅和矬子徒弟。众多特型演员 的存在,他们不停地聒噪对话,想把幽默和喜剧堆在脸上,可惜适得其反。这帮人的存在,像极了乡间大舞台上的古装滑稽戏,各种脸谱化和粗俗化,拼命闹腾,逗 得台下人哈哈大笑。至于严密和戏剧化与否,《刀见笑》说,那不重要。【南都娱乐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