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淘气尼古拉》观后感——一生珍藏的回忆

  我已经多次提过小淘气尼古拉(Le Petit Nicolas),一开始慢慢收集五本,怀小虫的时候,给她念尼古拉度假那本,每念一段,她的小手脚便动一动,不知道那算不算最原始的笑。一旦我把那组书 挪到小角落,列为童书之一时,未发表的新故事又问世了。我于是又大着肚子去买这厚厚的白色*本,后来在上海,王托老哥给我带红色*第二卷,去年的尾巴,我在新 大陆拿到最后的大本。

我没有问过别人是怎么看待这些书,当让它们非常好玩,叫人疼爱在心,痒痒难耐。不过我是直到读未发表故事,才开始了解其背后的故事。雷内.葛 西尼(René Goscinny)的女儿安写在卷首那篇稿本源起与追忆父亲的文章,我读得泪如雨下,让.雅克.桑贝(Jean-Jacques Sempé)的回顾,又像是一次叠加的捶胸。于是那本来可爱的书,字字不离葛西尼的孩子气,喜味里面尽皆回忆的味道,虽然我只是旁观的读者,也好像饱蘸了 生离死别之痛,倒有点读遗书般念惜故人音容。IMAV出版社继续兜售葛西尼旧稿,商业味道愈浓,逾时历久,渐渐冲淡了些当时猛烈的疼痛--一旦疼痛也变得 有价格。我在读最后一本尼古拉的前序时,真的仿佛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然而,桑贝的画又让我期待,他那边的伤逝之情,俨然定型,化不开,遣不散。须知,尼古 拉是他的处女作,时隔半个世纪,再重来整理润色*甚至重新配图,哪怕这中间不存在同伴早逝的-阴-霾,单单回去追寻孤零零的自己,恐怕也是很隔膜的一件事。我拿 起尼古拉时,多少仍然感伤,尼古拉老矣,创作的人也走得走,散得散。

一见钟情,对人、对书,都是很容易的,可是电流之后,持久在熟悉中喜爱,就不那么容易。我无意中从这则分崩八卦里,看到勤奋天真充满赤子之心 的雷内,也看到坚持到最后,哪怕笔力不再稳健,依然擅长捕捉最有戏剧瞬间的老年让.雅克。就是这份凝聚在温暖光明的童话里、跌宕在无情命运中的友情、不肯 放开的手,使我意识到,也许喜欢尼古拉,会是一辈子的事。所以其实对我而言,如果这两个人的传奇合作拍一部电影,我的期待,应该比对小淘气尼古拉真人版更 热烈些。

影特别打动的我的部分,也就不是故事--因为那些小段子我们都知道,而是开首时由桑贝的插画串起的班底介绍,以及片中葛西尼写的尼古拉独白。那些画,和日志方式的第一人称叙述,才是尼古拉的世界,是两位作者的完美联袂。


人物的交代,我觉得比较到位。考虑到主次,枝蔓不宜伸张过度,有的人物,比如疼爱尼古拉的奶奶、他那位万能叔叔,不大可能演重头戏,不过也都 点到了。他那伙小朋友,每一个的特点都依照原著一一道来,比如克罗达有辆叫人羡慕的自行车、胡夫吹哨子、眼镜男阿诺是班级第一但比较讨人嫌、吉瓦福家富得 流油等等。我不大习惯的是没料到班级倒数第一克罗达居然很瘦,灵猴一般,而阿诺居然牙齿漏风,有点太搞笑了。尼古拉的爸爸妈妈呢,也很符合原型,比如他爸 爸什么游泳冠军、足球健将,书里都提过,而所谓自行车大牛,曾经发狠和爱刮人的邻居布雷杜先生比拼过,自己则栽进了垃圾堆。

影里串了一些旧版五册里的情节,比如首尾呼应的班级拍照,就是第一本尼古拉的第一个故事。像教育部长来校检查、母亲节给妈妈送花、小伙伴们 争当队长、尼古拉出走之类,也出自同一本。电影主线的引子:同学约阿金家生了小弟,被导演一拧,继而戏说为尼古拉以为妈妈也要生弟弟,这是《尼古拉的烦 恼》的一节了。之中纠缠着爸爸应付上司,要尼古拉写感谢信,便是同一本书里顺势拾取。另外,电影也重用了新故事的第一卷,像代课老师不待见阿诺而表扬克罗 达、在废弃场地通暗号方可入内,尼古拉跟女生玩而害怕给小伙伴们知道诸如此类,简直是连篇截用。导演更很巧妙地请老戏骨杰哈赫.儒诺(Gérard Jugnot)客串了一秒男孩合唱队(Les Choristes),又在小朋友的游戏中,插入了雷内.葛西尼担任文字作者的另一则经典故事阿斯德里克斯里著名“大力神奇药水”段子,可谓是另一重的敬 礼。

这些衔咬与嫁接,印证了拍摄这样一部儿童电影确有难度。原著其实没有太强的故事性*,阅读亮点在于童稚口吻,像阿尔塞,谈什么都离不开吃,问个 问题也和吃有关,这并不足以推助情节,读起来却是牙牙可爱的。同时,提携文字的桑贝插图,要完全立体到人,在一连串的动作之中,他那着意突出的喜剧片段, 也会被稀释。所以我很理解电影需要扭拉或压缩一些故事,将它们组装成逻辑前进的浪头,而不可以维持散文般的状态。不过,这也是为什么,对号入座之余,我感 到比起书本里的尼古拉们,真人版少了点什么。

尼古拉的第一则故事,是这样开头的:“今天一早,我们都兴高采烈到达学校,因为我们要拍班级合影,这会是我们一生珍藏的纪念品”(Ce matin, nous sommes tous arrivés à l'école bien contents, parce qu'on va prendre une photo de la classe qui sera pour nous un souvenir que nous allons chérir toute notre vie...)。书里面的收梢呈尼古拉一贯的散沙无序状,小朋友们该打的打,该哭的哭,不过桑贝的插画却美化了它,当然,放入画中,本身就像隆重的珍藏 了。电影如前所述,果然没跳开这个扰攘而温情的历史瞬间,提首以它致敬,结束以它压轴。这勾起了纵贯尼古拉故事系列的某种淡淡情绪,事关人们对童年喜忧的 温习,离不开作者之间的慰藉与挽留,就是这么不经意间咔嚓下来的相片吧,基色*像黄叶,触及回忆的门匙,倏然开启,点点滴滴,原来都还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