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疯人院】:自由意志者的完美殉道

疯人题材的作品我一向是偏爱的,如同许氏同年出品的【天才与白痴】.【飞越疯人院】确实是政治讽刺剧,但谈电影的人多少有些不屑谈政治,又或者说是出于逃避,就好像神父谈性*.勃不勃起都很尴尬.但有时又是不得已而为之,就好象上次笔者做"一个人"的盘点无意就牵扯到"体制",【飞越疯人院】的故事背景是可以出离实体,高度象化的,从这个角度讲,讽刺意义是泛指的,它不仅可以存在于美国,它可以存在于任何角落.

 

疯人院

 

【飞越疯人院】:自<u>一</u>由意志者的完美殉道 - 飚城 - Runaway Blues

 

在麦克没到来之前,疯人院里只有两个组成部分:管制者和被管制者,尽管后者中不乏意识清醒者, 换句话说,他们有自主意识,只是出于现实考虑甘于受制于人,【飞越疯人院】的疯人角色*设置是精巧的,下面就其中角色*展开这幅"群疯绘":

 

病号1-10

在一次举手表决看球赛的会议上,我们得知医院有20个病号,这里所说的"病号1-10"是那些会议圈外的意识混沌者,也就是麦克嘴里的废柴,他们的形象更接近观众想象中的疯人:手舞足蹈的,长久默坐一言不发的,坐在轮椅上来回滚动的,一动不动类似植物人物体的,嘴里不停说着"我好累"的.剩下没见到脸兴许是跑到浴池玩泡泡躺在床底躲猫猫的.可以说他们是脸谱化的人肉道具,但他们仍然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比如巴西尼和"植物人",就好象你永远搞不明白同情老是在喊累的巴西尼是出于换位思考还是感同身受."植物人"派对狂欢饮酒时的兴奋神情是发自肺腑还是生理反射.

 

病号11和12

哈定和塔波是一对冤家,他二人担起本片最重要的配角表演,先说说哈定,这家伙做的一些事情总会令人语塞,他怀疑妻子外遇,以此为心结来疯人院避世,他貌似很坦诚与病友分享他的隐私,但处处是自我防护,从麦克赌注事件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他足够冷静,危机时明哲保身身撇开丧失立场,他引入"奇怪与疯"有区别的理论令应声虫契士威克折服,他亦乐于在无损伤的基础之上参与派对的狂欢,总体说来,哈定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塔波与之相反,听厌了哈定高深的废话连篇的絮叨,爱憎分明的他次次冲前揭穿假面,看不惯他的表里不一也看穿他的外强中干,所以乐于对其挑衅和追打,同样的态度也适用于护士长瑞秋,男女主角的几场对手戏,塔波的表现是一个很大的看点, 他看不惯瑞秋抹煞人性*的专横独断,在狂欢醒来的清晨,瑞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塔波先生充满征战意味火药味极浓的脸,比利的死激化疯人院里的悲愤情绪,在所有人的脖子快被瑞秋这个女魔掐到断气的时候,终于见到有人站出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塔波在一旁的咬牙切齿的叫快显然是帮所有痛心的观众发出的, 当酋长将水龙头基座抛出窗外顺利飞越疯人院的那一刻,塔波代表所有观众发出了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狂呼,让所有人找到了释放.

 

病号13

从很大程度上分析,比利的死是必然的,比利理应是可以走出的,他还年轻,用麦克的话说他"大可以到外面遛鸟泡妞找乐子",大可不必囚在这里.比利那句"没有准备好"原因来自两方面,一是口吃,口吃基本上是失语表征,年轻人的失语象征话语权的却失,换句话说,不是不让你说话而是让你说不好话;二是失恋-阴-影,失恋的-阴-影不是靠管制者的谆谆善诱来遣散的,他需要再开始,把握新的将旧的放下,麦克在一定的牺牲程度上成全了比利, 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毁灭性*的.

 

病管

病管分两类:管制者和管制者工具,管制者工具指的是黑鬼看护,他们替主子咆哮发威,在权利范围内尽程度地压制病号,面对挑衅,他们的第一反应会是兴奋,如果施虐是一种乐趣,他们从不怠慢去享受;又或者所有的管制者都是管制工具,尤其是在看不清幕后主使的情况下.这显然是一个哲学命题,此文旨在形象解读,象分析的问题交给哲学家和人类学家,就此绕开.本片的管制者是护士长瑞秋,她时刻保持伪善的微笑,他永远是一副处变不惊的神情,她立志做出修女乃至教母的姿态,前提是所有人都听命于她,她唯一一次处变有惊是面对比利的死,但她确实有着惊人的心理平复能力,换言之,她压根不会去理会一脸愤怒的麦克有多么的气急攻心,这种冷静克制的程度到达了变态级别.

 

飞越者

 

【飞越疯人院】:自<u>一</u>由意志者的完美殉道 - 飚城 - Runaway Blues

 

飞越者1号

在那个用锯子拉出的诡异音乐响起的清晨,飞越者一号-男主人公来到疯人院,乍看还一言不发的他在松开手铐后表现出来的莫名兴奋为这个悲剧人物立下了注脚,他向往自由,尽管他不明白自由所谓何物,这样一个孩子气的角色*,情绪表达自然不会是连贯的,他对管制者的示好从未得到过正面的回应,显然他也并不在乎,对警察伯伯的热吻,对看护叔叔的微笑,对护士姐姐的调侃,全如是,他看到的第一个病友是酋长,尽管沟通继续受阻,他仍乐此不疲,他拿出那副裸女扑克引诱马帝尼和比利,他认为自己有着别人乐于与之为友的亲和力,尽管初看上去并不如此,他开始尝到病院里乏味沉默的窒息,他把弄着扑克牌表达着这种情绪,在他第一次参与的集体会议上,看到哈定和塔波的争吵时,他似乎又找到了情绪出口,他看到这些所谓疯人表现出的惊世骇俗,而更难得的是他们的集体无意识转化出的自由色*调,在那一刻,他产生了归属感,他开始与病友积极相处,尽管不乏因沟通障碍而导致的窘局,时而也会让他动摇对归属意识的认同和态度的怀疑,但绝大部分情形他是付之一笑的,为争取看球赛,麦克与瑞秋产生第一次交锋,被恶魔夺走玩具的执拗孩子是不甘心受落的,他必定会发挥他强大的想象力来弥补这一空缺,  在一次次触犯和对峙中,麦克卷入了管制者的压制中心,就像他渐渐取代哈定成为病友的精神领袖一样,他势必挑起与瑞秋的终极争端, 瑞秋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对抗,毕竟,在她看来,"对抗撼动"和"拒绝撼动"是有本质区别的.

 

飞越者2号

酋长的心路历程是值得揣摩的, 在影片快结尾的时候,让失语已旧的酋长的突然开口说话,是有着极强震撼效果的,尽管是一声轻柔的回应,却已取到了震聋发聩的效果,这个伏笔之深是超乎想象的.黑人在篮球场上输给白人和印地安人是屈辱难忍的,尤其是在管制者和被管制者这样的对峙基础上所产生的赛果,黑鬼们显然是怀恨在心的,这样的矛盾冲突在以契士威克索要香烟为导火索的事件中爆发,其激烈程度是可预知的,酋长参与对抗,成为麦克需求援助的唯一回应者, 麦克和酋长完成了情感联盟, 因此,酋长才会为麦克接力撼动那个禁锢他们已久的囚笼.酋长带着麦克一起完成飞越,在苍凉的月光下,酋长那挺拔的身影渐行渐远,而在他的正前方是太陽将升起的方向.

 

 

【飞越疯人院】是可以有多重解读版本的,前提是因为它是一部不朽杰作,其最成功之处就在于它在映像符号化的基础之上完成了最生动最戏剧化最发散思维的影像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