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宝斗恶魔》影评——“反恐怖”的恐怖佳作

对于传统意义,或者大众意义的恐怖片,人们通常将其与“尖叫”、“血腥”、“吓人”之类表达人类生活中实际最不愿产生的情感类词语关联。所以,当恐怖片让人感到“欢乐”就似乎不是恐怖片的经典定义了。但是,事实上,哪怕在早期,恐怖片也时不时见有恶搞调侃的幽默成分,而进入21世纪,以《僵肖恩》为代表的恐怖片更将恐怖与喜剧结合的片种带入一个井喷时代,如今,每年来些让人在血光中大笑的恐怖片太正常了,而在2010年,《双宝斗恶魔》无疑是其中佼佼者,其令人赞叹之处,不单单在于它将恐怖和喜剧结合的好,更在于它对恐怖片本身狠狠的调了一次侃,革了一次命,是的,它将传统恐怖片的惯常思维反着来,让恐怖迷看着当然感到又亲切又另类。

美国青春恐怖片惯常模式是什么?无非几个年轻人,张扬的聚会或者郊游,期间喝酒打炮,其中通常有个金发嚣张妞死的较早,通常有一对会有些情感纠葛,杀人狂通常长的就像杀人狂,而且常常是性格古怪的美国农民,当然有时候会来些反转,发现凶手就是年轻人中一员。最终,留一个活口是必要的,稍微狠些的会让一个眼看要逃出生天但最后还是一死,杀人狂最后惨死是应该的,但是也不妨留些小尾巴装淡,也为后面可能拍拍续集留条后路。不过,《双宝斗恶魔》另类了很多,依然是一群年轻人度假,依然有两个装扮很杀人狂的美国农民,不过故事走向就离奇了许多,事实上,影片本质上就没有真正的杀人狂,一部没有杀人狂的电影,就靠误会、巧合来制造一起起冲突,让一个个受害者悲催的挂掉,进而又加深这种误会的链条,最终形成了非常巧妙的故事情节推进方式,从这个角度上,它以欢乐的方式把严肃凝重的表现巧合杀人的《死神来了》全过程恶搞了一遍。

《双宝斗恶魔》最大的可乐之处还是在于它的反类型,从开场的明显恶搞《德州电锯杀人狂》的伪纪录片片头开始,影片就走上了反恐怖片之路。两位纯朴的,善良的,闪耀着劳动人民美德光辉的美国农民,因为其客观的外表和装束的原因,以及美国恐怖片模式化引起的思维偏见,却被误认为杀人狂;而一副欠揍相的,通常是受害者的美国青少年们倒是阴差陽错的成了追杀者。于是,杀人者与被杀者反转了,但是结果却还是美国的玩乐青年们一个个挂掉,这样的否定之否定的恐怖片调侃方式实在太可乐了。每一次,当本想度假的美国农民们试图解释时,总会阴差陽错的引起又一起血案,每一次,当青年们试图“营救”同伴时,也会引发又一起血案。本品另一个译名是《乡巴佬血战脑残》可谓更有点睛之妙,看来恐怖片的模式化也是害死人,让身穿泥巴满身的粗布工作服,扛着镰刀大刀劳动工具的劳动人民都成了脑残青年眼中的杀人狂,这部电影可谓给荧幕上憋屈的乡间劳动人民拨乱反正了一把,而最终,当你看到憨厚的“杀人狂”和靓妞热吻的时候,就更可以感受到这部影片反类型的彻底决心了。不过,影片并未因此让剧情显得凌乱,其主线本质还是美国恐怖片的惯常模式,如历史与现实恐怖事件的轮回,杀人狂的心理剖析,只是,它以玩世不恭的二的态度,让惯有模式的角色交换。所以,说起悬念和紧张刺激,本片并未减弱,最后的反转也依然精彩,即这部影片剧情戏剧化而又喜剧化。

这部影片也并未因为喜剧色彩而降低了血浆色彩,否则,还叫啥恐怖片。血腥场面依然不减,爆头、穿肠、拦腰,常见恐怖场面,一个都不能少,只是,这部影片让这一切都找不到一个确切的凶手所为,倒是更有《死神来了》的倒霉催了的色彩。于是,这部影片就这样撒欢似的血肉横飞,让人边笑边皱眉,还不减精彩刺激。所以,我相信恐怖电影迷们会喜欢《双宝斗恶魔》,往往当你喜欢一种类型的时候,这种反类型的影片是更让你眼前一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