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罪恶迷途》影评——爱与痛的边缘

  在大学我在课堂上结交的第一个好友既是在电影鉴赏课认识的。这位韩国同学长得很韩国,后来也没有什么联系,以至于除了他有一个长得不很漂亮的上海女友 这一细节以外,对他的其他印象都已变得模糊。不过,他给我推荐的一部好电影我倒一直记忆犹新,那就是李沧东指导的《薄荷糖》。当时的我虽然并不认识这名威 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但还是被电影精致的制作以及独具一格、以小见大的叙事风格所吸引。

昨天看的《守望者》又让我想到了这部在记忆中尘封已久的韩国经典。虽说两部片子结构有相似之处,但这并不意味着说两部片子是一个档次。然而,拙劣许多的国产片依然让我看到了导演的努力。

影片的设置从开头看可以用恶俗两个字来形容,讲述的是一行四位好友(黄圣依、余少群等饰)前往偏僻古宅借宿的故事。当然,这样的古宅里不能少 了邪恶的怪叔叔(任达华饰),于是一系列老套的“杀戮”、“猛然音效杀人法”、“意外铺垫法”等至少有着百年历史的手段集体出现捧场。然而,影片接下来的 发展却颇让人出乎意料,即使算不上合情合理,至少也比《天地英雄》中舍利的上场通顺不少。而且,是在后面的故事里,张静初、陈思成、郝蕾等名角才逐渐粉墨 登场。

实际上,仅从片子本身而言,《守望者》很难说是一部好片。抛去过多的戏剧性和意外这一在任何国家的作品中都可能找到的硬伤之外,片子的问题依 然比比皆是。就好像《南方公园》批评《盗梦空间》一样,故弄玄虚并不能让一部作品的意义变得深邃。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守望者》。除此之外,《南方公园》 批评奈特·沙马兰,说其剧本无数转折不代表叙事成功,这也同样适用于《守望者》。

除此之外,《守望者》最大的问题就是“执行”。不论多么高深的概念,最后总得落实成影响才能让观众欣赏。从这一角度来说,《守望者》无疑也是 失败的。且不说片子诸多制作粗糙之处,就是片子中许多桥段也已经俗套和kitsch到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自嘲”、“反讽”、“后现代解构主义”的境界。

那么,是什么让这部片子勉强尚可一看、并可以不自量力拿出来和《沉默的羔羊》(影片自己的宣传语)和《薄荷糖》这样的经典相提并论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编剧和导演非行先生。

从成片的质量来说,我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非行先生的技艺尚不成熟,火候还差的很远。但是,无论是片子的叙事方法和设置,还是片子各种桥段的 安排,都可以看出这位新人编剧兼导演是在努力当中。如果我们把这部戏看成是习作,那么片子的成功与否就可以用一种略微宽厚的眼光去看,毕竟达芬奇还有鸡蛋 都画不圆的时候。

而且,从导演对前四十分钟的处理中,我们隐隐能够感觉到,虽然各种俗套铺天盖地,但导演似乎心中有某种“自我意识”的存在,使得片子似乎有意进入了某种后现代迷宫,成为了安迪·沃霍尔般的kistch,成为了观众无法不继续看下去的一起火车事故。

凡此种种,都使得《守望者》在问题多多的情况下又胜过一般烂片。当然,在The Social Network漫天飞的今天,推荐人们选择《守望者》似乎很难说得过去,但不违心的说,这部片子在国产片中,还是可以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