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层妖塔》影评——导演陆川商业片的“作者性”

导演陆川对盗墓行为厌恶之极,导演陆川非常不喜欢盗墓者。导演陆川打心眼里喜欢好莱坞式怪兽片儿,没有电影人不想拍大片儿。这两种喜恶情感混杂融合,奠定了电影《九层妖塔》的拍摄基调——这注定是一部超脱于原著合情化盗墓行为(盗墓行为伤天害理?没有读者会讨厌《鬼吹灯》里的胡八一),强化探险动作特效实现颠覆性改编的作品;也注定是一部很难得到原著控认可,却可以赢得更多大众欣赏的作品。

《九层妖塔》是不看原著者的福利,是可以跳出思维定势用更开阔冷静的眼光看待“改编电影”观众的福利。改编电影直观分为忠于原著和独具创新两种,没有孰是孰非。《九层妖塔》套的是中国传统文化《鬼吹灯》的外壳,讲得是好莱坞奇幻冒险片的内核。带着对比原著的目光去审视该片,自然落差极大,失望连连。带着对比好莱坞怪兽电影的目光,你会发现,作为中国怪兽电影的揭幕作品,《九层妖塔》充分展示出好莱坞怪兽电影的强与弱。

全年龄向、三观正、视觉冲击强烈、特效制作出众、摄影镜头绝佳,是《九层妖塔》众多优点。该片老少通吃,喜欢超级英雄的观众都是该片的粉丝。从寓教于乐的角度,家长也无需担心孩子看过此片形成不正确的价值观,一方面郭嘉不允许,一方面照顾到导演陆川如果拍摄弘扬盗墓行为的电影会产生的阴影面积,所以剧情改编上屏蔽了不利于青少年成长的内容。影片本身的视觉享受,无论是雪崩山呼海啸滚滚而来、大漠黄沙排山倒海摧枯拉朽,还是山洞爆炸引发的冲击波、火蝠群大战的惊悚、开启九层妖塔的壮观,无不超越此前国产电影特效制作,逼近好莱坞制作水准。

怪兽特效更甚,制作队试图用一亿元人民币的成本,打造出一亿美元的效果。昆仑水怪、火蝠以及最出彩的怪兽红犼,坚硬粗糙的皮肤、发纹理的细节、锋利见光的牙齿尖爪都非常逼真。真人+CG技术的娴熟运用,让红犼凶狠的面目,乖戾的性格,噬血无眨眼的残忍,毁灭地球人类的暴虐,在其强大无比的凶悍力中都得到了极致体现。据说影片中人兽之间的互动都是符合科学的,即使是在拍摄科幻片,陆川依旧难掩其务实的本质。

当然,影片大量快速吸纳好莱坞奇幻冒险片优点的同时,也没能避开此类电影的通病——故事、人物交代不完整。原著控反对影片太过离奇,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会因搞不懂故事背景人物关系略苦恼。不过瑕不掩瑜,正如导演陆川所讲,《鬼吹灯》归根到底是想象力的表达,电影《九层妖塔》媲美小说《鬼吹灯》所体现出的宏大的想象力和探索未知世界的精神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作为导演陆川从文艺片向商业片转型的首部作品,《九层妖塔》制作逻辑从“导演中心制”过渡到“制片人中心制”,可观众不难发现,如开头所讲,陆川的个人喜好决定了电影的走向,打着陆川标签的电影“作者性”特质依旧无法忽视。陆川对《九层妖塔》的定位是,中国超级英雄故事,那么《九层妖塔》就必然不会成为悬疑盗墓故事主打《鬼吹灯》。

【《九层妖塔》影评——导演陆川商业片的“作者性”】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