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巫师猎人》影评——善与恶的灰色地带

继吸血鬼与狼人题材之后,女巫题材的影视作品逐渐风行。鹰眼杰瑞米雷纳《韩赛尔与格蕾特:女巫猎人》、尼古拉斯凯奇《女巫季节》、范迪塞尔《最后的巫师猎人》均属此列。同吸血鬼与狼人题材不同,女巫丑陋邪恶强大的形象家喻户晓根深蒂固,女巫的设定绝大多数都作为邪恶的象征,巫师猎人却也绝非完全正义的化身。吸血鬼与狼人或许可以设定为黑与白、正义与邪恶直接的对抗,女巫题材作品的价值观很难那么直接,一般都会将一些人和事置于灰色地带。

为何巫师猎人也非完全正义的化身?现实中1484年,两位教士撰写了《女巫之锤》,详细列举了很多识别女巫的方法,随后在欧洲发起声势浩大的女巫审判。哪有什么女巫,不过是教会借由“猎杀女巫”之名,屠杀不顺从教会的女人、异教徒、女祭司甚至许多遭嫉恨的漂亮女人。三个世纪内残害无辜女性大约十万人。《最后的巫师猎人》对“猎杀女巫”事件亦有映射,萝斯莱斯利饰演的青年女巫克洛伊质问范迪塞尔饰演的巫师猎人卡尔德,女巫就不能有好人?

善良的女巫克洛伊处于人性的灰色地带,她的存在是对巫师猎人的考验与挑战。在设定中卡尔德是绝对正义的化身,他一次次猎杀邪恶的女巫,将人类从瘟疫这款灭顶之灾中解救出来。他无法信任克洛伊,克洛伊却通过死缠烂打的方式一次次帮助于他。该片据说是系列电影的首部,在这部作品中两人尚未建立男女感情关系,却为以后成为亲密爱人打下了坚实基础。不打不成交的感情比一开始就顺风顺水的多数会稳固一些。

伊利亚伍德饰演的第37代牧师多兰人性亦处于灰色地带。他是巫师的孩子,却没有魔法。他渴望拥有魔法成为巫师,不惜俯首甘为女巫牛马。可惜,他还是使用了人类简单的思维方式,知恩图报。对于真正的邪恶而言,利用价值才是唯一生产力。没有了利用价值的,谁管你是巫师还是人类,统统去死。

就连巫师猎人卡尔德的绝对正义,也只有万足金的纯度,还有万分之一的杂质给了他的永生之力。巫师猎人与女巫是同生死共命运的存在,是影片剧情最巧妙的设定。如若没有女巫,巫师猎人则没有存在的价值。哪怕有一丝私心想要活下去,那么不定时炸弹永远存在。卡尔德回不去的梦境是他对消灭女巫无需抉择的轻松。如果一开始他没有消灭女巫,是因为他不知女巫未死。影片结尾他没有消灭女巫,只能是——不是他怕死,是克洛伊“骗”他说,女巫身后还有更大的BOSS。

影片在美术效果和视觉效果上惊艳十足,每一个镜头都唯美大气。现实的清新如俯视种植草药的楼宇全景、梦境的暖黄如欢笑玩乐的幸福一家三口、暗世界的冷如女巫的复活和一股瘟疫冲满天,三者构成了影片的主视觉。而范迪塞尔饰演的卡尔德则揣着一张冷帅酷脸,于现实与梦境、奇幻世界与都市生活中切换,手持利刃用特效来演绎别样的速度与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