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玄奘》影评——美得不要不要的

《大唐玄奘》有三美,史美、景美、人更美。影片通过对环境的大量描述,真实还原了玄奘取经的故事,再现了玄奘对真理执着追求的精神。《西游记》是根据玄奘的故事杜撰,围绕《西游记》又衍生出丰富多元的文化作品。然而归根到玄奘的历史其实并无太多可演义的成分。由玄奘口述,弟子辩机整理而成的《大唐西域记》,详细记载了玄奘在取经途中亲历和听说的138个西域国家或城邦的情况,疆域、气候、山川、风土、人情、语言、宗教、佛寺以及大量的历史传说、神话故事无所不包。

影片跟随玄奘的脚步从长安启程,一路经凉州沿河西走廊到达瓜州,从瓜州往西偷渡到唐朝边境第一座烽火台,穿过800里大漠莫贺延碛,抵达伊吾,而后翻越天山冰峰,横穿中亚的大草原,抵达印度。这一路穿过的惊险之地,遇到的特殊地理,“四顾茫然”“途路艰危”不足与外人道。然而危难之中也有欣慰与感激。徐峥饰演的凉州都督李大亮,口嫌体正直地被玄奘壮举感动偷偷放行。罗晋饰演的瓜州太守李昌,“身在红尘心向佛”,对玄奘自是网开一面。蒲巴甲饰演的胡人石磐陀,助其夜渡葫芦河、闯过玉门关、越五峰入新疆,虽后对玄奘起了杀心,也是缘分使然。

影片突出的所有事件都有章可循,《大唐西域记》均有记载出处不大。导演霍建起、编剧邹静之在影片创作中也许因为篇幅原因,也许因为保持情绪的统一性,也许因为其他,将“活国”人伦惨剧、恒河强盗劫持等具有较强故事性的内容进行了删减。也因为此,看过纪录片《玄奘大师》《玄奘之路》的观众再看《大唐玄奘》在故事性上并不容易得到新的满足。不过,不同的文法在表现同样的故事上所传达出来的情感,与观众产生的互动又是崭新的。如果说这三部作品让我只选一部看,首选还是《大唐玄奘》。

就因为《大唐玄奘》美得不要不要的。纪录片在对古代场景复原和视觉特效处理方面与不差钱的《大唐玄奘》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茫茫大漠的萧索之感、巍峨雪山的壮丽之美以及古印度浓郁的异域风情,在摄像特别是航拍镜头表现得顶级出色。人如蝼蚁,天地不仁。人如蝼蚁,天地不仁。玄奘独自一人在荒漠的前进唯有前进,雪崩之下世人的逃跑与毁灭,历经百难之后终于在绿树成荫的恒河悠渡,此时的感动不仅是剧情还有视觉上强有力的辅助。当玄奘叩过满地鲜花伏在戒贤老法师脚上,镜头是缓慢的,时间是定格的,“宁可西行而死绝不东归而生”的决绝是值得的。

玄奘的精神、玄奘的伟大,配得上被电影用如此的美来尊重。只是,小小的好奇,佛家是如何看待玄奘的执念,看待值不值得,又是如何看待千百年后依旧被歌颂的成就呢?

《大唐玄奘》美得不要不要的 - 苏筱兀 - 兀自倚楼听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