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观后感

灰暗的毒气室里,一扇灰暗的铁门紧闭着,两排仍有汗渍和余温的“条纹睡衣”静默着。铁门后,是成堆的体,他们身体蜷曲,神情惊恐,有的还张着嘴巴,仿佛觉得凄厉的求救声能换来几丝怜悯……但这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再也喊叫不出了,灰黑色的铁门将那所有的呼喊、绝望都掩在了历史的尘埃里……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建立的最大的集中营,被称为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最大的“杀人工厂”,据统计报道有400万人在这里遭到了杀害。
影片《穿条纹睡衣的男孩》中,一名德国士兵的孩子结识了一个犹太男孩,与他建立了纯真的友谊。名叫布鲁诺的德国男孩对小犹太人很好奇也很羡慕:他以为犹太人们总是在一起玩编号的游戏,他以为囚衣是条纹睡衣,他以为犹太人们除了工作就是娱乐,他以为他们过得很快乐。如果不是认识了那个小男孩,居住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附近的小布鲁诺可能一生也不会知道纳粹的罪行,而这听起来多么可怕!

全片有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镜头。

我记得小犹太人可怜瘦弱的身躯以及他告诉布鲁诺自己是犹太人时的紧张、犹豫。面对食物他抓来便狼吞虎咽;面对朋友的背叛他不知所措;面对满脸煞气的军官他睁大惊恐的双眼;面对朋友的道歉他憨厚的握住了朋友的手。他善良、真诚、大度,但他鲜活、稚嫩的生命就这样葬送在了监狱中.
我记得布鲁诺对小犹太人的满心疑问、他对友情的向往和对家人的依赖。面对小犹太人的饥饿、恐惧,他仍天真的以为他们有餐馆和娱乐时间;面对自己的新朋友居然是大人所说的“一切罪恶的来源”、“妄图支配世界的犹太人”,他仍给朋友带食物和玩具并握住朋友的手;面对面容凶恶的军官,弱小的他流利地说了一堆谎言,保证了自己的安全;面对父母不断的争吵和对生活的不安,他只能紧紧抱住自己引以为傲的父亲,像只蚂蚁抱住大树。我最不能忘怀的,是他在毒气室里对朋友天真而可怜地说了一句:“只是洗个澡。”我悲哀,因为他临死还不明白自己所处的境地;我庆幸,因为他至死都不知道自己身在地狱。他富有同情心、天真、软弱,就像一只小鸟,而他再也不会鸣叫了。

我忘不了焚炉呛人的烟味,我忘不了布鲁诺父亲的冷酷,我忘不了德国军官们看着虚假的犹太人生活发出的真心笑声,我忘不了布鲁诺母亲被良知折磨得日渐憔悴的脸和她撕心裂肺的哭声……

奥斯维辛是个什么地方?在这里,友谊之花悄然绽放;在这里,生命之花黯然凋零;在这里,灰黑色的铁门将所有的呼喊、绝望都埋进了历史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