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冷山》观感

有一首诗我一直无法忘怀,那就是前苏联西蒙诺夫的《等着我吧》:

等着我吧,我要回来的。
但你要耐心地等待。
在那绵绵秋雨
勾起你缕缕愁思的日子,你要等待;
在那风雪肆虐的日子,你要等待;
在那烈日炙烤的日子,你要等待;
当人们已把旧日忘怀,不再等待别人的时候,
你要等待;
当路途遥遥,不再传来音信的时候,
你要等待;
当所有一起等待的人,都已感到厌倦的时候,
你要等待。

等着我吧,我要回来的,
不要向那些已经推算到了该忘掉的时候的人们,
问安祝好;
即使儿子和母亲都可能相信 我已离开人世
即使朋友们已倦与继续等待
大家在炉火旁坐下 共干一杯苦酒
追祭我的亡灵......
你可不要急于和他们干杯,你要等待。

等着我吧,我要回来的。
我偏要和所有的死神作对,
就让那些不曾等我的人们说:这是侥幸吧!
他们不可能懂得 是你以自己的等待,
林弹雨中拯救了我。
只有你我才清楚,--
我是怎样活下来的。
这都是亏了你呀,
比任何人都更耐心的等待。

诗篇回旋往复,一次次呼唤,很难用言语来诠释。而电影《冷山》成了这首诗最好的注脚。

南北战争爆发,打破了宁静的山村。英曼,一名受伤的士兵,因为爱人的思念之信,历经千辛万苦逃回家乡;他的情人艾妲,则在山影交错的乡间坚信爱人的生还,学会如何与粗砺尖锐的生活对抗挣扎。战后依然兀立的冷山,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连系,也是活下来的勇气。

影片冷静地叙述了战争的残酷。当人们背着“谎言”的旗帜去战斗时,发现了真实。无论是正反方,都有丑恶和虚伪。如同中国的古语“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邪恶总在这时候拿善良开刀。因而,活下去,等待,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挣扎。平日只会念诗和弹钢琴的女主人公,因为善良的邻居,活了下来,学会了和男人般的劳动,没有任何人相信生还,依旧等待和坚信爱人的回来,使她日子尊严而冷峻;妇女们活下来,因为等待,因为“世道不会如此,上帝不允许!”;男主人公能在九死一生中逃难,是为了爱人的等待……没有人会指责一个人的背叛,但每一个人都按良心做事。等待的男女主人公最后生死相拥,雪地一滩鲜血,等待是纯洁的,是以生命作代价的。

有乌云的天空,有时驱散不走,反而迎来大雨。然而,等待总是胜利的,忍无可忍的人们会拿起武器,向邪恶开。等待着,总会有一天“吹着春天的口哨回来”,这里的春天一片生机。

我欣赏女主人公在最后失去爱人的日子,她说,当我劳作于庄园时,我恍若忘记了往事。但我心醉于此,仿佛仍在等待你归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