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信仰的圣光

期待已久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终于上映了,与“少爷”相约来到万达,买了两张3DMAX票,来体验这场视觉盛宴,本以为可以通过这种魔幻巨制的视觉冲击来放松一下,一扫这段时间的阴霾,看完后才发现一切都是想当然,根本就不是一部奇幻片,李安这个不安分的导演怎么可能按部就班,让人不得安宁,半夜回家后,连夜在我的日记上写下了观后感,足足写了四页之多,我更喜欢用笔来记录,本来没打算上传的,以前影视群的一个朋友问我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了吗,说看完后疑问太多了,于是我上传了这篇日志做一下解析,日记中的就不上传了,有一些阴暗,主要是太长了,希望对你有帮助,呵呵。

我将以一种家庭教师的方式为你解析这道《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论述题:开篇很轻松,美得让人心醉的画面非常之多,大量的动物特写和动态取景镜头,中间插入了派与作家的谈话,然后将头不断的切换,有一些《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感觉,讲述了他与在动物园与动物一起长大,他名字的由来,他的初恋,他的三个信仰,他与家人一起漂洋过海,遭遇海难,故事有些冗长,虽然画面真的很美,还是多少让我有些提不起来精神,也许是喝可乐喝多了吧,呵呵,但当少爷无意间侧头问了我一句:你看那个岛是不是一个女人?我恍然,终于发现了些端倪,我以为前边的一些漏洞是我对李安的吹求疵:孟加拉虎帕克的戏份是不是介绍的太全面了;可以给儿子取个游泳池的名字,怎么可能全家人在海难时无一幸免,派是打开了舱门的,却什么也没冲出来,为什么本可以登上救生艇的水手和厨子没有登艇,却意外到救了一只斑马;为什么派可以将圆周率后的小数全部背下来的惊人记忆力却总是提到自己忘记了小岛,总是模糊的意识;为什么老虎帕克在全家人和饲养员注视下,敢于把羊吞噬,却能不吃派,而且怎么可能允许狗在他面前将斑马吃了,咬死猩猩后,才出来杀狗;为什么派在大海上多次表情痛苦的喊道:I am sorry,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喊help和my god才对,而且表情如此痛苦和内疚,不是绝望和恐惧,毕竟还是个孩子;为什么所谓意念的情况下看大海深处时只看到了妈妈,而没有爸爸和哥哥;有太多太多的漏洞了,所以在此我敢肯定这个故事是假的,或者说不完全真实,终于在派略带调侃的语调下讲出了第二个故事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电院内本来很欢快的气氛一下安静了下来,我甚至感觉到自己清晰的心跳,一切已然明朗,如果说《盗梦空间》是略显开放的结局——你选择相信那个故事都可以自圆其说,那么,李安这个糟老头子给了你答案,,虽然隐喻和伏笔的独特方式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微妙,但是事实却真切可见,谜开了:斑马是水手,其实细心的观众马上会联想到跳船是,水手大喊着:斑马,斑马,很容易理解,狗是厨子,在船上的因为肉汁饭的打斗充分表现了他暴戾的一面,猩猩是妈妈,应该是因为水性好后登上了救生艇,孟加拉虎?“尿尿”“口渴”“派”“帕克”爸爸说:你在动物眼中看到的是自己的倒影。都是错误发音起的名字,而且十分接近,是的,即是不愿意承认,但孟加拉虎就是派自己,一切事实跃然纸上,现实豁然开朗,然后是心乱如麻,本来一个依靠坚定的信仰在海难中经过重重苦难最终获得新生的故事只不过是个假象,而事实是没有上帝,派通过吃人度过海难,原以为一些冗长的故事开端都是铺垫,惊人的记忆力使他可以避重就轻的讲述自己杜撰的故事,小岛是妈妈的体,是他不愿意记起,小时候就敢拿肉喂老虎,怎么可能仅仅杀一条鱼,如此痛苦和胆怯,那是他忍无可忍杀厨子时影射,为什么会只在海底只看到妈妈却没有看到其他人,小岛的形状是个女人,上岸后他吃着岛上的植物,妈妈是植物学家,事实证明他吃了他的妈妈,小岛上的淡水池回腐蚀雨,淡水腐蚀如此荒谬的现象,其实应该是海水进入救生艇,加快了体的腐蚀,满满一岛的类似于地鼠的小动物,直挺的站在那供老虎吃,应该是派在嫉妒饥饿的情况下,将体的虫都吃了,这时候的派长大了,他懂得了爸爸说的:社会很复杂,什么都信就代表什么都不信的意义,他将初恋女友送给他的红绳系在大树干上,应该是系在了妈妈的躯干上,表示对妈妈深深的思念,后来风干到只剩下一颗牙齿,所以:派,水手,厨子一起登上了救生艇,妈妈依靠水性后登上了救生艇,艇上食物有限,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人性的扭曲使厨子杀了水手,并吃了它,当他试图对派动手时,妈妈为了保护他,死于厨子之手,派在极度愤怒下杀了厨子,并依靠吃他与妈妈的体度过海难,只有一个谜打不开就是厨子怎么能允许他和自己共同存在,真的是“食物”已经充足,还是真的因为寂寞或是良心发现?如果“食物”充足,不至于派将这些体都吃了,如果是寂寞,选择艇上起他几个不会更好吗?拍只是个孩子,良心发现,一个可以一碗肉汁饭和人大打出手的厨子真的有吗?似乎都说不通,也许是导演特意留下的悬念吧,故事的结尾,作家在嫉妒复杂的情况下,说选择相信第一个故事,派说上帝将与你同在,并在离开时,介绍了他的家人,听到名字是,又一次震惊了,那是他原来去世家人的名字,他的家人应该与这个故事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因为思念吗?但如果你吃了自己的妈妈你敢在此提起吗?而两位日本记者最后选择相信的也是第一个故事,我想第二个也许会更有社会意义吧,一切又变得扑朔迷离,我不断地思考和拼接,我猜测:为什么斑马在水里怎么可能瘸腿呢,开篇说了父亲患有小儿麻痹症,斑马应该是父亲,猩猩的母性色彩以及种种表现应该就是妈妈,那么狗应该是哥哥,但是在小时候喂老虎吃肉时,老虎还未出现时就已经吓跑了,说明他胆子应该很小,兄弟两人打赌去和喝圣水,吃饭时哥哥调侃他的信仰,遇难日当晚,派叫哥哥和他一起去看暴风雨,都应该说明他们兄弟间的感情应该很好,似乎没有暴虐的一面,最符合情理的解释应该是:海上遇难当晚,由于派的及时回救,令四口之家得以登上救生艇,艇上的食物有限,家人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故事开头都记录了他的家人都是理性主义者,并不相信信仰,家人理性的选择了最人性的生存方式——长幼依次牺牲自己自救,先是爸爸,然后妈妈,最后哥哥,过程一定是极度痛苦,最后只剩下自己是一定会是非常难受的,然而派挺到了最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派对着暴风雨大声呼喊时,天空出现了光芒的非常理现象,是因为那意味这圣光,信仰的光芒,他依靠自己坚定的信仰,度过重重苦难获得新生,讲到老虎上岸时派留下可眼泪,他说老虎头也不会的走入丛林深处,我想那是对人性扭曲的告别,然而过程实在太痛苦了,两个故事应该都是根据事实杜撰的,第一个是信仰的光芒,第二个是人性的扭曲,派信三个教,一个人怎么可能信这么多教派,所以导演的意思应该是派代表的是全人类,他想讲的不是这个故事,或是真相与否,在电影的名字和两个故事叙述的篇幅上,以及记者和作家的选择,和最后派坦然的过着幸福的生活,都说明了:这个电影是对人类信仰的高度赞扬,唾弃人类在苦难面前的人性扭曲,浅尝辄止既可,不要庸人自扰。

不必有所指,不必无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