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之王》影评

在《功夫之王》的结尾有一行字母:本片全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拍摄,看起来很像是某些国际品牌的笔记本电脑包装盒上会注明生产地是中国深圳一样。这部全部在中国境内拍摄的《功夫之王》,虽然里面有成龙和李连杰,虽然有玉皇大帝和孙悟空,但它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好莱坞电影。好莱坞电影一向是对全世界的文化都生吞活剥的,所以中国观众对于《功夫之王》自然会有些目瞪口呆哭笑不得的感觉,各种中国神话、武侠、传说、文学元素在这部电影里来了一个一锅烩,对于美国观众来说这无所谓,反正只是一个神秘的东方背景而已,重点还是要看功夫和打斗,但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这锅大杂烩就有点糊弄事儿,有点在国外吃外卖中餐的感觉,虽然菜名听起来一样,可色香味形没一样能对上号的。总之,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这个故事和西游记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有些牵强,如果把那根棍子换成戒指,把电影的名字改成《功夫之王:护棍传奇》(PS:貌似这里应该是《指环王:护戒传奇》),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功夫之王》和一百年前电影刚刚诞生时的那些杂耍片没什么本质区别,人物剧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观众看到新奇热闹,从这个角度来说,《功夫之王》是一部无害但也无用的爆米花片。它的唯一功能就是能提供给观众120分钟的热闹娱乐,同时让观众心甘情愿的从兜里把钱掏出来。而本片最大的卖点自然是所谓的"双J对打"场面,但是这个万众期待的功夫场面不得不说是令人失望的,《功夫之王》仍然没有摆脱香港功夫片长久以来的一个困局,那就是功夫打斗过程和叙事脱节的问题,所谓的"双J对打"完全和故事脱节,还是传统的为打而打,而且打的还不好看,当然这一点只是针对功夫片迷,对普通观众来说,这场"双J对打"就能值回全部票钱。成龙和李连杰在破庙里进行的这场漫长打斗没有难度没有创新,只有一种虚幻的纪念意义:两个功夫明星在银幕上的第一次交手。对于某些极端的功夫片影迷来说,其实可以把这个场面单独剪辑出来给他们放半价专场。如果用一个不那么恭敬的比喻,这场打斗就类似马戏表演间歇的杂耍演出一样,只不过是一个调节气氛的插曲而已,以电影类型来区分的话,《功夫之王》和《异形大战铁血战士》、《超人大战蝙蝠侠》、《终结者大战机械战警》之类的好莱坞电影并没有什么区别,美国观众要看的就是两个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电影角色在电影里互相干一架,可惜成龙和李连杰谁都不愿意当坏人,所以就拿这场友谊赛糊弄了美国人。对于这样一个剧情上支离破碎,文化上东拼西凑的电影,任何认真的批评都会显得十分可笑,因为很明显,这部电影的目标观众群体不是我们,不能因为里面有成龙和李连杰我们就把对所有功夫片的期许都强加到这部电影上。商业电影作为强势经济和强势文化的结合体,争夺历史阐释权的争斗只不过是刚刚开始,好莱坞终于凭借《功夫之王》成功的实现了"出口转内销",不过本片最后票房并没有达到他们所期许的2亿人民币,而是在1亿8千6百万的成绩前停住了脚步。在这样的市场压力或诱惑下,今后如果再有类似影片,那么好莱坞的制作者们也许就会就会更加认真的考虑中国观众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