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特攻队观后感——施翁之意不在舞

  施翁:本片导演扎克·施奈德

随着整个电影产业特效水准的日新月异,科幻动作片这个特殊片种的优势越来越容易变为它最大的劣势。大量为这个片种付出劳动的制片人、编剧和导 演们走入了一个巨大的误区,他们联手合作的成果——那些充斥了最佳档期的娱乐大片们——彻底沦为了炫耀声光效果的视觉刺激。这些电影人们将动机误认为娱 乐,他们认为认为只要堆砌了足够夸张的动作打斗和令人震撼的壮观场面,观众和评论家们便会买账,而丝毫不会意识到其故事手法的低劣。但电影创作的历史已经 证明,这种仅为了炫耀制作者雄厚腰包的圈钱之作,引起的只是流于表面的、一时的感官快感,就像缺乏前戏的性|爱一样,其愉悦是短暂的、易于遗忘的。观众真正 需要的是隐藏在视觉效果之下的艺术精华,一种足以与他们内心引起共鸣的情感力量,所以有些平凡的叙事片令人百看不厌,而有些场面火爆的特效大片却令人昏昏 欲睡。

《专扁衰仔》(请原谅我实在是很反感《美少女特攻队》这个无厘头的译名)是一部幻想元素丰厚的动作电影,导演扎克•施耐德面临着和上述一样的 挑战。擅长前卫视觉手法的他,本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影片变成一部超长超酷超缺乏故事的片长两小时的MV,但从影片最终效果来看,他的追求并不止于此。他努力 将特效片最大的劣势——空有视觉,苍白无力——转换成了最大的优势,近乎完美的去除了这个类型电影本应具有的最大软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拓展了动作片 的叙事语言。

作为一部以视觉为噱头的特效电影,其中的特效打斗不免要受制于剧情。主创人员的最大难题是,如何在既保证情节通顺流畅的前提下,尽可能加入多 的段落来炫耀视觉场面。比如,一部都市题材的警匪动作片,可以加入跑车连环追逐、正反派在直升机中搏斗等惊险设计,但任你再有夸张的剧情,也几乎不可能出 现战斗机大空战和激光摧毁大楼之类的超现实场面,如果导演要想他的观众能在银幕上欣赏到这样的壮观动作,他就必须要换个外星人入侵题材的剧本。在银幕编 剧中,想象力被逻辑所限制,观众固然希望看到令他们大饱眼福的特效,但他们的大脑并不会停止思考,剧情框定的叙事背景和展现出来的特效成果稍有不搭调,他 们就会敏锐的意识到,并为影片扣去大量印象分。

在《专扁衰仔》的剧本形成之前,施耐德的天才头脑里已经有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原料:盔甲武士,蒸汽僵,喷火巨龙,炸弹列车和机器人……这些原料组合在一起,绝对能带来目不暇接的非凡体验,但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组合到一部电影中?时光机器?梦境穿梭?看来都不行,因为这些点子不仅老套,而且太过于信手拈来反而会使影片结构显得松散。至于施耐德的解决方法,堪称一绝。

全片有四段对剧情至关重要的舞蹈表演,施耐德当然可以像《黑天鹅》一样,以极度写实的舞蹈场面来拍摄,只要有优秀的舞蹈教练、灵活的场面调 度、必要的舞蹈替身以及适当的电影特技,拍出既符合剧情发展,又能足以让外行看个热闹的四段动作并不是难题。但这样做,难免还是有其缺憾,一是观众的欣赏 水平有差异,很多观众对舞蹈并不感冒,即使你跳的极其专业好看,也是吃力不讨好。二是舞蹈时间若太长,就会造成审美疲劳,况且电影不能沦为舞蹈秀。此外, 将舞蹈场面毫无保留的展示在镜头前,也就失去了其神秘感,极易令某些观众对片中观赏者们的惊呼和赞叹嗤之以鼻。

所以影片借主角的四段舞蹈,来引入四段发生在离奇空间的打斗,打了一个虽然擦边却力道更强的必杀球。从叙事角度来说,特技打斗当然可以安排的 更为多元化,单人舞蹈无论如何动作精妙诡异,也绝比不上挑战想象力极限的超时空战斗来的吸引眼球,而且更为雅俗共赏,即使篇幅较长也绝不令人因重复而产生 厌乏。更为重要的是,象的舞蹈场面很难传递给观众足够的情绪,而更为通俗的战斗场面在传达一些意象时更为显而易见,疑虑与恐惧,惊险与优雅,勇气与 结,壮丽与诡异,合作与信任……等等,光看舞蹈,大部分观众是完全无法领会的,而通过展示绚丽多姿的幻想世界,一切都变得轻易了然于心。施耐德是以一种艺 术来解释另一种艺术,前一种无疑是他的拿手好戏。你可以说他偷懒,但效果确实一流。

按照剧情的交代,四次舞蹈时,无论主角的心境,舞技,动作风格,场地环境,观看者以及观看者的心态都是迥然不同的,因此由舞蹈引发出的——从 逻辑上解释是戏剧化的表现舞蹈带来的效果的——四段超现实打斗从时代背景、故事元素、科技水平、武器装备和动作设计都大相径庭,不但没有削弱故事的合理 性,反而强化了其内在逻辑,现实与幻境的被有机统一了起来。通过几乎是在时空中随意穿越的四段打斗,观众既满足了视觉上的享受,又可以以此反过来推想主角 在现实中的舞蹈表演,甚至还带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悬念:能让那些见惯场面的富豪大佬如此惊讶,究竟主角的舞蹈有何奇妙之处?莫非魅力大过幻境中的打斗?这种 恰到好处的心理挑拨,正是施耐德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