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世界尽头的另类英雄——《加勒比海盗3》影评—赏析

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当工业化的天空镀上了青铜,亚文化的势头随着轻型坦克般的VCD机闯入了家家客厅时,英雄无疑是背时的,只配逐出人类视野,沦为地平线外的一缕游魂。”当后现代思潮席卷而来,打破旧有的现代秩序,文化多元逐渐取代文化一元,大众消费主义逐渐取代精英教化主义,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颠覆性*变化,固有的价值被消解,反英雄主义,反崇高,反高雅,反理想主义成为横扫一切的思想文化潮流。在大众消费时代,过去曾经象征着人们心中对于完美的一切理想的英雄也不再是大众崇拜的对象,而也沦为大众消费品,无奈的走下神坛,摘下桂冠,接受大众的嘲讽和戏谑。

在我们的时代,英雄真的死了么?英雄崇拜真的死了么?他们是依然活着还是已经离我们远去?

“英雄崇拜从没有死,而且也不可能死。”英国散文作家和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这样说。如果我们把英雄主义理解为人的内在生命欲|望、冲动或意志,理解为为解决普遍性*的人类难题和困惑而作的真诚努力,那么它就将成为超越时代的人类普适的一种内在需要,它就不会被真正消解。也许后现代消解的并不是英雄本身,而只是消解了过去时代中人们业已习惯的英雄话语。后现代思潮打破的只是传统的英雄形象和英雄模式,而与此同时又将产生新的英雄形象来满足大众对于新型英雄的需求。这种新型英雄作为后现代思潮的产物,现代的叛逆者,他们生于一个时代的末世,却宣告着新的时代的到来,他们站在旧世界的尽头,却开启着通向新世界的大门。这些新型英雄和传统的英雄有哪些一致的东西?又有哪些不同?他们能取代传统英雄被大众接受,并担负起传统英雄担负的承载社会理想和支撑大众信念的使命么?

《加勒比海盗3》中的杰克·斯派罗船长就是这样一个站在世界尽头的另类英雄。杰克是一个真正的海盗,他的疯狂、冷漠、狡狯、自私、见风使舵,和所有的海盗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他独有的变态和神经质更是他独一无二的标签。他留着怪异的发型和搞笑的小胡子,扭着身子走路,说话-阴-陽怪气,甚至有点娘娘腔。他身上几乎集中了传统故事中反派角色*的一切外形特征,他看上去病态、颓废、消极、丑陋、-阴-郁甚至邪恶,和传统的健康、向上、积极、帅气、陽光、正派的英雄概念毫不搭边。他的形象完全颠覆了以往人们对于英雄的全部概念,悖逆于人们的心理期待。但恰恰就是这样一个躯壳之内,被放入了一颗真正的英雄的心。他和其他一切英雄一样,具有英雄的性*格、英雄的信仰、走过了英雄才有的历程。

英雄的历程

1、孤独的出发
在《加勒比海盗2》中杰克驾驶黑珍珠被八爪海怪吞噬,困于海底活死人之地,本集他的出场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活死人之地听起来就是一个恐怖的有点恶心的名字,那里绝无人迹,寂寞荒凉,日光灼热,白地无垠,寸草不生。他孤立无援,在这样一个绝境里独自和孤独、饥饿、幻觉、和生不如死的绝望相对抗。直到寻找它的朋友们带来了航海图,才帮助他回到真实世界。这个英雄是从孤独中出发,开始他的旅程的。

2、 另类的旅程
英雄永远是和历险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历险就没有英雄,杰克这个另类英雄当然也不例外。但和传统英雄不同的是,面对危险他几乎永远不去挑战和迎难而上,当险象来临,他永远第一想到的是如何狡猾而迅速的逃离,不伤毫发的避开险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谢谢,那种事交给傻头傻脑的传统英雄去做吧,那可不是杰克想要的。另外一点不同在于,传统英雄在历险的过程当中永远牢固的居于带领同伴的领导者位置上,或者说,居于队的中心。而杰克在他的同伴中好像永远争不到这个中心位置,其实也许不妨说,他总是聪明的避开居于风口浪尖的领导者的位置。他永远隐藏在众人之中,扮演一个被边缘化被排挤的小角色*,他也扮演得很投入很卖力。但每到陷入困境,大家就会发现,总是只有这个小角色*才能适时的站出来推动局面的关键性*转变。他似乎天生具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智慧和力量,可以直接从终点来看事情,向别人见不到的方向来作出正确抉择。

当大家在海底受困,回归无路,一筹莫展,是他动用反常规的独辟蹊径的智慧解开了航海图上谜语的含义,发现正确方向,带领大家回到真实世界;当沉船岛大会海盗们群龙无首,闹哄哄莫衷一是,是他机智的依据海盗法典要求投票选举海盗王,并在各海盗头子自选自己的时候,巧妙地把自己的关键一票投给持正确意见的主战派伊丽莎白·斯万,使海盗大会取得了关键性*的正确决议;在鬼船与黑珍珠在漩涡里互相绞杀,一片混战,难分难解之时,又是他擒贼先擒王,捕获了不死船长琼斯的心,从而确定胜局;而当鬼船沉没,海盗以微弱的力量面对强大的无敌舰队,又是他拿出不容迟疑不可违拗的霸气,带领黑珍珠只船单挑敌方旗舰,并和复出的鬼船联手将其埋葬于海底。在历次惊心动魄的历险中,他从未成为大家公认的领袖,但每到千钧一发的生死存亡的关头,却永远是这个晃晃悠悠,漫不经心的人拿出他的惊人的智慧和勇气来力挽狂澜,让大家如梦初醒,他才是真正的船长。谁能说这样的人还不是英雄?

3、 孤独的归宿
英雄最后总是会获得胜利,但胜利往往只是英雄带领的群体和领导的事业的胜利,而英雄本人的归宿,还在胜利之后。在传统的英雄故事模式里,英雄在带领同伴取得胜利之后,结局都是当然的获得同伴的真心拥护,取得稳固的领袖地位,就算他想隐退,至少也是带着光环和鲜花在众人的尊敬目光当中光荣退场。而杰克这个另类英雄在胜利之后仍然遭到他不讲义气的海盗同伴的遗弃,只给他留下一条小艇,独自漂泊在大海上,做自己一个人的船长,开始新的冒险航程。从孤独出发,最终又复归于孤独,这是这个后现代英雄不同于传统英雄的另类宿命。

英雄的天地

海盗的天地就是一片海和一条船,海和船构成了他的全部生活空间。海是广阔的,船是狭小的,海代表着自由,船象征着孤独,自由和孤独,那正是杰克最喜欢的两样东西。他热爱自由,自由是他永恒的梦想。当他听说杀死琼斯的心的人可以接替他成为鬼船的船长,获得永恒的生命,可以永远无拘无束,纵横七海,自由漂泊,那幅图景深深的迷住了他,他由衷地感叹:“噢,我喜欢那样。”不受任何人的管束,甚至可以摆脱死亡的自然规律,船上有喝不完的朗姆酒,海上有看不完的日升日落,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那更好了。当然,会孤独,十年才能上一次岸,十年才能有一天时间在某个港口亲近亲近女人,但是,他觉得值得。自由和孤独就是一对孪生兄弟,你选择了和一个做朋友,就不能抛弃另外一个。而对于一个视自由如生命的人,他也会认为孤独理所应当,甚至慢慢的,他会迷恋上那种孤独。孤独并自由着,这是海和船这个天地赋予杰克的特别天赋,也是几乎一切英雄所共有的特质。

英雄的伙伴

即使是孤独的英雄也会有同伴,只不过杰克总是找不到固定可靠的同伴。在海盗世界里,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刚刚同历风浪的同伴可能突然拔剑相向,而此时不共戴天的仇敌可能下一刻又会结成暂时的同盟并肩战斗。但他们可以互相谅解,互相宽容,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利用别人的同时也要保护自己,杰克当然也是如此。但区别在于,尽管他周旋于形形色*色*的人之间,左右逢源,他却在心里清楚谁是真正的朋友,谁是真正的敌人。尽管他可能会像别人一样大声的嘲讽忠诚和爱,但在他的冷漠自私的外表下,却坚定地给这两样东西留了珍藏之地。当他在混战之中将不死船长琼斯的心捏在手心,只要一刀刺下,就可以如愿以偿,成为鬼船的船长,获得永恒的生命和自由。但是为了挽救被琼斯刺中心脏的威尔,他放弃了自己的愿望,握着威尔的手将刀刺入琼斯的心,把永恒的生命让给了自己的朋友。而当鬼船载着死去的威尔被漩涡卷入海底,失去朋友的愤怒让他一改往日的嬉皮,面对众寡悬殊的敌我形势,他没有像平日一样见风转舵,溜之大吉,也许他在平时可以在勋爵和海盗之间随机应变转换立场,选择和谁暂时同谋来保障自己的利益,但此时他却用隆隆的炮声坚决的宣示了自己内心的真正立场和态度,宣示着对朋友的爱和忠诚。如果说是自由引领着英雄,是孤独磨砺着英雄,那么是爱和忠诚最终成就了英雄。在这一点上,另类的英雄并不另类,他和传统的英雄在精神上是呼应的,共通的,没有任何区别。

形象是一种符号,是虚构的代码,它本身并不具有意义和固定性*。它可以逐时变更,随世转移。但形象背后所表达的精神和理念往往反映着人类内在的超越时代的普遍需要,因而是稳定的甚至是永恒的,不会那么容易消亡。英雄主义的本质就是人类面对死亡、自然、异己力量的压迫和扭曲时产生的坚决抗争的生命意志,和对于人类最终极最本质的善——自由和爱的执拗的坚持。后现代语境下传统英雄形象的消解并不意味着英雄主义本身的消解,英雄感和英雄崇拜作为人类的一种“原欲”,永远不会消灭。尽管不同时代的英雄们会随着各自时代的终结而老去,死去,只留下世界尽头一个苍凉的背影,但英雄的灵魂永远会随着新的时代的呼唤在新的躯体里获得重生。杰克·斯派罗这个没有英雄的外表,却有着英雄的灵魂的另类的英雄形象,反映着我们这个时代对于英雄的全新的理解,将代表着我们的时代,赢得和过去一切时代中的英雄们所获得的同样的尊重。

世界尽头的另类英雄——《加勒比海盗3》赏析 作者:ang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