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大冒险影评——此生求安妥稳善

  电院里的观众几乎从开场笑到结束,每一刻的欢声笑语里似乎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
记得老师曾经说过,电影之所以感人或得到观众感情上的认同,是因为电影的情节里有观众心底某种相同的认知和感触。我想RIO也一样。但是我看完RIO以后,更多的感觉是每一个角色都在寻求自己的那份安全感和存放处。

记得Blue在刚到Rio的时候对Jewel说了一句,我是伴侣,不是物。这样短短的一句话,已经表明了Blue对自己过去人生的一种定 位。它是被Linda所需要的,它的安全感和存放处来自于Linda和它熟悉的那个鸟笼里。包括Blue第一次被送去走私贩那里的时候,它在笼子里自言自 语说还是家好还是笼子好,它心底眷恋的还是那份安定和稳当。
但是后来和Jewel的那些经历和冒险,它发现了它的存在可以是不一样的。爱侣对它的需求,包括它因为要救Jewel而学会飞行等等,它从 Jewel身上获得了更大的安全感。于是最后Blue离开了主人Linda,和Jewel在Rio保护区里成了家,得到了它最终的归宿——找到了它该存放 自己此后一生的地方。

至于Jewel,一只追求自由的雌性蓝色金刚鹦鹉。在它遇到Blue之前,它的安全感来自自由和飞翔。所以它在被束缚的时候表现出不安和浮 躁,是在折射一个人失去自己所依赖的东西时的表现。直到后来她和Blue在一起,她的依赖不再是自由——捉摸不着的东西,而是Blue,余生相伴的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喜欢那只白色的英冠鹦鹉奈杰尔,有没有人觉得它就像自己心里那些个阴暗面的缩影。或许说,它更像那些被岁月流放后不甘的人。 奈吉尔无疑是这部电影里最大的恶人,助纣为虐、自负的同时自命不凡。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它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只是想被关注和得到它可安放的居所。它就像 一个任性的孩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得到大家的目光,得到主人的赞赏。不管做的事情是好是坏。这样的一个情节,像不像小时候的我们或者是走失在人生路途的 旅人,为的是一种期许的目光和安妥。

除去主角Bule、Jewel、Linda和图里昂(原谅我不会打这个英文名)不说,那些个可爱的配角,又有哪个不在它们的角色里,它们在这部电影的任务里,表现出那份寻找着或者已得到的安妥。

那只啄木鸟爸爸,我很深刻地记得它在故事高|潮快结束的时候跟失意的Blue说它爱狂欢节,但它更爱它的家人。它觉得它人生的归宿就在于那个 家。是它的小芒果甜心夫人给它了安全感,它的孩子们给它了一种归宿和责任感,也是那个家给予了它那份安妥的稳定。它陪伴Blue和Jewel去解决链锁的 问题,但在走私贩的飞机上暗自地说了一句“我今天是不能回去吃饭了”。那份安妥的感觉,那份心里对家对那个可以存放自己的地方的依赖,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 感觉到。

那只黄|色的小鸟、那只会Rap的红头鸟和那只斗牛犬路易兹是这部电影里的笑星,很诙谐也很可爱。它们看似自由自在,实际却是因为在做着自己喜 欢的事情而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安全感。不管以后怎样,现世安稳便好。它们懂得及时行乐,对朋友两肋插刀,本着一种很坦然的态度去面对人生。淡然,便是它们安 妥之处。

对我而言,这部电影最好看的地方是鸟部狂欢节+鸟猴大战的那部分。一群也许陌生也许熟悉的同类聚集在一起,不管你来自何处,我们都是朋友。从 臭味相投或转身就忘的过客身上寻找到自己身上的影子,不需要过问何去何从,只在此刻快乐和欢笑。对于在钢铁城市里忙碌着的人们而言,这样何曾不是一种安妥 和寄托。
写到这里,我想我能理解某些喜欢去酒吧的人的心理。下一刻永远是未知,只有现在的开心才是可以把握的。也许这就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的文笔不好,很多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但我依然觉得这部电影很温暖很真挚。它让我更相信,人此生都会有其归宿,有安稳妥善的存放之地。无论是人或动物,都需要归根回本,安息静喜。

曾经看过《时有女子》里的一段话,“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 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当时对这段话的感触颇深,现在回看这段话,发现其实人的一生不过在寻求属于自己的那份妥善安稳,无论用怎样的方式。

不管怎样都好,RIO都是一部很值得推荐的电影。希望大家能去看看,也希望每一刻的欢笑里,能有属于你的那份安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