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情书影评——暗恋是一场纯真的闷骚

  朋友问我:
-你的情史丰富不?
-那当然。
-有多少次啊?
-也就30多次吧。
-有那么多吗?我怎么记得屈指可数啊。
-我把暗恋也算进去了。
-那能算吗?你这个闷骚|女!
-怎么就不能算了?你能说像《情书》里面的喜欢不是喜欢吗?暗恋本来就是一场纯真的闷骚。

暗恋过惊鸿一瞥的少年,暗恋过互相斗气的同桌,暗恋过打球很帅的学长,暗恋过成熟魅力的大叔,甚至最近打算暗恋一个友邻,当然像男藤井对女藤 井这样深刻的暗恋我也经历过。也许每个人情窦初开的时候都会像男藤井一样纯真的闷骚过,我们的暗恋用电影表现出来可能也会像〈情书〉一样美好:雪景美好, 樱花美好,情书美好,初恋美好,柏原崇也很美好。那个倚在窗前看书,当风扬起白色*的窗帘,身影若隐若现的少年,干净的像一幅画,叫人不忍打扰。

可惜我不是导演,只能在日记本上涂鸦着一个个暗恋的故事:今天他看了我一眼,他开始注意我了,心中窃喜;今天他和一个女孩子走的很近,有说有 笑,很不高兴;今天下雨了,他在屋檐下躲雨,多想邀他共撑一把伞。。。所以我多能明白男藤井的心情,我能想象他握笔的角度,写字的力度,倾慕的浓度,仿佛 要把爱恋全都进“藤井树”这三个字里。

残缺之美总会让我们不胜唏嘘,比如维纳斯,比如暗恋,比如这部电影里男藤井和女藤井那微妙的情愫。如果她当时察觉到他的心意该如何?如果他不 是那么倔强执意表白该如何?如果那样的话,这个故事也许圆满但不美丽。年少的爱,总是充满了遗憾,记忆中的他一如初见,打开记忆的匣子,满满的纯净倾泄而 出,回忆涂满了梦幻的色*彩。当女藤井最后拿着那本《追忆似水年华》里的书签,背面是自己年轻的容颜肖像,我的泪水便流了下来,曾经有个多么美好的少年爱过 她。

我记得大井早奈对男藤井表白失败后,说的那句话:男生和女生的故事总是重复的。是啊,仿佛年少时表达喜欢的方式总是重复,喜欢的人的样子总是 重复。比如我,总是习惯性*的暗恋,那个人的样子大多都带点小忧郁,那是无知的年纪能秒杀我的类型。比如男藤井,用恶作剧的方式表达着喜欢,喜欢的也是女藤 井那样干净的女生。

注定是要错过,也许是因为分离,也许是因为成长,也许是因为生老病死这种稀松正常的事。那封来自博子的情书,带着绝望的侥幸心理,却牵扯出来 的一个动人故事。终究是活着的人放不开,当博子抱着男藤井的纪念册无助不甘心的哭的时候,多想抱抱她,告诉她每个人都有回忆,不要哭。所以当她在雪地里疯 狂的哭喊以告别男藤井的时候,我哭着替她欢喜。

我们暗恋的人也许还能遇见,暗恋我们的人也许也还能遇见,而我们却只能擦肩而过,道一声:
-你好吗?
-我很好。
这是最无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