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上西雅图2》影评——不只是好看那么简单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不只是好看还激活了一种叫诗意的东西。影片没有特别的讨巧和噱头,只将观众都熟悉的事物信手拈来编凑成一个故事,又在娓娓道来中把爱情、成长和人生都交代透了。影片的整体感觉很像伍迪艾伦的作品,不沉重有看头有嚼劲。伍迪艾伦习惯日常感兴趣的,随时想到的所谓灵感的东西记上小纸条丢进屉,什么时候想写故事就拿出几张开始拼凑。《北京遇上西雅图2》也像是这样的作品,在小纸条上早早写好吴秀波、汤唯、爱情几个关键词,决定放弃原故事重新创作后又添加了情怀、诗意与人生。于是有了以古诗为点、以情书为线、以小说为导火索,铺开的多线程立体叙事场面。

影片在古诗、小说的选取完全没有超纲更没有故意卖弄,所有的运用都水到渠成。“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将吴秀波与汤唯牵合在一起的“媒人”《查令十字街84号》也算大学生必读的级别。有很多想走文艺腔调的作品,败在生搬硬套的牵强上。《北京遇上西雅图2》借客居海外的秦沛讲出“此心安处是吾乡”,妥帖得很。他连责怪吴秀波的欺骗,不愿见他写下的纸条都是“渴不饮盗泉水,热不息恶木阴”。

越熟悉越难处理,越想表达越容易落入俗套。该片真是给古诗、笔友这些“过时”的东西翻了身。不知道导演兼编剧薛晓路的创作之路是否遇到破折,任谁提出拍一部关于笔友的电影都会被嗤之以鼻,然而该片就是把这样一个90年代鲜活过的点拍得津津有味颇具内涵。

柳塘新绿却温柔

看《北京遇上西雅图2》看哭了,看哭的地方主要集中在秦沛、吴彦姝这对老夫妻的爱情上。秦沛对吴彦姝的怜爱,吴彦姝对秦沛的包容。有人的婚姻活了一年然后死而不亡,他们的婚姻活了七十年。每一天看似重复实则新鲜,每一天都如人生初见。当然,也可能是吴秀波的出现激活了这种新鲜。秦沛是老一辈的文化人,诗书礼乐,太太贤淑擅女红却不识字。如果没有吴秀波,秦沛可能不给孙子写信。给孙子写字的小细节,又让观众看出这对老夫妻永葆生活情趣。秦沛写好信要太太署名假装太太写的,太太娇嗔说自己不会写字,秦沛就让她画画,她在秦沛的署名旁边乖乖的画了个小人儿。

没有什么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令人向往与感动。用几头驴做聘礼换来70年的风雨相伴,养大了三个孙子又养大了孙子,最终老两口独自住在大house里。最先说出儿孙满堂不如半路夫妻的人大概也有同样的心得。不过影片的重点不在于此,在于这对夫妻是中国人理想生活与现实生活的完美结合。他们彼此相爱,经济雄厚,精神健康。他们有资格影响、教导、改变吴秀波,使之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此心安处是吾乡

亲情,是影片的一条暗流。谁也不能摆脱原始家庭给自己带来的影响。吴秀波孤身在外的寂寞,汤唯赌徒家庭的出身。影片中浩浩母子的生活与现实中吴亦凡的人生如出一辙。年纪轻轻被单亲妈妈带到国外独自抚养。妈妈把所有生活奉献给他,为了让他享受更好的教育,背井离乡开始移民之路。然而儿子却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正走向破裂。海外单身家庭关系,这不是一个事件,而是一种社会现象。

秦沛思故土,浩浩也想家,每天辗转于出售房中暂住的吴秀波无家可归。爷爷去世后,吴秀波问奶奶。奶奶说,人在哪,家在哪。人不在了,那家在心里。

长恨人心不如水

影片剧情的推进也是人物成长的过程。从吴秀波与汤唯往来的书信的内容,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变化。好的爱情会让人变好,坏的爱情就要看发生在谁身上。吴秀波和汤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汤唯的性格是打不死的小强,对待爱情的方式像是飞蛾扑火。她多情,每次都抱着没准儿这次是个对的人的心态交往。一次次碰壁一次次再来。她通过创伤愈合来完成成长,修复出越来越强大的人格。她的身心是分离的,她与人亲吻与人上床,都不影响她对爱情的信任与憧憬。“总有一天,我的心上人会腾云驾雾来找我。”

吴秀波是刺猬,是仙人掌,通过扎人来保护自己。吴秀波的思维与做事风格完全是聪明的中国人的做事风格。买下带大院子的旧房子,拆掉盖成两座新房子,转手可以赚很多钱。当秦沛夫妻软化了吴秀波的棱角后,他的软弱便显露出来。他愿意展露心扉给汤唯,并非一开始冥冥之中对汤唯有了好感,而是因为笔友不是现实中的人。这个客观决定存在距离的人对他是安全的,是不会轻易伤害到他的。笔友的确是靠近这种内向型人格比较好的方式。

至于汤唯与吴秀波之间的爱情,笔友见面那刻相顾无言竟无语凝噎后大大拥抱,我怎么都觉得跟男帅女美有点儿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