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上西雅图》影评

打小,我就是个安静的老鼠一样的,我娘在家里看见我的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都是抚着胸口,刚刚吓了一跳的样子,“还以为你不在家呢。”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每每放了学回家都是静悄悄的,哧溜钻进自己的陋室,摆一本语文数学什么做做样子,再鬼鬼祟祟的书架上琼瑶作品那一层去寻昨儿做的记号,蹑手蹑脚的检出一本未看过的小说来,这样大逆不道的事自然是越安静越好,可不敢给人知道,尤其是我娘。我娘对我,是寄予了厚望的,不说望着鸡窝里飞出个金凤凰吧,就是粉凤凰黄凤凰粉黄凤凰黄粉凤凰什么什么的只要不再在鸡窝里厮混也可以聊慰娘的心。

记得那时候,老师总说,“白纸一样的年纪,画什么就是什么。”老师也是苦口娘心的,这话的意思我懂,他是希望可以在我这张白纸上画一座山,栽满桃李松柏,春来就花开遍野万紫千红,秋来就层林尽染硕果满枝,即使冬冷了,也可以身背冰雪挺直着脊梁郁郁葱葱。谁知道我这张白纸却遥遥的着了他琼瑶姐姐的粉墨满脑子的痴男痴女情浓爱浓呢?真个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掷柳柳成荫,怕鬼的偏该着走夜路,投生的总错过了好时辰,命也运也,不知道该羡煞个人还是该恼煞个人。

不过呢,一俊遮百丑,心里再翻江倒海架不住我安静,十几年都有幸蒙混过关,几十年都有幸安全踏垒。如今,没人管没人顾了,我终于可以由着性儿撒着欢儿打着滚儿的折腾了,自不会错过每一个与爱情有关的字眼儿,得着了不管生吞活剥还是精烹细作总要嘎吱吱嚼了咕噜噜咽了进去,给焦渴的四肢百骸大快朵颐的欢畅熨帖。

春日迟迟的一个早上,我俩眼蓝洼洼饥肠辘辘的走进电院,紧跟在北京遇上西雅图后面的爱情两个字火辣辣的勾去了我的三魂七魄,以手点指,语无伦次,“爱情这个,最近那个,中间的,一个,,,”还好售票的年轻女士很机警,一言未发就三下五除二打好了票子塞进我的手里,然后,视我如无物,隔空喊到,“下一个!”我,也却是个无物的,就一副魂魄飘啊飘啊,飘进了那个临时指定给了自己的座位里。

平淡,无奇!

见了太多的轰轰烈烈,我想,如果必须给北京遇上西雅图这个电影一个公正的评价的话,就四个字,平淡无奇!

爱,总是在冥冥之中,遇见一个人,没有理由的沦陷,失了自己,全身心!

可是,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给了男女主人公很多的理由去爱彼此。首先,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好,可谓金童玉女;男人够帅,只那一部大胡子就给人眼前一亮,更别说宽阔的额,棱角的脸,再怎么伪装也掩不住的挺拔的腰身;女人够俏,柳叶儿的眉,杏核儿的眼,樱桃小口一点点,酥胸儿也挺娇儿也翘,风姿妖娆一副小蛮腰。其次,人品都符合公认的道德标准;男人离了婚,女人没结婚,不受法律的约束道德的谴责,想爱哪个爱哪个;然后,男人的前女人再婚把他彻底甩了,女人结了婚再离了婚彻底自由了,感情上都可以专心不会给人说三心二意了。最终,回到老套的中国式婚姻必备的条件,门当户对;男人不再吃软饭,考取了医师证,受聘重操旧业;女人摆脱了小三儿的称谓,网上开了自己的店,自食其力不再做寄生虫。导演编剧极力打造的美好,反而给人一种不美好的失落了。

如果,你认识了我,你必是知道的,我,不安静的时候,是个很较真的女人。

若,给我一个机会去描述爱情,一定不要这样的条条框框,要知道,说得出的理由,都不是理由。

爱情,只是冥冥之中,我,遇见你,没有理由的沦陷,全身心!